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11](基円)你的名字(小O生日賀文)

[閃11](基円)你的名字(小O生日賀文)


  「早。」「早啊!」
此起彼落的招呼聲迴響在翠綠的迴廊裡,
啊,今天有考試!!!円堂在心裡哀號著,想也知道一定都沒唸,這下死定了。
該去找誰借筆記惡補一下呢?
正當円堂邊走路邊思考整個人神遊漫步月球時,一道身影猛然撲到他眼前,
「呀啊啊啊啊啊———」「親愛的円…嗚!」

碰!

円堂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就看到一具呈現大字型的屍體躺在腳邊,
可不可以狠狠踩一腳?!
還在想的時候,屍體已經復活,摀著臉一付被丟到冷宮的棄婦樣,
「円堂你好狠!」
「誰叫你要直接撲上來」手比眼還快真是抱歉喔。
聳聳肩,不理眼前還在講著以前円堂多可愛的某變態。

  回頭,「對了,基山你有抄筆記對吧,借我。」
基山笑咪咪的,「要借可以,親我一下我就借你。」
「那我去找秋谷借好了。」
一秒往另個方向走去,手馬上被拉住,円堂在心裡嘆口氣,
基山依然帶著那欠人扁的笑容,但是看得出來有些不開心,
為什麼會知道?円堂也說不出來。

  只是讓他錯愕的是,基山此時的表情,更多的不是憤怒,而是…苦澀?
一種拿你沒輒的無奈表情,卻又帶著,有點讓人牙疼的,甜膩感。
円堂頓時冷顫,不不不,一定是夏天太熱,熱暈腦袋才會出現這種亂七八糟的思緒。

  基山從包包裡拿出一整疊的筆記,「吶。」
円堂嘻笑,「謝啦。」
邊走邊用手擋著某人硬要湊過來說吻呢吻呢那噁心嘴臉。

  記得當初大學放榜時,看到那一頭紅髮的訝異,從沒想過會跟基山成為同窗,而且還是大學的,因為上了高中後,大家都各自分飛,邁向自己的目標前進。
甚至就讀同一科系,加入大學足球隊,真是孽緣,円堂輕輕嘖了一下,
怎麼以前認識的時候還以為他是好人?!
看著身邊像是黏巴達一樣隨時隨地都巴到自己身上的基山,
誰趕快把這混蛋帶回火星去啦!

  炎炎夏日的足球場
真是讓人有些吃不消,隨意把汗抹掉,突然覺得眼冒金星,
「円堂,你還好吧?」頭上一暗頓時清涼,是毛巾啊…
來不及回話眼前一黑,只聽到陣陣慌張的呼喊聲。

  眼睛睜開只看到潔白的天花板,猛然起身覺得頭重得像被石頭壓住一樣,喘不過氣,「不要這麼猛爬起來。」往旁邊看,是基山,手上還拿著水杯。
基山鬆口氣,看著眼前總是元氣十足的笨蛋突然倒地不起幾乎要嚇出心臟病來,
円堂傻笑著拿水猛灌,真是差點沒渴死,
「你到底會不會注意自己的身體,竟然中暑?!」
看著眼前憤怒的基山,円堂以為自己眼花了呢,沒想到平常看起來吊而啷鐺的他也會有這樣嚴肅表情的一天。
  耙了耙頭髮,「只是忘記補充水分嘛。」
「忘記?!」這麼重要還能忘記?!基山覺得自己腦袋充血還外加內傷吐血。
基山臉色鐵青讓円堂內心吶喊這下死定了嗚嗚。

  因為平常嘻皮笑臉的人生氣起來才是最恐怖的啊。
唉,基山頓時覺得全身無力,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個笨蛋的腦袋到底都裝些什麼,
以前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熱血直線,跌跌撞撞,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看著円堂雙手合十道歉的模樣,心還是不自覺軟下來,
果然,先喜歡上的註定是輸家。

  下課後,基山跟円堂一起回到兩個人住的地方,
是的,目前兩人同居中。
円堂把自己整個人甩到沙發上,呼地一聲,好累喔。
「基山,今天你煮好不好?」
看著円堂比平日無辜好幾倍的溼潤眼神差點讓自己以為鼻子又有紅色液體噴出來,
趕快轉過身,「好啦,你趕快去洗澡,別洗太熱。」
聽到身後的歡呼聲漸漸遠離,基山才覺得原本快了好幾拍的心跳回穩,
當初怎麼會答應円堂跟他一起住呢,欲哭無淚。

  円堂洗好澡基山也剛煮好飯,兩個人就座吃飯,一如往常,
「你別吃太快,會噎到」翻白眼,「別給我在飯桌前打瞌睡!」
總覺得自己快變成老媽子……看円堂瞇著眼睛點頭吃飯,抽搐。
  終於吃飽,円堂管他消化不良什麼的,睡覺去,中暑讓人疲倦,
一沾到枕頭就呼呼大睡,不省人事,可能連被綁走都不曉得。

沒過多久,喀啦,就有綁匪,喔不,是同居人跑來關心一下,
坐在床沿,看著睡得不成人樣的円堂,手輕輕撫在他額頭上,
還好,沒有再發熱了,基山頓時放下心中的重擔,
緊盯熟睡的円堂,「什麼時候才能讓人放心啊…」
或許基山更想問的是,什麼時候,你才會喜歡上我?
  「守、守……」小小聲呼喚著不敢光明正大表達的感情,
自己怎麼會變得這麼膽小呢?嘆口氣,步出房門。
只可惜,走出房間的人,沒有注意到床上的雖然緊閉雙眼,臉卻紅得嚇人。

  
  風雲變色,這是基山最近的寫照,
一個禮拜,整整一個禮拜,完全沒辦法碰到自己的同居人,
突然覺得自己蠻有耐性的,基山自嘲地想。
從円堂中暑的第二天起,變化劇烈到讓他措手不及,
早上出門時,円堂已經不見人影,印象中可不知道原來某萬年賴床竟然可以這麼早起床;下午放學回到住處,要嘛就只能對著房門大眼瞪著「非請勿進」的牌子,要嘛就是房門大開不見人影,等到半夜11.2點才聽到開門聲。
兩個人是同系的,就不信遇不到,結果基山差點吐血,那快要被自己的眼神雷射光射穿的某白痴竟然都上課鐘響老師到講台要點名時才進來而且還坐在第一排,之前什麼時候那麼用功過?下課鈴聲才第一響就衝出教室,好像身後有什麼毒蛇猛獸在追似的。
好,那足球隊練習活動應該躲不過了吧,但是卻讓基山有快腦中風的預感,
為什麼円堂一到足球場就巴著經理藤田不放?不然就是一直找山城聊天,練習賽更詭異,是老天爺眷顧円堂還是唾棄自己,不論是抽籤兩人練習或是紅白對賽,他完全都沒跟円堂照過面,理所當然,練習時間一結束人又跑得不見蹤影。
  很好,非常好,真是太好了,看你還能躲我多久,基山冷冷的笑著。

  呼,趴在桌上,「円堂,你還好吧?!看起來氣色很差耶!」
同學秋谷坐在旁邊,平常總是活力十足的人突然沒啥精神讓人很不習慣。
「沒什麼啦……」有氣無力,
「看你這樣還沒什麼,你最近怎麼沒跟基山一起?情侶吵架喔?」
只是一句玩笑話,卻,噗,弄的滿頭溼,秋谷滿臉青筋又無奈,
「你很髒耶,円‧堂‧守。」
「對、對不起啦,誰叫你胡說八道!」「開開玩笑也不行?!」
兩個人正在嬉鬧時,秋谷突然覺得一股冷顫,抬頭,僵住。
「怎麼了秋谷?」
「沒、沒什麼,哈哈」乾笑。
剛剛是錯覺嗎,怎麼上一秒好像看到地獄,秋谷抖了好幾下,決定還是跟円堂保持點距離,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看著円堂身後燃起熊熊鬼火的某人,好可怕。

  大家都發現人稱微笑王子的基山浩人,這段時間大大地不對勁,
基山習慣性不論面對任何人事物都是用一貫的笑容面對,所以迷倒不少女孩子。
只是最近,怎麼看到基山的笑容讓人感覺心驚膽顫,全身好像包在冷凍庫裡,
尤其是笑得越溫柔反而讓同學師長感到更恐怖,大家都有種反射動作,差點想要跪下來說「大爺求您大發慈悲別再這樣笑行不行」,哀號遍野。

  「乾杯!慶祝勝利!」
鏘,十幾個杯子互相撞擊發出清脆聲,顯示著大家的興奮跟激動,
今晚,足球隊在居酒屋舉行冠軍慶祝會。
「太好了終於拿到夢寐以求的冠軍獎盃!」
円堂臉紅著跟大家互相聊天打趣,不會喝太多嗎?基山在對面皺眉想著。
但是円堂就好像刻意迴避基山一樣,從慶祝會開始到結束都沒有跟基山講過半句話,
其實是知道他的眼神都在自己身上轉,但是就是不想去看他,一煩躁不自覺就喝了很多,卻忘記,自己的酒品,似乎是,差了這麼一些……

  我是招誰惹誰了我?!基山覺得快抓狂,看著旁邊的某醉鬼,真想直接把他丟在垃圾堆走人,「我、我,我還要喝———」
「喝你個大頭鬼!都醉成這樣還喝!」氣到破口大罵想來還是第一次。
邊扶著円堂邊走到住處門口,正當基山吃力的要從口袋裡拿出鑰匙開門時,
「基山…」嗯?一抬頭,「我想吐……嗚嘔……」
「…………円‧堂‧守!!!!」這下子連殺人的心思都有了。

  臉黑得跟墨汁沒兩樣的基山把吐得一塌糊塗的円堂拖進浴室,連同自己一併洗乾淨,看著沾滿嘔吐穢物的足球衣,這下要請經理再幫他訂一件。
因為氣到不行,就直接把爛醉円堂甩到床上,卻忘了那是自己的房間,
「唉……」基山覺得自己好像把十年份的嘆氣都在這段時間給嘆完,
坐在床邊,看著滿臉通紅的円堂,手小心翼翼碰上他的髮梢輕緩撫摸,
如同自己對他的感情,是這樣的膽小怯懦,一點都不像當初狂放高傲的自己。

  「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守?」
扶著額頭,這個疑問基山以為一如往常的,只有空調轉運聲,嗡嗡地回應。
突然,円堂眼睛睜開,讓基山心裡著實驚了一下,隨即裝作若無其事起身,
衣角卻被拉住,看著渾身酒氣的円堂,今晚的同居人,有些奇怪,
詭異靜謐的沉默迴繞在兩人之間,「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沒課。」
基山忍不住先投降,閃過眼神,
「你,別再叫我的名字。」酒味從對方口中竄出無情的話語,
身體一頓,原來,自己已經讓円堂這麼討厭了嗎?
「基山,看著我,」有些彆扭的語氣果然不是平常的円堂會有的姿態。
  「你知道?」原來遲鈍的他,不是那樣矇懂無知,
「知、知道什麼?」歪過頭,円堂一臉迷糊,
然後,円堂的臉更紅,睜大早快閉上的眼睛,「我、我當然,知道。」
「你、你每、每次都偷偷叫我的名、名字。」
聲音迴響在房間的每個角落,基山此時的心情只能用驚嚇兩個字來形容。

  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沒有被發現就能繼續陪在円堂身邊,難不成,這次兩個人真的要走到盡頭……
  正當基山握緊拳頭要說出好我以後絕對不會出現在你眼前的時候,
就聽到旁邊円堂小小聲的一句話,
「誰、誰、誰叫,叫你…都講、講得…這麼…溫柔……」
看到床上那一團不知道該說球還是人的物體,基山好像被石頭砸到般感到暈眩,
剛剛,円堂說什麼?
「円堂,你剛剛說什麼?」
「沒、沒說什麼,我要睡覺!」
然後又翻過去背對基山,但是紅到不行的耳朵卻暴露了這一切。
有些激動,有些期待,拍拍那團被子,
「円堂,円堂。」
「別吵我!」
「叫我的名字,一次也好,」就算是趁人之危也無妨。
円堂翻了過來,眼睛快要閉上神智不清,
「基山」
「不對,是名字。」
「基……山雞……烤山雞好吃……呼嚕……呼……」
「………︱︱︱︱︱」
基山浩人,活到今天為止,終於知道愛上円堂 守,是多麼痛苦又欲哭無淚的事情。

  隔天早上,嘶,円堂睜開眼睛就是陣陣劇烈疼痛,唔,好像喝過頭了。
起來,看著迥然不同的擺設楞了五秒,啊,是基山的房間,
這下傻眼,敲敲頭,昨天應該沒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吧?!

  抬起頭,一杯牛奶在自己眼前晃,「先喝牛奶醒醒酒吧。」
「喔,謝謝。」看著面無表情的基山,或許、也許,什麼事情都沒有……
感覺有點怕怕的,可眼前的基山毫無異狀,還煮了早餐拿到床前給他,
這應該是再正常不過的早晨,卻讓円堂渾身不對勁,
是什麼呢?正在努力戳培根思緒已經跑到千百里遠神遊,
「円堂,培根快被你戳爛了。」無奈,吃個早餐也可以恍神。
嗄?円堂茫然望向基山,還是那一貫的表情,
但好像在湛綠澄澈裡看到名為溫柔的流光,
嚇!円堂趕緊回神狂吃,一定是自己看錯了,沒什麼沒什麼。

  就這樣,兩人又恢復以往的生活模式,眾人終於鬆口氣不用再過著變成冰棒的日子。
  「円堂人呢?」一進教室基山就在問,明明有看到人怎麼一下就不見。
「他好像被沙奈叫出去。」「或許是告白喔!」
喔喔喔喔,全部的人都在起鬨笑鬧,基山一臉陰沉往外狂奔。

  跑到外廊拐彎處緊急煞車,因為聽到交談的聲音,
貼著牆壁望外,基山先看到女孩子的側面,陽光照射進來,兩個人影。
「円堂學長,我喜歡你。」女孩子鼓起勇氣的臉龐,最是動人,
那麼,背影的答案?基山屏息以待,從沒這麼緊張過。
円堂錯愕,有點苦惱,抓著頭帶就是習慣動作,
「呃,沙奈,我……」下文都還沒出口,咦,一陣天旋地轉,眼睛看到飄揚的紅色髮絲,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被基山抓在身側,重點是,他、他、他竟然握著自己的手?!
  這時的円堂腦袋已經運轉無能,眼睜睜看著,
「円堂,是我的。」
誰?誰是你的?
沙奈感到迷惑,「基山學長,円堂學長他…」
基山握緊円堂的手不讓他掙脫,「守,是我的。」
「閉嘴啦你混蛋!」円堂終於回神開罵。
但是臉紅的他一點震懾力都沒有,只能看著學妹掩面哭泣跑走,啊……
  

  「你到底在想什麼基山?」火冒三丈都不足以形容円堂現在的心情。
「應該是我問你才對。」基山步步逼近円堂,將他弄進牆角,手放在兩旁,
看你怎麼逃,基山勢在必行的眼神讓円堂整個人寒毛直豎。
「我,我剛剛又還沒……」眼神閃爍,円堂第一次遇到無法舒緩的壓迫感,
「為什麼不馬上拒絕她?」
「誰,誰說我不……」
「你明明喜歡的是我!」
円堂指著眼前笑得很邪惡的基山,差點啞口無言,
「誰喜歡你這個變態啦!」超自戀這人。
「那又是誰半夜總是開我房門偷窺?!」
「…………」轟!這下円堂百口莫辯,
自從跟基山鬧僵之後,円堂發現沒有他在自己周圍好像少些什麼,感覺有些空曠,心裡其實有股聲音在告訴他,是寂寞。
  可自己又不願承認那紛亂的心情,當基山無法進入自己房間後,円堂總是在半夜習慣性醒來,不自覺地走向基山房間,悄悄打開房門沒進去,看著熟睡的背影……

  基山笑著靠近円堂的耳側,「而且我還聽到……」
「你什麼都沒聽到變態!」這就叫典型的虛心先聲奪人。
「明明就聽到你叫我的名字。」基山笑到瞇起眼睛,看著想要落跑卻一點也沒辦法的小兔子,心情大好。
「你給我滾開」咬牙切齒,円堂終於產生怒氣,
基山挑挑眉,「可以,你現在叫我的名字我就放開。」
還給我得寸進尺這渾帳啊啊啊啊,要是現在手裡有兇器一定狠狠砍下去。

  感覺彆扭又有些不甘心,円堂靠近基山的另一側,「……」
「太小聲應該大聲點。」
「我有講就已經很好了別要求太多!」面紅耳赤。
怒瞪頻頻傻笑的基山,或許現在就可以很容易地把他踢到外太空去,円堂心想。

  看對方邊跳腳邊迅速離開,
沒關係,我們還有很長很長的時間,在一起,基山微笑緩緩步出走廊。

浩人

呼喚你的名字,是因為把你放在心底,佔有一席之地。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1.07.31(Sun) PageTop

自我,片段

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
輸入密碼

Category [在墳墓上起舞] | 2011.07.13(Wed) PageTop

INAZUMA ZONE V2-超短心得(黑,慎入)


因為我看到大部分都講說活動辦得不錯,
所以我描繪的純屬個人觀感,請不喜者千萬別點入閱覽謝謝。


先來V2的入場證...
V2-1
V2-2



這場閃電only場是我決定成為自己參加的最後一場only,加上要拿之前預定的特企(也有幫朋友訂)

只是沒想到卻成為我最難熬也算是最難忘的一場吧。

大概是10點40分到,也有想到說會要排隊,可沒想過竟然排了將近三小時,是的,我快1點時才進場......

禮拜六那天熱的嚇人,當然澆不熄同好的熱情,怪只怪我忘了帶水。

至於抱怨什麼的就不怎麼想提,因為排到後來其實腦袋一片空白,

比較感慨的就是,我覺得自己喜歡的東西應該是本人參與跟朋友同樂,而不是請父母幫忙排隊,甚至遞水買早餐,

也有看到家長不忍心自己孩子在炎炎夏日下苦等跑去對主辦單位的工作人員大罵,這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好不容易進去了,可惜場刊什麼的都已經賣完,我以為門票會折抵的,

之前我參加某only場場刊門票賣完就從100元變成50元當作入場證明,不過V2場或許有成本考量,仍同樣價格。

謝謝朋友先幫我去排特企,否則我一進場其實就差點沒有任何力氣再繼續走了,


說真的,耕莘真的不大,所以管制人數這些我都能接受,可當我一進去其實蠻傻眼的,

把在攤子前排隊跟逛攤子的同好省略不計,有大半的人都直接席地而坐看起本子來.....

我覺得這樣不太好,因為場地本來就小,如果已經確認逛完真的可以考慮先暫時離開場地,

但要是主辦單位有其他活動卻沒有確切時間公佈那又另當別論,不過這就造成場外排隊過久的主因。

主辦的難處,跟同好間的交流要取得平衡還真的蠻困難的。

還是要說,主辦單位辛苦了,謝謝。


特企----(第一次買到這麼豐富的特企,主辦單位真的非常用心)
V2-3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心情寫真(遊記/雜)] | 2011.07.11(Mon) PageTop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