[4/1愚人節]洛円情人節後續

【轉】其實,2月14號是愚人節,而4月1號才是情人節,因為2月14號有多少人在用甜言蜜語騙著別人,4月1號卻有多少男女以開玩笑為藉口說出了真心話。

  很快地,4/1到了,円堂興沖沖跑到正在看報紙的洛可可面前,扠著腰非常神氣的姿態,

「我.要.跟.你.分.手!」

  非常大氣的說出這句話,看到對方呆愣,馬上感覺忐忑不安頓時氣勢少了好幾截。

洛可可眉頭挑起,想說自家情人今天發什麼神經居然會講出這種不像他會說的話,

難不成是這幾天工作太忙冷落他了?!

  洛可可自顧自下結論在內心暗暗點點頭,收好報紙,

「要不要出去走一走,守?!」

  嗄?!円堂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洛可可拉出門,到底什麼跟什麼啊?!

今天円堂就暈頭轉向的跟洛可可甜蜜約會(洛可可自認為)一整天,吃飯、逛街、去遊樂園。

  其實円堂一整天都在神遊外太空狀態,完全不瞭解其實沒有情調的洛可可怎麼突然會帶自己出來玩,

想不通就會苦惱,偏偏洛可可還以為是円堂不滿自己前陣子的冷落頻頻示好......

  兩個人的思緒完全南轅北轍,讓人哭笑不得。

  回到家已經晚上九點,円堂坐在沙發上一臉茫然, 濕漉漉的頭髮表示已經洗好澡,

「怎麼不把頭髮擦乾?很容易感冒。」突然眼前一暗,馬上感受到頭皮正接受沉穩的力度按摩。

  看円堂瞇起眼睛一臉像是貓咪愛睏時的可愛模樣,洛可可嘴角揚起,

「我說分手是認真的!」

「為什麼?」一邊擦著情人的頭髮,實則完全沒放在心上的洛可可隨意問問。

「誰叫你都...」人家很累耶...聲音越來越小還是被耳尖的洛可可聽到,露出不明所以的笑容。

「而且我看到網路上說4月1號講的話是真心話所以你要信啦!」

看円堂氣惱的模樣,洛可可手停頓想,4月1號?!

不是愚人節嗎?!円堂也會玩這類節日的捉弄遊戲?!

好可愛!!!!這就是天線已經不知道跑哪幾光年外太空去的洛可可內心的吶喊。

兩個人的磁場完全沒對到啊!

円堂:每次被你這個那個很累!!!

(洛可可OS:所以應該要更溫柔嗯嗯)

円堂:而且你都一天來好幾次我隔天早上都爬不起來去上課!!!

(洛可可OS:沒關係我幫你代課)

円堂:我要跟你分手!!!

(洛可可OS:一定是円堂太害羞了在愚人節說反話)

雙方雞同鴨講,洛可可理解的方向天南地北,円堂知道應該會淚流滿面。

結果,

「不然今天讓你在上面。」

「真的?!」

洛可可一臉溫柔如水,円堂一臉興奮難耐。

終於啊終於!

所以4月1號果然是說真心話的好日子!

................真.的.嗎??????

「混蛋洛可可!你騙人!!!!」

「我是讓你在上面沒錯啊。」

  滿臉饜足的洛可可親吻円堂一下,神清氣爽的來去幫情人代課是也。

「才不是那種上面!!!!」

可惡啊啊啊啊———完全無法起身的円堂只能在心裡怒吼咆哮。

  円堂再一次地,三天後才下床。

Theme [BL同人] Genre [小說文學]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2.05.06(Sun) PageTop

[閃11短文](虎円/鬼円/洛円)領帶三部曲

[閃11短文]領帶三部曲

一、虎円

円堂一身筆挺深藍西裝,加上灰藍條紋領帶,原本粗線條大喇喇的性格頓時化為帥氣爽朗,可惜本人一點都不這麼覺得。

手不自覺去拉扯鬆緊度適中的西裝褲同時上半身擺動聳肩,下一秒又扯著似乎讓自己喘不過氣來的領帶,簡直像隻扭曲的毛毛蟲讓人看不下去,

「円堂前輩,你別再拉了......」

早已在兩個小時前就準備妥當的虎丸看円堂如此彆扭也非常頭疼,不就是參加一個較為正式的酒會,偶爾穿個西裝應該也還好啊,哪像這個人穿上去簡直要他的命痛苦不堪。

円堂用哀求帶點拜託的無辜語氣,「欸我說虎丸...可不可以...」

「不行!」話都還沒說完吶就被對方給堵住真讓人生悶氣。

看円堂有些哀怨有點生氣的樣子虎丸反而覺得好氣又好笑,只好邊幫他調整領帶的鬆緊度希望能讓円堂感覺舒服些不會一直想去弄它,這樣很不好看。

「可惡幹麼要去什麼鬼酒會啊......」

「你可是很重要的來賓喔。」

円堂原本想抓已作好造型的頭髮,手舉起一半又訕訕放下,「我不喜歡啊...」

忍耐一下啦不用多久,虎丸邊哄著情人邊拉他出門。

「說好喔,等等別把領帶拿下來,不然前輩就等著被我懲罰!」

看虎丸好像是講笑話,但是為什麼自己會覺得有陣冷風呼呼吹過啊?!

事後,円堂到底有沒有遵守後輩的認真發言呢?!

「為、為什麼拿領帶綁我啦!」

「誰叫你一進會場不到十分鐘領帶就不知道丟哪去了!」

欲哭無淚,円堂的雙手被兩條領帶各別綁在床頭兩端,

「既然這樣我就只好教你領帶另一種用法啦...」

看越笑越燦爛的虎丸靠近自己驚慌失措,劇烈搖頭,

「我、我不用你教我什麼鬼用法啦!」

虎丸挑眉,嘴角微微上揚稱之為壞心的微笑角度,

「我會好好教您領帶的用法的,円‧堂‧前‧輩!」

  欸———聽到那四個字円堂急忙想掙脫領帶,卻綁的越緊。

  可憐円堂不知道那掙扎扭動的身軀只會讓某色狼撲倒的動作更迅速。

  之後,讓虎丸較為滿意的是,円堂終於可以全套西裝在正式場合撐個二十分鐘。

--------------------------------------


二、鬼円

  鬼道最近有個新課題 ———教円堂打領帶。

  為什麼足球戰術必殺技可以馬上學會,打個領帶這麼簡單的技巧卻學了快一個月還是完全不行?!

  結果到現在有需要穿西裝打領帶的場合,也都是在円堂哀求的眼神下自己只能心裡唾棄自己心軟邊幫他打好領帶。

  不小心,這似乎成為一種另類的習慣,很可怕。

鬼道想著該怎麼跟円堂說叫他一定要學會自己打,不然如果自己出差好幾週他又剛好碰上要開會什麼的不會打領帶那就糗了。

  過了兩天,卻出現轉變,円堂突然繫著歪七扭八的領帶主動到鬼道面前,

「鬼道,你教我打領帶!」

  鬼道瞪大眼睛,「教你?」「對啊,教我!」

不是「幫我打」,是「教我」耶!

  但是高興之餘也有些困惑,畢竟円堂在日常生活中其實是那種如果別人可以幫我做好我就懶到底的性格(足球除外)。

  邊說著你打反了邊把円堂的領帶重新鬆開,一個步驟一個步驟教,

「怎麼突然想要學了?!」

「呃......」

円堂另一個優點同樣為缺點就是不會說謊,看他支支吾吾眼神左右閃爍就知道。

  「我、我可以幫鬼道打領帶嗎?!」

  「嗄?!」

鬼道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円堂把桌上的一條領帶拿起,墊起腳雙手環繞到自己的脖子後方,

這時清楚感受到円堂的呼吸氣息,溫暖帶點急促。

  離自己好近好近,璀璨黑亮的大眼專心注目的神情,鬼道覺得自己好像喘不過氣無法呼吸 ,明明領帶都還沒繫上啊......

  「先交叉往後再繞回來穿到......」

円堂努力記著剛剛鬼道跟自己說的步驟,有點緊張弄著領帶,手忙腳亂。

  因為跟鬼道距離很近啊,自己又要墊一點腳,有種莫名的氛圍在兩人身邊緩緩發酵,

「幹麼長這麼高啊......」

噗哧,聽到有人偷笑円堂馬上臉紅,心裡想的居然不小心從口中溜出來,太丟臉啦!

  「別急,慢慢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円堂會想要幫自己打領帶,不過難得看到對方侷促不安的羞澀模樣也很有趣。

  現在想想,似乎很久沒有好好在一起度過兩人生活,總是各有各的事情要忙,好不容易回到家也常常是另一方睡了不忍叫醒,雖然都能包容體貼,可心裡多少都會有點失落,就像是明明互相愛著卻總是抓不住握不牢的不安定感如影隨形。

  円堂繼續對著眼前的領帶奮戰,可惜要是他往上瞄一眼,一定能看到對方越發柔軟的目光,終於,再繞過環之後打好了最簡單的平結,大方俐落。

  「鬼道你看我完...嗚...」

一時的欣喜全被納入對方的嘴裡,悄然無息流瀉出無限的熱情。

  円堂手還放在領帶結上就被吻得七葷八素,只聽見鬼道低笑,

「有進步,二十分鐘完成。」

  嘿嘿,對方帶點傻氣的笑容讓鬼道又忍不住啜吻一下。

  瞪了對方一眼的円堂完全沒有威脅性,反而更像是撒嬌,

叩,鬼道的額頭輕碰他的額頭,「為什麼突然想幫我打領帶?嗯?」

  近到不能再近的距離,円堂好像聽到兩個人的心跳都很急速在加快。

可惜鬼道不會這麼簡單就放過他,只好硬著頭皮望向那總是令自己著迷的紅瞳,

  「因為...我看電視說幫情人打領帶就是綁住...呃......」

  「綁住什麼?」

眼前的鬼道越笑越開心,円堂一陣惱怒,「我不說啦!」

「快說,不說我就吻你囉。」

「綁、綁住情人的心啦!」

嗚,騙人!說出真心話的円堂萬分後悔,下秒就被鬼道吃乾抹淨。

  之後打領帶的任務不知道為什麼就從鬼道變成円堂。

--------------------------------------


三、洛円



  碰!円堂整個人撲倒在純黑的羽絨床墊上,呈現大字型。

「好累喔......」

然後似乎有手在自己頭髮上安撫,因為知道是誰,所以整個放鬆下來。

「辛苦你了,守。」

「欸我說洛可可,能不能不要參加那些宴會啊!」

洛可可只能苦笑,身為正統貴族的一支,有些應酬是無可避免的,

同時為了 警告那些不安好心或是想要覬覦自己的人,對於伴侶也必須昭告天下,

円堂 守,是身為吸血伯爵洛可可‧烏魯巴唯一承認的終身伴侶。

「洛可可...把你的獠牙給我收起來!」

洛可可揚起眉,最近円堂是真的越來越不怕自己了,這是好事,不過也是壞事,

円堂經過血吻祭禮之後,整個人也變得異常敏感,加上又是洛可可的另一半,他心裡想什麼或是舉動中有何意涵自己就能馬上瞭解。

  也就是說,想要拐人也不是這麼好拐的了。

  「討厭穿西裝...該死的領帶......」

円堂邊埋怨邊將領帶丟在床下,還扭開1.2顆釦子才覺得比較舒爽。

  可是円堂沒發現站在床邊的洛可可眼神突然沉降,暗潮洶湧的黑滾滾而生,

躺在床上的纖細軀體,不同於吸血一族蒼白的健美膚色,帶點睏意的雙眼,微微張開的嘴唇,以及那令人獠牙大動的頸部曲線因為襯衫前頭釦子鬆開而完全裸露在外頭。

  洛可可聞到鮮美可口的香氣,至高無上的誘人氣息,讓他不自覺想要發狂,

「円堂,領帶怎麼可以亂丟呢......」

乾澀的口吻,乾渴的喉嚨,舌尖緩緩舔舐著自己乾燥的嘴唇,好想,想要。

  「管他的......」

  「既然你自己把領帶鬆開,就表示願意任我享用囉......」

聽到上頭沉穩帶點飢渴的語氣,原本有睡意的円堂趕緊清醒卻已來不及起身,就被洛可可猛然壓住。

  「你、你住口!洛可可!啊......」

獠牙大張,可以看到那灼熱美味的鮮血流動的去處,對著想望很久的血管狠狠咬下,吸吮。

  當然,

  滿足口福之欲的伯爵大人,接下來就是對著那永不厭倦的愛人大快朵頤,關於性慾。


Theme [BL同人] Genre [小說文學]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2.05.06(Sun) PageTop

[閃11情人節之小賀文]關於情人二三事

[閃11情人節快結束之小賀文]關於情人二三事

套用小O設定(豪→円←虎)

在酒吧一角,一個看起來帥氣有加的雅痞正坐在吧檯前獨自喝著手裡的威士忌。

有著濃厚的好奇心卻不想有被殺死的決心所以不問不聽不看才是上上之選的酒保,正默默在檯前擦拭高腳杯。

一個人、一杯酒,在特殊的節日更顯得心酸惆悵,這個成雙成對的日子,情人節。

手摸著左耳的耳釘,沉默啜飲一杯又一杯的烈酒,明明很熱卻又感覺異常寒冷。

「你在哪裡......守......」

轉個鏡頭,在某大廈前有兩個人正相互拉扯。

一位西裝筆挺只要女孩看到都會眼睛閃閃發亮足以成為公關牛郎No.1的帥哥卻做出令大家傻眼的動作---對穿著舒適休閒運動服裝的青年緊緊抱著並且,磨蹭?!

好像好幾百年沒見到一般難分難捨,可惜被抱著的一方可不是這麼樂意。

「虎、虎丸,你沒事吧......」

「哪有什麼事,真的和円堂前輩好久不見啊~」

這個撒嬌的語氣是怎麼回事?!円堂頓時覺得雞皮疙瘩掉滿地。

「欸欸,兩個男生這樣很奇怪啊!」

不會奇怪啦!虎丸一臉笑嘻嘻的樣子還是死巴著円堂不放。

「對了虎丸你不是說有什麼可以馬上讓豪炎寺找來的方法嗎?」

這很簡單啊,虎丸一邊隨意的講一邊拿著手機趁円堂尚未反應過來時,

有力的手將円堂的肩膀硬掰近自己的身軀,距離嘴對嘴距離,15公分。

喀嚓,過了五秒円堂才反應過來,「啊!把手機給我!」

「唉円堂前輩別衝動,這張照片很好用的!」

嗄?!只是跟虎丸一起照相有啥屁用啊?!

這時虎丸一邊操控著手機,將照片傳出去,一邊得意想著自己的拍照技術真是不賴,

明明是壞心表情的自己加上呆滯驚嚇的円堂,可卻拍出深情款款你儂我儂的甜蜜滿點畫面。

「啊!」虎丸一傳好就往旁邊円堂的臉頰親一下,當然又讓對方氣到直跳腳。

要一點甜頭也不為過啊,虎丸想自己沒有給親臉的照片就不錯了,擔心至尊無上的聖帝大人會出車禍呢,很好心對吧。

此時,至尊無上的聖帝大人正用每分鐘200公里時速在公路上狂飆。

------------------------------------


套用班班設定(洛→円)

「嗄?!情人節?那又不能吃!」

一點也沒浪漫情調的就是指円堂這種天然到極點的性格。

洛可可心裡三歎無奈,不過,又有何妨,

手環過一臉疑惑的円堂肩頭,溫柔的眼神可以把對方給溺斃淹死。

「情人節不能吃沒錯,我吃你就行啦。」

嗄?!嗄嗄?!完全驚嚇的円堂,就這樣被帶進房間,

還外加那一堆原本是其他人送給洛可可的巧克力,全部都用在自己身上。

對洛可可來說,跟円堂可是天天都是情人節呢。

直到某天腰還痛到直不起來的円堂在網路上看到一則轉文:

【轉】其實,2月14號是愚人節,而4月1號才是情人節,因為2月14號有多少人在用甜言蜜語騙著別人,4月1號卻有多少男女以開玩笑為藉口說出了真心話。


哼哼,原本看起來呆呆的円堂似乎也被洛可可感染,帶著一點壞心的笑容。

決定等到4月1號那天對著洛可可說:

「我要跟你分手!我是認真的!」

因為再這樣下去自己不是馬上X就是X盡人亡,我不要啊!

至於円堂能不能實現自己的真心話,那就只能等到那天才知道囉!

Theme [BL同人] Genre [小說文學]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2.05.06(Sun) PageTop

[閃11-洛円小短篇]浴衣新玩法

最近,円堂喜歡上一種...嗯該說是遊戲還是....情趣?

洛可可只能苦笑以對。

是在夏日祭典時偶然迷上的,兩個人穿著浴衣興沖沖跑去祭典玩,

玩到晚上九點円堂還不過癮最後是被洛可可硬拖著回家的。

「我還沒玩夠呢!」

看著已經很久沒出現如此稚氣嘟著嘴的撒嬌表情,洛可可覺得自己的鼻膜好像快要撐不住,某種紅色液體差點直洩而下。

搖搖頭,正要幫円堂把浴衣換下,「已經很晚了,之後有機會的。」

明天你還要去學校早上會沒精神,看眼前有點擔憂的情人,円堂也只好默認。

「啊!」洛可可嚇一跳,眼前的人似乎想到什麼突然大叫一聲,

再看那眼睛閃亮亮的神情,自己心裡有種不太妙的感覺。

原本半拉下的腰帶又被円堂給急忙拉上去,邊激動說著,

「洛可可我上次看電視覺得有個東西很好玩...」

「?」

拉著搞不清楚狀況的洛可可邊說明,好不容易對方終於懂了。

但洛可可還是不知道円堂為什麼想要這麼玩,有點頭疼,

情況就變成這樣---

「啊哈哈哈哈哈」詭異的笑聲不斷從屋內竄出,令人心驚膽跳。

洛可可有些擔心眼前的人是不是喝了不該喝的飲料,還是吃到不對的食物,

才變成有這種莫名其妙的行為。

「呃我說守......」話還來不及講,

「再來一次洛可可!」

就看著円堂把落在榻榻米的腰帶撿起來再次綁到身上,把結的一角拉給洛可可,嘴角帶點抽搐表情充滿無奈的洛可可只好......

把腰帶迅速抽出帶著離心力讓對方整個開始迴旋,

這就是円堂突然愛上的活動---拉掉腰帶繞圈圈。

「哈哈哈哈好好玩!」

洛可可的臉色不只無奈,伴隨好氣又好笑的神情陪著情人玩著一遍又一遍,

等到第十次円堂終於宣告投降。

最後跌入洛可可懷裡,

「唔,果然不能玩太多次會頭暈...」

洛可可溫柔地用厚實的指尖按摩円堂的太陽穴,舒服地讓對方嚶嚀幾聲。

「沒關係,我會接住你。」

轟!円堂滿臉通紅訥訥啞口無言。

況且愛人在懷,這個奇怪的行為好像也不錯,洛可可心想邊將對方順勢撲倒。

之後円堂打死自己也不願意再玩這啊哈哈哈哈脫腰帶轉圈圈的遊戲,

因為隔天自己都爬不起來啊啊啊啊啊!

結果變成洛可可感興趣三不五時強迫對方來玩一下。

這就是情趣,對吧。

Theme [BL同人] Genre [小說文學]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2.05.06(Sun) PageTop

[閃11極短篇](虎円)/手套,(洛円)/眼鏡

極短篇[虎円]/手套

走在陰濕的巷道裡,他一身黑色西裝幽深的目光直盯前方,悄然無息。

脫下沾有不明深紅液體的手套丟在地上,從口袋裡拿出新的再次套上,
不知從何時養成的習慣,被聖帝謔稱是潔癖。

記得以前第一次使用手套,拿起槍上膛射擊時完全不在標靶內被人恥笑好一陣子,現在已經能運用自如,消音器加上手套,沒人知道殺手是誰,犧牲者又是誰。

但隔著一層人工皮革觸摸東西的僵硬粗糙觸感,他厭惡,始終如一。

好處就是揍人不會沾到血跡,至少完事時還是一身乾爽,這點讓自己感到滿意。

他記得聖帝對自己說,
不論有沒有戴手套都一樣,我們早已沾上洗不去的塵埃。

或許,手套只是稍微降低罪惡感的印記。

可他非常確認一點,對於眼前的人,円堂 守---

你的肌膚,我要脫下手套,親自用手,碰觸。

---------------------------------


極短篇[洛円]/眼鏡


最近洛可可出現在同事下屬朋友面前,大家的反應都很一致---

「......喂這裝斯文的是誰啊這......」

某位不知死活的老兄講出眾人的心聲。

一位高挑長髮戴金邊眼鏡的青年拿著公文走進會議室,
司儀連忙起身,「會議開始。」

漫長乏味的定期業務會議總是讓人昏昏欲睡,但是看到某眼鏡斯文男正經端坐在正中央就算想睡也得用牙籤頂住眼睛。

可惜有人不知好歹偷偷打起瞌睡,居然還有若隱若現的呼聲出現,
頓時室內的大家都用萬分憐憫的眼光望向那馬上會死得很慘的祭品。

「円堂,你來說說這次的業務成果。」
賓果,旁邊的同事趕緊推呼呼大睡的円堂一把,你快點起來啊啊啊啊!

円堂驚醒,睡眼惺忪的模樣讓在場的男性直呼好可愛,女性直呼好萌,
當然,只能在內心偷偷吶喊。

但是沒人知道眼鏡背後的總經理有什麼想法,就是因為看不透才恐怖啊!
「円堂。」
「嗚...嗯....喔右!!!!」
「......」
頓時無限條黑線從天而降。

「等一下你到總經理辦公室報到!」
「嗄?!為什....喔好啦.....」

抓抓頭,只是不小心睡著了嘛昨天熬夜很累耶円堂無奈。

扣扣,「進來。」
「你找我有什麼事,洛可可。」
「在公司要叫總經理。」
円堂有些懊惱的樣子在洛可可眼裡看來可愛到不行。

「你的業務報告我看過了,雖然你表現很好但是書面實在是...慘不忍睹。」
「唉唉我就是不擅長寫報告嘛!」

洛可可看似一臉無奈的表情,招招手,「你過來。」
円堂一臉警戒,幹麼?!

就看到眼前戴著眼鏡的人擺出上司正經八百的表情,
「我來教你怎麼寫報告。」
真的?円堂一臉懷疑經過多次慘痛經驗後的教訓叫自己不能輕易相信。

可惜啊可惜,他的功力比不上愛人。

這也是戴眼鏡的好處,洛可可在心底暗笑,
有層隔閡可以降低敵人的戒心;
可以掩飾自己的表情讓下屬放鬆的同時卻也努力工作;
可以正大光明窺視円堂在做些什麼或是有誰在覬覦他家円堂;

嘖嘖嘖,眼鏡多好用啊。

洛可可乾脆攤開手,一臉無辜純正的模樣,
「如果你的報告沒寫好到了決策會議那邊就無法通過,經費也申請不下來喔。」

円堂想想這倒也是,點點頭。

「來,我教你。」
洛可可示意要円堂坐到自己辦公桌電腦前。

可憐円堂沒看到洛可可眼鏡後的目光虎視眈眈,露出大野狼般,貪婪危險的微笑。





Theme [BL同人] Genre [小說文學]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2.05.06(Sun) PageTop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