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振-三橋生日賀文](A3)珍藏

[大振-三橋生日賀文](A3)珍藏

有些東西其實不起眼,但是值得珍藏,謂之寶藏。


昏黃色的天空,人影,顯得更長。
一個瘦小的身軀蹲在草叢裡東張西望,似乎在搜尋什麼,
「啊。」找到了,興奮的神情表露無遺。
小心翼翼地用衣袖把那物體擦了擦,頓時變得潔白光亮,
是一顆棒球,瞇著眼傻傻笑開,輕輕的將棒球放進自己口袋裡,
手按緊袋口,這是他,三橋廉,珍惜的,一個秘密。

  在棒球領域中,不是各司其職,而是需要同心協力的團隊運動,
不論哪個位置,由於教練的調度還是有需要輪流打擊的時機,在指定打擊的制度下,唯有投手可以專心負責投球的工作,而不需要上場擔任擊球員。
  那麼,捕手也會有需要打擊的時候,阿部隆也亦然,
說真的,對於打擊阿部說討厭也沒有到討厭的地步,但是說喜歡也不可能,就是把它當作例行公事吧。
  阿部喜歡當捕手,是因為他享受那種綜觀全場掌握勢態的感覺,一種領導的氛圍,是屬於捕手獨有的特質,觀察敏銳、心思細膩,在適當時機打出適當手勢,和投手間的默契,跟著球隊一起邁進勝利之途。
  認真嚴謹如阿部,就算鍾愛捕手位置,他對打擊也一點都不馬虎,
每天的規律自主訓練外也還是會多少練習一下打擊,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輪到自己上場,只有未雨綢繆才能成就強者。
  
  呼,打了幾次三橋投過來的球,抹抹額上的汗,打擊果然還是比較耗體力,
看到眼前有些擔心的表情,阿部只是說,繼續。
  雖然心裡有些忐忑不安,但是習慣聽阿部發號施令的三橋仍直覺點頭,繼續投球。
  三橋知道自己很懦弱膽小,所以他沒有勇氣跟前面的人說,其實,他喜歡當捕手的阿部,也喜歡打擊的阿部,更喜歡,阿部隆也,這個人。
  「你們兩個是練習狂喔?!大家都跑光了趕快回家啦!」
田島在後方吆喝著,阿部才驚覺不小心又練過頭,要是讓三橋太累就糟了。

  「走吧。」「嗯、嗯。」
一貫的對話,同樣的兩人,往常的影子。

  今天的比賽,炎炎烈日,揮汗如雨,
輪到阿部打擊,鏗!揮向太陽,揮向湛藍的天空。
但有個人讓泉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奇怪,之前他都會很專注的看著阿部的動作,怎麼阿部打擊時他都是看著球飛的方向?!連全壘打打出去場外的球也一樣……
「泉你在看什麼?」花井也感到疑惑,
「看三橋。」「嗄?」「他最近好像怪怪的。」
花井邊摸著自己的頭邊說有嗎,泉沒回答,好像沒什麼關係但又有些擔心。

  賽後又近黃昏,觀眾漸漸散去,球場緩緩冷清,
「欸妳看,我撿到阿部君打擊出來的全壘打球耶!」
「啊啊好好喔,我也要!」「嘻嘻不行!」
兩個女孩子邊嬉鬧著邊走出場外,卻發現前方有個人站在出口,
戴著棒球帽看不清面貌,揪緊衣角,躊躇不定。
「妳、妳們好,我是三橋 廉。」一不小心就自我介紹起來,
其中一個女孩子露出驚喜的表情,「啊!是西浦投手三橋君嗎?!」
另一個也會意過來非常興奮,兩人在三橋旁邊吱吱喳喳詢問,讓三橋驚慌失措,
「三橋君竟然在這裡。」「哇啊啊,我要跟同學炫耀遇到三橋君了!」
三橋從沒想過自己也會被這樣環繞的局面,雖然只有兩個人,
但也夠他頭痛的,因為自己最不會應付,尤其是女孩子。
  鼓起勇氣,「那、那個……」
「不、不好意思,我、我可不、可以跟妳們要、那顆、球?」
兩個女孩楞了一下,看著手上的球,「你是說這顆阿部君打出來的球?」
用力點點頭,渴望的眼神表露無遺,簡直跟阿部的球迷沒兩樣,
三橋突然想到似乎有點強人所難,「如、如果、不行,也、也沒關係……」
看到眼前投手那沮喪的神情,好像被遺棄的小狗,讓人不自覺心疼,
「三橋君,這顆球給你吧。」
看到女孩的笑容,三橋有些呆楞然後笑開,
棒球從女孩的手中放到三橋的手心裡,然後……
兩個女孩睜大眼睛,看到眼前原本瘦小膽怯的人的神情,
雙手緊緊握住那顆球,淡淡地微笑,眼神流轉,藏著很多東西,
似乎有什麼讓心震撼跳動好幾下,兩個人跟三橋道別之後走出場外。
「我好像知道,何謂珍惜。」
女孩小小聲的呢喃,飄散在落葉裡,迴盪。

  太好了拿回阿部打出全壘打的球,正要放進口袋裡,
「三橋你在做什麼?」
嚇!三橋整個人嚇到跳起來,是、是誰?!
回頭,鬆一口氣,「是、是濱田啊……」
濱田覺得奇怪,「你怎麼還在這裡?大家不是都要坐車回去了。」
「喔、喔,對。」正要跨步上前,「你口袋怎麼鼓鼓的?」
沒想到濱田眼尖,讓三橋驚愕一下,「沒、沒什麼啦,我、我們回去吧。」
雖然疑惑,卻也只是聳聳肩,有找到人就好不然某人又要火山爆發。

看到濱田轉身走出去,三橋伸手進自己的口袋裡,握住,瞇眼微笑。

  「你說你昨天在體育場出口看到三橋?!」
「泉、泉,你快勒死我啦……」濱田差點以為自己看到天使,一命嗚呼。
原本激動不已的泉鬆開濱田的衣領,為什麼三橋會在那裡?
「對啊,他跟兩個女孩子在說話。」
女孩子?泉挑挑眉,如果是阿部跟女孩子說話他還相信,三橋跟女孩子?天要下紅雨,日要出西山了吧!
「你有聽到他們在說些什麼嗎?」
濱田搖搖頭,「不過我好像看到她們拿了一樣物品給三橋的樣子。」
物品?泉覺得自己好像處在五里霧之中,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後來我發現三橋的口袋好像有東西,問他他只是說沒什麼。」
濱田講完那天的情景,泉感到更擔憂,三橋怎麼了?原本單純的他,也開始在隱瞞什麼嗎?

  其實泉並不在意三橋的舉動,畢竟每個人有每個人想要保護的東西跟隱私,他擔心的是,如果這個東西,或該說這件事情會傷害到三橋呢?!
  就是因為瞭解三橋固執又死心眼的個性,所以絕不希望認真又努力的他受到任何委屈,泉想了想,決定,還是親自去問問三橋。

  終於,連阿部似乎也發現自己的夥伴不太對勁,但卻又說不上來是哪裡不對,
有正常練習、有規律休息也有好好吃飯,跟維持體重,一切都平常的不能再平常。
看著眼前努力練投的三橋,皺起眉頭,還是覺得似乎有什麼改變,在他們之間,

「阿部,你平常明明是個很敏銳的人,怎麼有的事情你就是沒發覺到。」
粗線條在不該粗線條的地方啊,看著眼前田島的感嘆反而讓阿部想揍人。

回想起田島的一番話,自己真的錯過什麼嗎?!
「阿、阿部?」三橋感到疑惑,第一次看到對方恍神發愣,怎麼了?
回神發現三橋靠近關心的臉龐,突然感覺發熱,退後一步,
「沒什麼,練習差不多了,回家吧。」
阿部沒看到,後面三橋的表情,帶點失望、惆悵,以及,領悟。

  某天傍晚,下課後的教室,三橋面臨人生最大的危機,
看著眼前越來越靠近的兇惡面貌,「三橋 廉,你還不給我從實招來!」
哇啊啊啊誰來救救我啊啊啊啊———
可憐三橋沒想到濱田忠犬必定效忠泉女王,所以泉一定會知道那天的事情,
然後,就被嚴刑,其實沒有,只是被泉跟濱田一人一邊架著回家,等待審訊。

  到了三橋家,剛好沒人,三個人就坐在三橋房間,泉雙臂交叉,等著眼前不安緊張的三橋解釋,濱田在旁邊拉拉泉的衣袖,要他別這麼生氣,會把三橋給嚇壞的。
  泉表情緩和下來,「三橋,你最近表現真的很奇怪,到底怎麼了?」
當然比賽投球什麼的三橋依然還是很稱職在扮演自己的角色,可是只要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三橋變得不像三橋。
泉雙手捏著三橋的臉頰,怒氣慢慢上升,「你看看你,這是什麼臉!」
日漸憔悴,沒有精神,空洞的眼神再沒有以往的燦爛。
「我、我有好好投球,好好吃飯,好好……」辯駁聲越來越小,
「對!你是都有做到!但是三橋,你沒發現你在虐待自己嗎?你沒發現你已經到了臨界點隨時會倒下去的狀態嗎?」
泉怒吼,大家只看到那孱弱的身軀咬緊牙關,到底是什麼支持他站著呢?
「你可知道大家越看越難受,越看越難過卻又無能為力的感覺有多麼痛苦。」
「三橋,你有什麼困難說出來,大家都會幫你的。」濱田也在旁邊勸說,
三橋猛搖頭,這件事情,沒人,就連自己,也都沒辦法解決。

  泉正想破口大罵時,忽然發現房間角落有個透明方盒,裡面似乎放著,棒球?!
三橋看到泉的視線望向後方,回頭,「啊!」想要趕快起身把盒子藏住卻已來不及,
「濱田抓住三橋!」「不、不行,泉,你、你不要看!」
三橋欲哭無淚的樣子讓濱田有些心軟,但是泉強硬的態度他也無可奈何。
  泉看清楚盒子裡的內容時,睜大眼睛,一副驚嚇的模樣讓濱田感到疑惑,
「泉,怎麼了?」
泉只是輕歎,把盒子遞到三橋面前,「這有什麼不能講的?」
三橋的眼淚馬上掉了下來,「泉、泉……對不起……」
「三橋你並沒有對不起誰啊。」
「到底盒子裡是什麼?」濱田的問句被泉白了一眼,
反正都已經被泉看到,三橋將盒子擺在兩人面前,打開,
裡頭是一顆一顆擺好的棒球,放置每顆球的格子裡都有張紙條。
濱田仔細一看,嘴巴張大,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就看到眼睛紅紅的三橋連臉都是紅的,
那些球都有個共通點,全都是同個人打擊出去的球,
每張紙條仔仔細細寫明日期地點以及被判定為哪種球。
「噗,連第一次揮棒落空的棒球也收集了。」
泉笑出來,卻讓三橋頭更低臉更紅,濱田只是抓抓頭,還不知道要怎麼反應。

  「三橋,你喜歡阿部?」
三橋抬頭,嘴巴張開又閉上,這樣的感情,又該何以名之?
「沒什麼不能說的,就像我跟良郎,不是嗎?」
三橋看著眼前對視而笑的兩人,他想,這就是幸福吧。
「我、我喜歡……」未出口的話,卻讓眼淚流得更兇,
看來不用當事人回答就已經知道答案,泉只是默默收起那些棒球,
「他知道嗎?」「不、不行。」
「你沒說他怎麼會知道?」
三橋不敢想也不敢說,他沒有勇氣怕聽到殘酷的話語,只能當起逃避的鴕鳥,過一天是一天。
泉坐到三橋面前,「三橋,你就確定阿部他不會回應你的感情嗎?」
游移慌亂的眼神讓泉好想把三橋的腦袋巴個幾下,看會不會開竅點。

  「你怎麼會收集這些棒球?」
「我、我喜歡,看他,打擊的樣子……」
其實看著三橋的眼神,應該說,他喜歡阿部隆也的一切,甚至全部。
溫柔呵護的眼神,充滿著珍惜的心意。

走出三橋家門,回頭,泉希望三橋能幸福,不論如何。

  最近阿部覺得自己有種小命休矣的危機感,好像背部冷颼颼的機率大增。
發現似乎是泉一直盯著他,卻不知道原因,不過更煩惱的其實是另一個,
三橋以為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裝作視而不見嗎,阿部心裡大歎一口氣。

的確,以前會想說只要三橋聽從自己的手勢就好,可之後發現把人當機器是不對的,是錯誤的。後來,慢慢開始正視三橋 廉這個人,才發現自己錯得多離譜,也錯過很多。
近來三橋雖然看似作息正常,練習用餐都沒問題,可阿部還是發現他有些轉變,像是休息時間常常發呆,場上表現沒有異常卻越來越消沉,總是一個人在場邊沉默,笑容沒了,原本表情豐富的他也變得空洞。
更重要的是,三橋在躲他,逃避得明顯,讓阿部更顯煩躁,雖然兩人的練習距離固定,阿部卻發現自己跟對方好像隔得更遠,現在三橋都不會來找他講話也不會說說自己的想法連正視他似乎都沒辦法做到,腦海裡充斥著滿滿的問號卻不知該從何問起,威脅?逼迫?搖搖頭,這樣逼三橋只會讓他逃得更快,絕不是好方法。
該怎麼辦好?阿部初次嚐到驚慌失措的感受,雖然內心吶喊著必須趕快解決卻又無從下手,阿部只知道,他希望能儘快抹去,那心痛的眼神。

直到某場比賽結束,阿部正疑惑怎麼最近比賽結束三橋就不見蹤影時,
「跟我去一個地方。」阿部回頭就看到泉站在自己後方,
去哪?「你不是想要知道三橋最近舉止異常的原因嗎?」
阿部睜大眼睛,正在思考的時候耳朵一陣劇痛,
可憐西浦捕手就這樣被人邊扯著耳朵邊說你別再拖拖拉拉的,走出休息區外。

  阿部無奈跟著泉走到觀眾席上,比賽已經結束當然只剩下稀稀疏疏的人群在看台上聊天嬉鬧,泉停了下來,「在那裡。」
看著泉眼神暗示的方向,果然自己最近牽掛的人影就在不遠處,
可是在找什麼的樣子引起阿部好奇心,悄悄走到三橋背後,
剛好三橋站起來轉過身,兩個人差點撞在一起,三橋原本開心的表情頓時變成驚嚇。

  「阿、阿部!」
因為突發狀況來的太快,三橋根本來不及反應,連手中的棒球都來不及藏。
阿部當然也看到三橋手裡的東西,皺皺眉,怎麼突然在撿棒球?
三橋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眼前的情況,
「你不知道三橋在撿誰打擊出來的球嗎?」「泉、泉…不、不要…」
驚慌失措阻止泉說出不想被某人聽到的話,但是已經來不及,
聰明如阿部,馬上就想到答案,只是接下來的轉變卻讓泉跟三橋傻在現場。

  就看到阿部手扶著自己的額頭,遮住部份視線跟表情,
卻無法遮掩住那紅通通的一整片。
嗚啊,連脖子都是紅的,說是太陽曬的一秒變紅騙鬼啊,泉在心裡狠狠吐嘈。
  偏偏就是騙到了單純的三橋,看阿部一動不動站在自己面前,臉又紅紅的,該不會是中暑吧?!一思及此三橋馬上把球塞進口袋裡,手忙腳亂在阿部旁邊轉,
「阿、阿部,快到陰涼…的地方。」
看著三橋快哭出來的表情,連泉都覺得很無力,也只有這隻小綿羊會被臉紅的大野狼給騙得團團轉。

  「我沒事,回學校吧。」
太好了,三橋鬆一口氣,同時天真的以為剛剛阿部其實沒看到自己做了什麼。

  「我想你心裡有數,不過要知道最真實的情況還是直接去三橋家看看。」
  「記住,不論你的答案為何,我絕對不會讓你傷害三橋。」


  想起泉在學校時那番嚴厲的話,正好適逢週末,阿部還是決定,馬上行動。
叮咚,叮咚
「來了,誰啊?」一個溫暖的聲音從屋裡傳來,
開門,「唉呀,是阿部君啊,來找廉嗎?」
很有禮貌的跟三橋伯母問好,進入屋內,「廉在他房間裡,我在廚房忙你就隨意吧。」
阿部點點頭,逕行走到樓上三橋房門口,聽到房間裡似乎有什麼動靜,
從門縫望裡頭看……
就看到三橋坐著面對房門,前面擺著一個盒子,裡頭至少有十幾顆棒球,三橋細細的把它們拿起來擦拭,專注的表情深深震撼著阿部的心。

  是怎樣的情感可以讓三橋擁有那樣的表情?
這麼地溫柔,這麼地小心翼翼,這麼地保護,這麼地……
三橋的微笑炸開了阿部心裡原本什麼也看不清的迷霧,名為感情。
  「阿部……」
唰啦,門打開,三橋以為自己腦袋錯亂,怎麼只是喊個名字人就跑出來了?!

  其實這個畫面讓人覺得有些哭笑不得,三橋手裡還拿著球訥訥的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阿、阿部,你、你怎麼,在我家?」
只會講出這麼呆的一句問話,連阿部都想仰天長嘯,自己怎麼會喜歡上這個笨蛋。

  走到三橋前面,蹲下,一如往常用食指彈了三橋的額頭,
痛,三橋忙摀著額頭,不明所以,只聽到阿部嘆了一聲大氣。
「喜歡上你我以後應該會多不少根白頭髮吧,唉。」
嗄?!喜、喜歡?阿部在、在說什麼?
三橋那副靈魂出竅的模樣,又讓阿部有些忍不住想動氣轉他的腦袋,看會不會清醒點。

  「你啊,你從沒想過為什麼我會這麼關心你嗎?就僅僅因為是夥伴的關係?」
雖然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不過先下手為強,阿部壞心的想著。
三橋以為這一切都是夢,還是自己的妄想,哪有可能這麼容易就成真。
看到三橋一臉茫然懷疑的樣子,阿部覺得頭隱隱作痛,不過沒關係,
以後有的是時間讓眼前的人瞭解,很多很多。

  頓了一下,臉孔帶點羞赧,咬緊牙關,抱住僵硬的三橋,
「就像你珍惜著那些棒球,我也想好好保護你。」
兩個人的影子在夕陽下,拉得好長,好長。
想要把對方好好呵護在心裡的感情,名為,珍藏。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大振同人] | 2011.05.21(Sat) PageTop

(番外—A3)遺失的美好

(番外—A3)遺失的美好

鏘!
回過頭看,只有看到那一大片的藍,如此澄澈。
以為自己聽到那聲音,讓人心臟一緊的,
球棒擊中球的聲音,清脆的,打在自己心上。

  以為早就不在乎了,在渡過這麼長的時間之後,
看著自己的手掌心,好像套著手套,恍惚又模糊的影子,其實什麼都沒有。
那段青春歲月,自以為是的單純理想,早在時間長河裡消失殆盡,
還有東西留下嗎?不,沒有……連最信任的那個人也……
  遮著額頭微微瞇著眼睛,刺眼的陽光,
或許,讓自己瞎了也好,看不見也就可以不去聽不去想,
穿著白袍的三橋,有些自嘲的想著。

  叩叩叩,緊得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的皮鞋在走廊上發出回音,
飄逸的白色衣角,只看得到背影,是這麼的冷漠。

嘩啦,拉開辦公室的門,一股冷冽的空氣撲鼻而來,還有消毒水的味道,
「早,今天有什麼事情嗎?」
「沒有還蠻清閒的,三橋前輩。」
敲了一下眼前大喇喇的後藤,「別講些有的沒的,等下忙死你。」
畢竟寧可信其有,尤其是作法醫這一個領域,該遵守的規矩還是得做好。

「痛!對不起啦…」千萬不要有事情啊拜託老天爺,後藤在心裡吶喊。
後藤偷偷瞄了三橋一眼,今天前輩好像有些怪怪的吶?!

  「既然沒什麼事情,你去休息吧。」
「嗄?!前輩要趕我走喔……」一陣惡寒,差點又想巴後藤的頭。
「難得給你休息時間你還給我抱怨!你不去找陽子嗎?!」
啊啊後藤邊叫邊跑出門外,到時分手了別怪我,三橋在心裡狠狠吐嘈,
做法醫另一個可憐處境就是,要找對象還蠻困難的……

  三橋搖搖頭,收拾著桌上的文件,突然,掉下一張東西,
蹲低身子,手正要撿起,看清那樣東西,頓住,也楞了幾秒,
才緩緩拾起,是一張名片,簡潔俐落的黑白風格,上面寫著:


xxxxx律師事務所
律師 阿部隆也


  感覺有些暈眩,踉蹌幾步靠在桌子邊緣,苦笑。


「我會一直跟你在一起,廉。」那人溫柔的笑容,在櫻花樹下。


從此,自己的世界只看得見他,再沒其他。
擁有過的天空、偷偷牽起的手、偶爾對上的相視微笑…
還有,最珍惜的,在捕手位置的那人,以及在投手丘上的,自己,
絕對的信任漸漸變得更渴望,名為依賴的字眼。

  習慣在投手丘上看著面罩下的那人,不用打暗號,不用動作,
只要看著,就知道自己下一步要作什麼,不用恐懼也不用害怕,
因為知道,大家,還有他,會帶著球隊邁向勝利之路,無所畏懼。

  是什麼時候單純的友情悄悄變質?
是不是什麼都不說維持著當初單純的情誼,現在結局就會不一樣呢?
如果沒有告白,如果沒有說愛,如果沒有……
如果的事,因為已無法挽回,所以才說,如果。

  為什麼今天會想到這些?三橋皺著眉頭,望向牆上的月曆,
原來……是那天吶,日期,停留在遺失的美好,那個日子。
也是把最原本最純粹的三橋 廉,給留在那裡的那一晚,
下大雨的黑夜,公園裡嘩啦嘩啦的磅礡聲響,看不清眼前事物的眼睛,
溼透的身軀,顫抖的咬著嘴唇的影子,好長好長……。
  澄淨的目光漸漸變得呆茫,是自己太過奢望了吧?
忘記太過貪心是會遭到天譴的,忘記該知足不能再要求,
但是想要對方愛自己,這真的是不可能實現的妄想嗎?

  「別再想了,一切都過去了。」
小小聲對著自己說,過了十年,以為都會變好的,隨著淡忘的記憶,
其實不是忘記,只是把它好好地緊緊地鎖在最深最深的那塊角落。
佯裝不在意,但心還是微微抽痛,無法欺騙自己,
靈魂知道,沒有任何人,可以替代的了,他,
只能一直忙碌於現在的生活,麻痺思緒,什麼都不想,就好。

  原本以為就這樣繼續生活下去,怎麼也沒想到,
一樣是下雨的日子,灰濛濛的天空,兩人的相遇,愕然。
該死,這是第一眼看清對方相貌時,腦海裡最先冒出的兩個字,
好不容易習慣如今的日子,為什麼偏偏要來擾亂我的生活?!
已經離你很遠很遠,又為什麼要一直靠近靠近,再靠近?!

  我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三橋 廉,你也不是以前的阿部隆也,
一天一天往前走,我們沒辦法回頭,也就無法再回到,那美好的時光。

  不知不覺來到海邊,太陽緩緩降到地平線,昏黃又帶著豔紅,
微微屈下身子,抓起海砂,不論握得多緊,沙粒還是緩緩流下,
就像我們的愛情,我想握得很緊很緊,用著雙手,卻還是從指縫間,悄悄溜走。

愛情沒有誰對誰錯,所以早就沒有恨不恨,怨不怨的問題,
既然這樣,那麼為什麼我的淚還是從眼眶裡溢出?
我習慣性用曾經跟你握過的那隻手抹掉,無法戒除的愛,該去哪裡找?

  有點忘記自己該怎麼笑,卻還是努力做出你最愛的笑容,
我想回到最剛開始還沒認識你的初衷,想證明自己沒有你一樣可以過得很好,
但是心裡知道,遺失的美好,再也搜尋不到。

  海風的味道,猶如遺失的美好。
  你跟我之間,失去的,愛情的味道。

  這次,如果我回頭,你會對著我笑嗎?
我一回頭,以為像當年般,只有自己的影子,
卻看到,另一道影子,重疊。

  交會在一起的,美好。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大振同人] | 2011.03.09(Wed) PageTop

(大振)[A3中心]屍體、辯護,以及……Chapter IV

(大振)[A3中心]屍體、辯護,以及……Chapter IV

Chapter IV 惱.齒輪轉動


  今天是月曜日,假日結束上班開始的第一天總是會有些煩躁卻又馬不停蹄的忙碌,一週的開始。
為什麼那個人竟然會在法醫室裡面啊啊啊?!律師都這麼閒嗎?!三橋感覺更煩亂不安。
「法醫室生人勿進,阿.部.律.師!」

此時原本在埋頭苦幹的實習法醫後藤跟小森突然整個頓住,
三橋前輩……你的意思是我們三個都不是生人嗎…………

看到眼前兩個應該說是學弟呆滯的表情,三橋臉悄悄紅了,好糗!
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不知所措的情形,竟然還講出不知所云的話,超丟臉。

「嗯、咳,是,非相關人員勿進。」修正的話卻越講越小聲。
阿部手上揮了揮一張紙,「我有許可證明。」
一臉平常的面無表情,就算心裡已經因為三橋的那句生人勿進笑到不行也要鎮定。

啪,三橋覺得自己有根名為理智的神經很乾脆的斷裂,還有腦充血的預感。
三橋走到阿部面前,距離五公尺,「那個被害人早已入土為安,你到底來幹麼?」
這個距離阿部可一點都不喜歡,應該說心情頓時變差,而且非常差的那種。

結果這兩個人竟然開始玩起你後退我往前的遊戲,
你別再靠近啦!三橋心裡大聲吶喊。
「我來看看三橋法醫的工作情形是否有怠職之嫌。」「你說什麼?!」
這下三橋可氣了,法醫跟律師本來就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職業,
好吧,就算有,那也很少,很微薄的那種。

三橋的表情變得有些冷,讓對面的人有些愣住,
「我相信該說的該講的都在驗屍報告寫得非常清楚明白,
法醫的職責僅止如此何來怠職之說?!」
「況且鼎鼎有名號稱狠毒蜘蛛的阿部大律師,
只要是你接下的案子沒有一場不是以勝利作終結,對吧?!」
那冷冽的話語讓阿部瞠目結舌,更多的卻是困惑,到底是什麼可以讓人變得這麼多?
應該說,變得如此徹底。

「後藤,頭快掉了。」三橋的目光越過阿部看著實習法醫,

結果後藤的第一個反應竟然是抓著自己的頭,「嗄?!我的頭?!」還帶著驚恐,
三橋終於噗的笑了出來,而小森還反應不過來,嘴巴張大到似乎可以塞下他自己的拳頭。

「我是說,大體先生的頭,你跟小森到底是在做解剖認知還是在肢解屍體?」
竟然把重要的大體弄的好像有些支離破碎,搖搖頭,
這兩個從剛剛就心不在焉,果然是他來的錯,煩!

後藤趕快把解剖台上的大體先生給安放好,頭真的掉下去就慘了,吃不完兜著走。
「後藤,那個律師到底跟三橋前輩有什麼關係啊?」小森悄悄地問,
所謂好奇心殺死一隻貓的諺語在人的腦袋裡總會自動忽略,眼前就有一例。
後藤只是聳聳肩,突然他的表情變了,開始擠眉弄眼,小森你快點發現啦!

小森還是呆呆的繼續問「真好奇他們兩個人發生什麼事……」
猛然耳朵一陣劇痛,「你想知道什麼,小森?」後面的話語好像是惡魔的聲音,救命啊啊啊!
「沒,沒有啦!三橋前輩你輕一點!」
「叫你跟後藤好好記得人體部位跟受傷型態,你竟然在那邊講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嗄?!」
「後藤你剛剛眼睛抽筋嗎?!」狂搖頭,現在的前輩好可怕。

三橋感到很無奈,想起還有個更讓他頭痛的對象還沒解決,回頭,
卻看到阿部帶些陰晦的眼神,心驚了一下,不過馬上就鎮靜。

「我的法醫室不歡迎你,阿部律師。如果真的需要,請事先通知,謝謝。」
三橋說著一般的官方語言,疏離而陌生。

阿部只是看三橋一眼,之後隨即離開,什麼也沒說。

看著阿部離開的身影,

那個時候,連你的背影都沒看到,從默契的相愛直接變成殘忍的決離。


三橋有種深深的惆悵在胸膛,繚繞不絕。



  下班後,泉跟三橋兩人去附近的拉麵屋吃晚餐,
在聽到三橋說完早上的事情,泉的反應更為激烈,「你說什麼?!阿部跑去法醫室?!」
「那個變態色魔跟蹤狂到底想怎樣?!」泉大聲叫囂,
「泉,你小聲點……而且你講的那些他也沒……」
「你心軟了嗎三橋?!」
三橋只是嘆氣,「並不是心軟,畢竟那不是事實。」
「哼。」

「下次他要是再去你那邊記得打電話給我。」「打給你幹麼?」
「我要找人去揍他!」
「…………泉……你是警察……」還是巡察部長耶,三橋覺得好無力,
假裝沒聽到警察就是要拿來濫用職權這句話,開始吃起晚飯。

泉撐著下巴,看看眼前比當年還要消瘦的三橋,其實很心疼,
有些東西或許時間過了就能逐漸淡忘;但有的,到老到死都沒辦法忘記,
不能忘也不想忘。

「三橋,你吃得很少。」
三橋抬起頭有些疑惑,「我食量小你不是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可是比起在西浦的時候,真的少了好多,泉在心裡默默想著。

「老闆,我還要一份鮭魚手捲一份小菜。」「喂喂,我吃……」
泉的笑容總是讓三橋寒毛直豎,「我也會吃,所以全部都要吃完。」
因此,三橋的剋星非泉莫屬。

原本三橋說自行回家就好,泉堅持要跟三橋一起走,等等可以叫濱田來接,
走在昏暗毫無月光的夜晚,到了三橋門口,兩個人等著另一個人出現。
「泉,你跟濱田在一起感覺好久呢……」
「嗯。」
看到機車的燈光,三橋瞇起眼睛,
「幸福嗎?」
泉震了一下,看著三橋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東西,
微微點點頭,三橋笑開,「那就好。」
坐上機車,回頭看著越來越模糊的身影還在揮手,
明明是很開朗的笑容,但為什麼讓自己感覺這麼痛,好痛。

  晚上九點三十分,泉邊擦著頭髮邊思考些事情,打定主意,
拿起手機撥通一組號碼,這個時候對方應該還沒睡。

「喂?」一聲沉穩的應答從另一頭傳來,
「花井,我是泉。」
「欸?!泉?!真難得,好久不見,怎麼會打電話來?」
「你這個大名鼎鼎的x大學附設醫院外科醫生我可不敢白天打過去。」
「哈哈,沒這麼誇張吧!」
好像又回到了當年,輕鬆的談天,沒有違和感。

「我記得田島跟你住在一起?」
「嗯,不過他現在在外縣市打巡迴賽,可能要一個禮拜才會回來。」
嘖,泉咂咂舌,其實想找的人是田島,

「你要找田島就打他手機……」
「花井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根本把手機亂丟,只有你打的他才會接。」
典型的見色忘友就是田島悠一郎,田島的天線只接收到花井。

花井有些哭笑不得,「你打給我也未必找得到他。」
「絕對可以,因為要找到丈夫先找妻子准沒錯!」
「誰是他妻子?!我在上面?!」花井大聲抗議,
至於何謂上面的涵意就非常有趣,泉悶笑想。

「我找田島是想講關於阿部的事情……」泉嘆了口氣,
「嗯?阿部?」「你跟田島應該有跟阿部聯絡吧?」
「有是有,但也不是很頻繁,頂多算固定聚會吧,怎麼了?」

泉頓了頓,他需要幫手,而且是強力的,那麼就非田島不可,
「我想,等田島回來你再打電話給我,我們約出來吃個飯,當面講比較清楚。」
花井也感覺到一些異樣,「好,等他回來我馬上聯絡。」
「嗯,不好意思麻煩你了,謝謝,晚安。」「不用這麼客氣,晚安。」

掛上電話,呼出一口氣,雖然不知道這樣的決定是對是錯,
握緊拳頭,這次,他不會再讓三橋受到任何傷害,尤其是那個人。

看著濱田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習慣的睡前茶端來,泉想,這就是自己認為的幸福,
他很希望,三橋也能擁有這樣的幸福。

相信田島也會同意,
因為田島最愛的人是花井,但是最關心的朋友,是三橋。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大振同人] | 2010.09.29(Wed) PageTop

(大振)[A3中心]屍體、辯護,以及……Chapter III

(大振)[A3中心]屍體、辯護,以及……Chapter III


Chapter III 憶.那天黃昏雨


「阿、阿部,記……記得……喔……」
「我、我會一直等,等你。」
之後,再也沒看到那個人的蹤影。



  一記再見全壘打結束了西浦棒球隊最後一年的夏天,在甲子園。
雖然有些失落,但是大家的努力跟汗水沒有白費,所以,不會有任何的遺憾。

「三橋,你要的化學筆記。」「喔、喔,謝謝,泉。」
結束了最後的比賽,再來就是高三生不可避免的大考,
為了之後的未來和前程,即將各奔東西,展翅飛翔。

「三橋。」教室門口突然出現叫喚自己的聲音,
一轉身,不自覺就露出笑容,
「阿,阿部。」
泉則是在旁邊喊啊啊啊好熱啊我要去一邊涼快了直接閃人,這可讓三橋的臉溫度升高許多。

阿部只是挑了挑眉,拿起三橋結巴說著自己拿就好的書包,攬著兩人的份直接走出教室外,
兩個人的感情,其實在很久以前就早已默認,只是現在才開始慢慢發酵。

放學歸途是兩人難得可以單獨相處的時間,現在大家都被學業跟考試壓到喘不過氣來,
能夠見面的時間比之前打球的時候還要少的多,很多。

老樣子,三橋站在後面的腳架上,阿部把書包放在腳踏車前的籃子裡,緩緩前進,
「今天有吃早餐跟午餐吧?」
「嗯。」
「體重有沒有下降?」
「沒、沒有,喔!」
「雖然現在運動量減少了,但是有時候還是要補充維他命跟牛奶。」
「好,好。」
一如往常的叨念,卻讓三橋心裡感覺無比的開心,還有幸福。

手輕輕搭在阿部的肩膀,這是多麼令人安心的膀臂啊…………
如果可以一直,一直這樣兩個人走下去,那該有多好?!
青春的歲月,單純的心思,從沒想過未來的複雜,或是其他。

  夕陽伴隨著涼風吹拂上兩個人的臉頰,三橋微微瞇上眼,那無比滿足的表情,
不小心讓前方騎著腳踏車的阿部從後照鏡看到,而他嘴角也悄悄上揚。

他們兩個小心翼翼的維護這段感情,當然也很少人知道,除了那幾個死黨,
或許是害怕,或許是有些忐忑不安,覺得兩個同性的,該說是愛嗎…………現在還不清楚,
只知道必須好好呵護,緊緊掌握,在這段時間。

以後的事,只有以後才知道。

  直到鳳凰花開的那個季節,這裡的結束,也等於另一個開始,
手裡拿著沉甸甸的畢業證書,卻有種不知所措的空虛感。
怎麼辦?畢業了,要去哪裡?阿部呢?怎麼辦這三個字一直在三橋的腦海裡旋繞。
驚慌失措,惶恐不安,對於那未知的道路,三橋不敢想像沒有阿部的未來,應該說,從沒想過。

急奔,唰,拉開門,「阿、阿部!」
「嗯,三橋?」阿部回頭,有些訝異,因為三橋很難得會來他的班級。
花井抬頭一看,「喔,三橋,畢業證書有拿吧?!」
每個人都當他是小孩子真是有些不平,「嗯、嗯。」
「你找我?」點點頭,「可、可以,去,外面?」
「好啊。」
到了教室外,阿部看著三橋,好奇對方想講什麼。

三橋把畢業證書的滾筒轉開又闔起,闔起又轉開,看得出來很緊張,
「別緊張,你慢慢說。」阿部從三橋身上學到最多的,就是耐心。
三橋張了張嘴,又緊緊閉上,之後,眼眶泛紅…………
「欸?!怎麼了?!難不成有人欺負你?!」
阿部稀有的手忙腳亂通常只出現在三橋眼淚快掉出來的場景,因為很讓人心疼。

三橋低著頭劇烈搖晃,也把眼淚給搖掉,抬起頭,
「阿、阿部,我在,公園,等你、喔!」
「公園?」
「嗯,放學、後。」
阿部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答應了,「好,我會去。」
三橋講完就急步離開,走了幾步,又回頭,笑開,
「我會一直等你喔!」揮揮手,抱著期待。
少見流暢的句子,卻成了阿部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聽到的話。

  那個公園是阿部跟三橋兩人回家時必經之地,
三橋希望能在今天,把自己真正的心情告訴阿部。
心裡在叫囂著不今天講不行,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很難說,
他是很膽怯但不是笨蛋,有的東西,必須要自己去爭取才行,像是愛情。
坐在鞦韆上晃啊晃,現在已經是四點三十分,放學時間是四點,
三橋從來不會去懷疑阿部的承諾,總是深信不疑,因為他是阿部。
所以只要繼續等待,一定可以看到阿部的身影出現,一定,
他這樣拼命拼命告訴自己。

五點,五點半,現在來到了六點半,太陽漸漸下山變得昏紅。
三橋有點恍神,覺得這樣的景色好像,之前泉跟他說的,好像什麼逢魔時刻吧……
心裡胡思亂想,但是一點離開的跡象都沒有,他還是坐在那裡,等待。

忽然想起在三星的最後一天,白晃晃的雪地裡,自己也在等待,
等待什麼?忘記了。

記憶總是在時光隧道中慢慢被磨平,最後消失,剩下模糊的碎片,怎樣也拼不成完整,
「阿部…………」輕輕喊了這兩個字,卻帶著濃濃的感情,

嘩啦,開始下起大雨。
三橋無神的目光向上看,明明還看的到夕陽,為什麼卻在下雨?
斗大的雨滴滴到眼眶,順勢流下至臉頰,是誰在哭泣?

現在時間,七點半,終於變成黑夜,但雨還是持續下著,
公園裡依然有個人影,但只有一個人,單獨。

「三橋!」一聲聲焦急的呼喚,從遠而近傳入自己的耳朵裡,
回過神,阿部嗎?!
是拿著傘的泉。

覺得自己好像有某樣東西破碎,再也無法彌補,再也找不回來,是什麼呢?
只是看著眼前緊張的人張著嘴哇啦哇啦講一堆,卻總是沒辦法進入耳朵,一切都好靜謐。

啪,整個臉歪一邊,有些錯愕。

「三橋廉,你醒了沒?!伯母找你找半天緊張個要命,我跟良郎也一直在找你你知不知道啊?!」
氣急敗壞的聲音,難得的情感流露讓三橋終於正視著泉,但是腦袋還轟隆隆一片混亂,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淋雨?!啊,全身都溼透了啦!我們趕快回家,走!」
泉硬拉著三橋的手臂,眼前的人好像有些異樣,或者該說,大大地不對勁。

「泉,阿部……阿部……」喃喃自語,眼睛開始模糊,
首次嚐到什麼叫做心痛的滋味,就算是離開三星也沒有這麼的,痛徹心扉。

阿部?!泉聽到這兩個字停頓,不虧是好友,馬上就瞭解三橋的意思,
憤怒無比的眼神,死握的拳頭,緊了又鬆,鬆了又緊,那該死的…………!

突然,三橋倒向泉,「三橋!」驚嚇,手一碰額頭,好燙!
「泉,找到三橋了嗎?」是濱田,從另一個方向傳來的聲音,
趕緊把對方叫來,扶著暈倒的三橋快速離去。

深夜的公園,空無一人,只剩下滂沱大雨。

雨聲掩過痕跡。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大振同人] | 2010.09.25(Sat) PageTop

9999特輯Part III--[田3]長長久久

晚到了14天的9999特輯(大振)[田3]長長久久

這篇連自己都看到覺得有些丟人的故事,偷偷獻給yozaki小姐,
覺得小姐會發現的機會不大(笑
謝謝妳,帶給我這麼大的感動。





鏗!一個球影劃過藍天白雲,也劃過了炫目的陽光。

「田島選手一記漂亮的再見全壘打結束這場比賽!」

主播的聲音跟裁判的哨聲同時結束,比完賽相互敬禮,是球員跟球員間必要的禮儀。

就算言語無法交流,但是棒球卻讓少年們更深刻的認識對方。

是的,這裡不是日本,是台灣,另一個跟日本類似的島國,
「好熱……」水谷覺得自己好像快被熔化了,因為台灣悶溼熱的天氣特性,
其實讓大家有些吃不消,現在日本的秋天比台灣還要涼爽許多。

這次是應台灣棒球協會的邀請作雙方交流,切磋切磋,
也等於算是戶外教學吧,榮口這樣想著。

和台灣球員相互打氣加油之後就各自解散,
「現在我們要去哪裡?」沖在旁邊搧著扇子邊問,
百枝監督笑笑,「既然大家都難得坐飛機出來,順便逛逛走走吧。」

第一站 安平古堡
由於西浦一行人比賽地區剛好在台南,所以就在這個區域附近閒晃,
「哇,有砲台耶!」田島立刻衝上去,還好阿部眼明手快攔住他,
看也知道這個笨蛋心裡想的是什麼,
「你可別想給我爬上砲台,那可是破壞古蹟!」花井在旁邊沒好氣,

「嗚克不尼了速拉喔木---」我快被你勒死啦阿部,這是田島沒人聽得懂的哀號。

古色古香的建築,宏偉斑駁的城牆,在在述說著那段悠遠的歷史,
畢竟都是些血氣方剛的少年,所以逛個古蹟就差不多快要不行了,因為感覺很無趣。

後來去到老街,大家看到各式各樣的台灣小吃才開始有些精神,

「虱目魚粥?!」眾人都非常好奇,剛好也肚子餓了,所以每人叫一碗來吃。
「好香好好吃喔!」一致的讚嘆,鮮甜的魚肉跟美味都浸潤在米飯裡,每個人都吃得碗底朝天,
這時巢山突然「唔喔!」糟糕,噎到,
「你吃那麼快幹麼啊,那有魚刺耶!」西廣在旁邊大叫,一陣兵荒馬亂,
還好之後沒有大礙,巢山不免被志賀老師唸了一頓。

不久,經理筱岡指著一個店面的招牌問說是什麼,經過翻譯讓大夥兒一陣冷汗,
---棺材板,棺材的板子?!這能吃嗎這?!
筱岡禁不起好奇心所以就買了一塊來嚐嚐,怎樣怎樣在旁邊的大家七嘴八舌,
「還蠻好吃的耶!」筱岡說著,一邊把拿著刀叉的手移開,
炸的酥脆金黃的麵包 中間倒上濃濃的濃湯很誘人。
原來這就是棺材板,真是有趣。

走了一段距離,西浦一行人頓時都皺了眉頭,
「唔,你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泉?」榮口開始捏著鼻子,
「好、好像,是,東西壞掉……」三橋在旁邊也有些受不了,
田島往前走,「好像是吃的耶!」全部的人都來不及阻止,堂堂三壘手就已經衝向攤子,

「田島你別靠近我啊啊啊!」突然田島的十公尺之內都沒人敢靠近,那味道太濃了,
「嘿嘿,別這樣嘛!」田島硬塞了一盒給濱田,
然後轉身,「啊-」結果三橋直覺反應張口就被塞進那充滿奇異味道的食物,
「好吃吧!」田島嘻嘻笑著,三橋點點頭,雖、雖然味道還是難以適應。

看到三橋點頭濱田也大膽吃了一塊,咦?!還真的蠻好吃的!
回頭剛好看到皺著眉頭的泉,不假思索的也塞了一塊給他,
「嗚!」是很好吃沒錯,但是那個難聞的味道直衝鼻腔加上又很燙口,
當濱田還呆呆的頻問說「好吃嗎?」的時候,泉邊流著眼淚趕快去找水或飲料,
等等濱田你就死定了!!!

讓每個人有的喜歡有的還是怕到不敢吃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臭豆腐啦!

在嘻笑打鬧間,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下午時分,似乎比較舒涼。

「咦,那邊好像很熱鬧?!」沖指著對面的車站講,似乎有人群在排隊。
「去看看去看看!」田島不改湊熱鬧的性子,
奇怪,豔陽高照的時候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在排隊?

原來今天對台灣來說也算是一個特殊的日子,民國99年9月9日,
這個車站剛好是台南永康站,跟保安站的車票今日非常熱門,因為永保安康取之意涵。

大家經過翻譯人員講解都有很大的興趣,正在想說要找誰去排的時候……
「咦,三橋人呢?」田島目光一掃而過卻沒看到自家投手的身影,
啊咧?!該不會迷路吧?!大家有些緊張,
「三橋怎麼在隊伍裡?!」筱岡驚叫,
欸欸?!三橋什麼時候跑去排隊的啊?而且快要輪到他了大家也來不及跟他講要多買,傷腦筋。

看著三橋慌慌張張的跑過來,原來是他迷迷糊糊不小心就跟著人群排進去,又不好意思突然跑開,
加上手上也只有台幣的零錢,所以只能買一張,這下大家可都哭喪著臉,
畢竟想要送家人的也有想送好朋友或是情人的也有,不多買幾張可不行,
最後,每個人都望著同個方向,苦命的隊長只好含淚認命去排隊。

其他人則是到附近一座公園稍坐喘息,還好並不用排很久,花井很快就拿著一疊車票回來
隨意發一發終於可以鬆口氣乘涼休息一下,

「三橋,這張給你。」田島拿著一張永保安康的車票,
「我、我」有,「你拿著就對了啦!」硬塞進三橋手裡。
「那、那,這張,給田、田島,」「好啊!」

三橋剛好坐在一棵大樹下,田島就順勢躺在三橋的大腿上,
「躺一下。」「喔、喔。」

陽光經過濃厚樹葉的照射變得柔和,蟬鳴並不因夏天慢慢隱去而退卻,依然引吭高歌,
秋風徐徐吹拂在兩人身上,感覺很舒服。

三橋看了看手上的車票,突然整個臉漲紅,久久不能自己,
「田、島。」
「嗯。」
「田島。」
「嗯。」
「田島。」
「嗯。」
兩人就在「田島。」「嗯。」這兩句簡短無意味的句子一再循環著,
田島只是雙手交握在頭部閉著雙眼,微笑,他從來不會去催促三橋想說什麼,
因為,他知道三橋要說的是什麼。

「…………悠、一郎……」小小聲,有些緊張,
田島睜開了眼,看著眼前滿臉通紅的三橋,
「你是要我親你嗎?」
「沒、沒……」搖了搖頭,更多的是不好意思。

田島笑開,左手臂攬過三橋的脖子,讓他低下頭,
如果不吻你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田島左手拿著三橋送的車票編號是1314,三橋右手拿著田島送的則是9999,

一生一世,長長久久。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大振同人] | 2010.09.23(Thu) PageTop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