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宣傳-作者:緋炎纓]閃GO天京同人本--那些年,我們度過的歲月

  終於!

某A的朋友纓要出本子啦!!!!(灑花

主打現在非常熱門的閃11GO喔!

目前在預備階段,預計11月中會展開印調,到時我會把連結接過來並且把相關資訊拉到公告下方置頂一段時間。

請喜歡天京的朋友們千萬別錯過囉!

纓的故事很多元化,有時揪心到讓人想打作者(喂),有時又歡樂的吐嘈滿點(喂喂)。

大家可以去她的部落格看看---

擁抱著風與劍

至於同人本宣傳相關文在此---

閃GO天京同人本--那些年,我們度過的歲月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推廣宣傳] | 2011.10.24(Mon) PageTop

[基円] 奧賽羅症候群 (黑暗,請慎入)

*注意:黑暗元素濃厚,請慎入*
*十年後設定*

I .徵兆

円堂剛回到家,脫下外套丟在沙發上,隨手按了電話的答錄機通話鈕,

「親愛的,我今天公司還有事情沒忙完,會晚點回去,記得自己準備晚餐來吃,千萬別餓肚子,BYE———嘟嘟嘟嘟」。

無奈搖頭,成熟男人的軀體卻還保有帶些稚氣的臉龐,最近夏未似乎很忙呢…

「希望她記得吃晚餐才好……」比起忙碌的太太,身為教師的自己作息還是比較正常。

  打開冰箱看著裡頭有什麼可以簡單煮食的,抬頭望向廚房,突然有種心悸感,

覺得好像看到流理台底部緩緩流出某種不知名的紅色液體。

  搖搖頭揉揉眼睛,他再看一次那個方向,還是潔白如新,一如往常。

「應該是眼花了…怎麼可能有那種奇怪的東西……唔,要吃什麼好呢…」

自嘲多心跟恍神,埋頭搜尋冰箱裡的食物,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電話聲響。

一手去抓旁邊的電話,另一手還在搜刮東西,

「喂,你好這裡是円堂家。」

「噗哧,聽到円堂說這句話還真是怪不習慣。」

低沉的笑聲,既往的熟悉,是誰…?

「是我,基山。」

好像知道通話的那方正在絞盡腦汁搜尋人影,乾脆主動告知比較快。

「啊,是基山啊,你這個大忙人怎麼有空打電話給我?」

基山現在是政府機構生物研究中心有名的學者兼教授,想要碰面更是難上加難,上次能在球場相遇簡直是驚喜,看見一副充滿知性氣息的他,連自己都能感受到原來時間過得這麼快。

「今天有空嗎?」

「嗯?」

「一起吃個晚飯?」

円堂抬頭,時鐘標在晚上七點整。

「好啊,正好夏未不在我正煩惱晚餐要怎麼解決好。」

頓時話筒另一端傳來戲謔的笑聲,

「原來剛好太座不在,可以偷溜出來啦?!」

「敢取笑我等等有你好看的,待會見。」

匆忙問了地點,掛上電話前似乎還隱約聽見基山令人氣結的取笑,拿上鑰匙跟外套,

  喀拉,門,開啟。



II.嫉妒的伊甸園



  是什麼在心頭萌芽?是滿目紅蓮。



  基山 浩人抓緊手上的一張紙,就像是想要碎屍萬段般的蹂躪,

想大叫想抓狂想搶奪想破壞,內心掙扎交戰。

  他的眼裡充滿那張紙的顏色,滿眼的紅,扎得刺眼,豔得痛恨,

「你,是我的,我的,我的,円堂 守啊……」

猶如嘆息般地自言自語邊舉起手,將紙放在酒精燈上,緩緩燃燒,灰飛煙滅,

藍色的火焰,猶如他的目光,變得更為幽藍,更為深黝。

  心裡那條名為嫉妒的毒蛇,吐出鮮紅舌信,嘶嘶作響。



※ ※ ※

紛亂的客廳,碎裂的玻璃,畫面停格在,男人的身上,

有點急促的呼吸漸漸緩和,雙眼微瞇,嘴角微微上揚,

冷冷的棕色眼珠瞪著自己,卻再也沒有獨佔的資格,只剩下僵硬的軀殼。

  興奮的熱度還沒辦法降溫,高得嚇人。



  吶吶,這是我對你的愛啊……

※ ※ ※



「咦?前輩你的白袍弄到什麼東西?」內藤盯著眼前已經享譽國際的基山 浩人,

用手指想把那東西摳下來,卻被對方閃過去。

好像是皮㞕之類……

「沒什麼,可能在處理場不小心沾到的。」基山一貫溫和的笑容。

內藤一臉疑惑,「今天有做什麼活體實驗嗎?」

  有時候生物中心會需要做些活體試驗,不過記得這幾天應該沒有才對,

「不是,是前陣子的,一忙就忘記處理掉還放到有點腐敗真是傷腦筋。」

帶著些許苦惱的模樣,要是被女研究員看到又會尖叫一陣子吧。

  「今天前輩看起來很開心。」

有嗎,基山邊講邊走出研究室,眼鏡後方的神情曖昧難辨,但可以從動作看出,

真的是非常愉悅,心情好到不行……內藤想。



  步出走廊,中心後方的小型焚化爐正在運轉著,發出轟隆轟隆的巨響,

脫下外袍,直接丟進爐子裡,轉過身,沒想到還是不小心露了餡,

太過開心顯露於外表,基山一點都不在意。



  因為妳什麼都得不到,一丁點都不會剩下,不會留給他的,絕對不會。



  最後一截衣角,霎那間成為灰燼。



  伊甸園的蛇將蘋果獻給夏娃,是為了得到亞當。



III.解構崩離的真實

  拿起話筒,聽到另一端焦慮的聲音,

「浩人,怎麼辦…我找不到夏未,已經連續兩天聯絡不到她人,到底跑去哪啦…」

別著急,我馬上過去,斷了通話拿起大衣,離開。

  

  到了円堂家,就看到眼前的人有些憔悴更多的是不安,

「浩人,好奇怪,我有收到夏未的答錄機留言,但是我打她手機都直接進語音信箱,已經兩天這樣了……」

思緒充滿困惑跟疑問,卻不知道自己心愛的太太怎麼突然人間蒸發,毫無訊息。

  可是更讓円堂不解的是———基山 浩人的表情,

無法形容的面貌,感覺很模糊,明明還是那溫煦的面容,為什麼自己感到害怕?恐懼?

還有腦海裡喧囂著別靠近這個人的警鳴聲嗡嗡迴響。

  基山靠近円堂,兩人間只差了三十公分的距離,

「浩人…?」

「你確定,那女人只有失蹤兩天嗎,円堂…?」

慢慢一字一句從嘴裡吐出的話,讓円堂全身緊繃。

什麼?不是才兩天嗎?

「對啊…兩天……不是兩天……嗎…?」

混亂,完全的紊亂,円堂抱著頭,開始自言自語,

「不、不對,是十天?還是一個月?還是…夏未到底去哪裡了…」

  看著眼前驚慌失措的円堂,基山依然是同樣的表情,

一樣的平和,一樣的淡然無波。

靠近円堂耳邊,円堂的眼尾視線瞥到,那嘴唇,紅的眩人。

「不,你錯了,是一百一十八天。」

  円堂茫然看著前方的男人,腦袋完全空白,混亂不足以說明一切,

只剩下全然的白霧,像是處在迷宮的十字路口,搞不清楚正確的方向,

應該說,何謂真相。

  為什麼他笑了?為什麼自己認為的知心好友,笑得令人發悚?

突然,頭一陣劇痛,痛到自己想要在地上打滾,無法再進一步思考,

畫面像是影片般一幕幕硬生生打進腦袋裡,無法吸收承受,龐大的衝擊。

  夏未已經失蹤很久,很久,

  曾經,有過的恐慌,還有茫然,

  曾經,打開門看到的那一大片紅影,

  曾經,看到那人的笑容,沾著點點朱漬站在自己面前,

  嘴巴微開,說、說什麼?說……

  「円堂,你是我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無法負荷的實像衝破了疑惑,擊潰了思海,

「不、不是真的,不是…不對……不…對……」

雙臂抱著頭,步伐踉蹌走進廚房,那一道道的痕跡好像活生生出現在自己眼前。

  想要閉上眼睛,卻聽到緩慢靠近自己的———

在光滑亮麗的磁磚上,裸足滑行的踱步音,猶如蛇的爬行聲,冷地發顫。

  「守,睜開眼睛。」

像是被惡魔詛咒的低語,睜開已經空洞的眼神,沉進一片藍色多瑙河,

旁邊是一門檜木櫃,「你看看,這個櫃子很漂亮對吧。」

「是,是我跟夏未去挑的…她很喜歡……」機械式的回話,

基山只是笑笑,那赤檜木的觸感,好得嚇人,

「顏色很漂亮」

白皙的手在円堂旁來回撫摸櫃門,隨意搭話。

「對,很漂亮,很紅……」

「是極致的紅,對不對,我的守。」

円堂不自覺望著櫃子看,有基山的笑容,有那紅……

紅得豔麗,紅得鮮活,紅得像……

夏未的笑容。



  円堂瞠目而視,手微微顫抖指著眼前笑得溫柔的人,是誰?

整個人瀕臨崩潰的極限,名為円堂 守的世界分崩離析、瓦解,再也拼湊不出完整。

  基山輕柔地將指著自己的手緩緩包覆在自己雙手手掌心裡,靠近自己的唇,

像是對待最珍貴的寶物,獻上最至高無上的,吻。

  円堂開口,卻發現喉嚨發不出聲音,胸膛速上下起伏,感覺快要爆炸。

  只見,那滿山遍野的紅蓮,在眼前一一盛開,綻放。

  下一秒,陷入漆黑的夢境。



VI.重新組合的虛妄

開門,一陣冷風撲面而來,哈啾,揉揉紅透的鼻子,外頭降下第一道雪,

円堂才剛回到家,隨手按下電話答錄機通話鈕,扯了扯領帶,今天開會好痛苦。

「円堂君,我今天公司還有事情沒忙完,明天才回去,記得自己準備晚餐來吃,千萬別餓肚子,BYE———嘟嘟嘟嘟」。

  啊,今天又沒辦法回來啦…円堂抓抓頭。

亮麗如新的磁磚,香味撲鼻的黃檜櫃,充滿暖黃色系的家,讓人喜愛。

  不小心發起了呆,後方迎來一股熟悉不過的氣息,

強而有力的手臂繞過自己兩側緊緊圈住,令人安心地想永遠依偎。

  蹭了蹭後頭溫暖的懷抱,看到自己肩頭搭上幾許紅色髮絲,

円堂轉過頭,對著男人,笑開。

  喀拉,門,關上。

---------------------------我是備註分割線---------------------------
參考:
奧賽羅症候群
http://www.kmu.edu.tw/~kmcj/data/8706/4014.htm


10/18修改

關鍵(其實是A自己要記得的POINT)
1.答錄機
2.黃檜櫃->紅檜櫃->黃檜櫃
3.鏡射效果(此家非彼原來的家)
4.嫉妒->毀滅
5.紅蓮為火,為地獄
6.循環(明天復明天)
7.偷情跟出軌的紊亂

Trackback [0] | Comment [4]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1.10.18(Tue) PageTop

2011-10-16 英雄本色 Tiger & Bunny ONLY 遊記

  原本想先寫文的,可是依我的個性要是現在不先把遊記寫完,明天就沒動力+忘記一半QAO。

今天跟朋友約9點在地下街集合,原本到的時候有些怕怕,因為還是暗的XDD

可是跟以往週末早晨三三兩兩來比,今天至少多了好幾倍的人!!!!!!!!!!!
(然後我在心裡OS----朋友快來喔喔喔喔好多人喔喔喔等等排隊就死定喔喔喔<-瘋了)

不過也還好啦,因為朋友是最近才迷上而我則是想要去看看(對手環很有興趣)。

  兩個人晃啊晃到博愛路馬上就看到一長串人龍,還好我們是從開封街過去的,要是從漢口街可能會看到哭XD

馬上排到最後面還暫時的羞恥play幾分鐘(工作人員講的,其實只是拿一下牌子)馬上由後面接手~

  其實算是排得很前面,只是太久沒這樣排幸好有朋友一起聊天,不然我真的會打起瞌睡+腰很痛。

主辦單位很辛苦而且很用心,可能是看到人潮出乎預料,所以排隊時就先發手環跟場刊---

21.jpg

〔這是我跟朋友的手環,不好意思都成年了,毆〕

  後來才想到應該厚臉皮跟前方的美少女借一下拍未成年手環超PINK!

不過主辦單位可能沒想到竟然會來了這麼~多人(我覺得應該都驚悚了),所以11點進場時還是有Delay個半小時,

我該慶幸現在是快冬天的時節,至少不會覺得熱,想到之前那場閃電ONLY我整個人就是眼神死+魂飛魄散......

  在進場前又看到那位在CWT28印象深刻的帥氣虎大叔,可惡其實我很喜歡他但是沒勇氣請他給我照一張囧

而且還幫忙指揮隊伍,大家都心花朵朵開吧我想(笑)。

  還是想要Complain一下,我真的真的非常痛恨插隊這件事情,原本前面兩個兩個就已經排好了,

結果我跟朋友前面的兩個又另外多了四個人出來是怎樣......後來主辦有來趕人(真的很謝謝辛苦眾STAFF)。


  雖然光圈的空間比耕莘大些,不過對這場盛大的ONLY場來說還是不夠啊啊啊啊(擁擠意味)

幸好沒買大手的本子,看著良子大那一長串人潮我就囧了,還有伯樂巷......

  來講講遇到的朋友們~

〔To 二度〕
  沒想到剛剛好碰到二度顧攤,好開心(灑花,原本擔心自己會認錯人的(這人超健忘)

說真的,我很喜歡二度的畫,所以不論二度畫什麼就算是我沒接觸過的都會愛上啊(真心話),

這次的明信片讓人耳目一新,原來也可以這樣呈現,正面背面感覺更立體,而且觸感好棒(品質超好意味),

希望下次二度有機會再出本子一定要算我一份,怎樣都要去訂一本!!!!

  原本還想買透子做的印章,結果已經賣完了(哭泣。

〔To 阿狼〕
  看到阿狼我就後退三步啊啊啊啊,超正美人一枚,讓我不敢直視超害羞-///-

真的對阿狼很不好意思,一直打電話找妳,在行進中匆促交換光碟沒辦法聊到什麼,

覺得阿狼在我心裡的形象又不太一樣了(毆。

希望下次聚餐可以好好聚聚聊聊。

〔To 阿藤〕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好像在攤位上看到阿藤(那明顯的裝扮妖嬌的姿態,毆)

所以為了看是不是阿藤還跑去翻一下雷雷的本子某蠢蛋就是我(被揍),原本想買的可惜預算不足...

  以上~這次認親比較少XD

  再來是T & B等身大人形立牌,原本以為臉部會挖個洞讓人進去照的(噗)。

22.jpg
23.jpg

  趁沒人在前頭時趕緊照個兩張。

  還有去玩轉蛋初體驗,跟朋友動作快趕緊在逛攤子前去換代幣轉,因為大家都太瘋狂,

我轉完沒多久就已經全部轉完沒得轉了@@!

  〔轉到藍莓瑰跟牛角〕
24.jpg
  
  覺得徽章的品質還不賴,朋友是轉到Bunny跟另一個忘記了囧(忘記拍照的笨蛋。

  結果兩個人只在場內待不到半小時就出場啦刷新進出場最短時間紀錄!!!!

  沒辦法太累了,昨天沒睡好今天整個精神不濟T_T

  在地下街吃完午飯就閃人回家,我從下午2點睡死到7點囧。

  我覺得手環真的很棒,而且因為有特殊設計還真的不論怎麼撕都會有毀損,非常有意思。

〔正面〕
25.jpg
〔接縫處〕
26.jpg

  不用擔心被冒用的問題,只是可惜沒辦法用再大場次就是了......

  最後是成果大合照

27.jpg

  場刊雖然小本但很精緻,右邊是二度的明信片真的非常棒!!!
應該會有加印,向隅的朋友可要注意別錯過囉~
  手環我用剪斷的比較能保持完整性。

  好好收藏做個紀念。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心情寫真(遊記/雜)] | 2011.10.16(Sun) PageTop

[洛円] 誘惑 (R18請慎入)

[洛円] 誘惑 

*注意:R18請慎入*

  「嗚……嗚嗯……」嚶嚀的鼻息聲在廚房裡迴響著,
円堂的腦袋整個成為漿糊,完全思考不能。

  剛剛不是在準備情人節晚餐,怎麼準備準備變成現在這種窘況?!

「你不專心喔…守……」
狠狠咬住円堂耳垂,聽到對方突然高亢的喊叫,洛可可嘴角微微上揚。

  抬起頭看著在流理台前半仰的円堂,
迷濛充滿霧氣的雙眼,紅潤的雙頰,圍裙底下結實有力卻又極具曲線的裸體,
  這真是最棒最極致的頂級饗宴。

  吻上溼潤的嘴唇,將舌頭與對方的舌尖糾纏,淫靡水聲緩緩擴散,
將円堂的齒間一一舔過,像是要深深進入他的喉嚨般,瘋狂,
緩慢更緩慢的動作,舌尖舔過舌蕾更令對方喘不過氣來,太過激情太過狂放。

  「嗚……不……嗯嗯………」
腦袋缺氧無法呼吸,円堂臉頰越顯紅豔,鮮紅欲滴的嘴唇更讓洛可可想要就此吻著不放,

誘人熱情的吟哦令男人亢奮,「洛…不嗯嗯……」
嘴唇到了頸部,細緻的紋理吸引人在那上頭留下永遠的情痕,緩緩舔舐著,銀絲在後仰的細長脖子留下狂野的光痕,魅惑視線。

  洛可可像是壞心的獵人,把獵物弄到無法自制卻又不給一刀痛快反而繼續逗弄著他,円堂感覺好熱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看到円堂含著求救的溼潤目光,就算平日一向體貼的洛可可也無法避免變成猛獸,
「可惡……你只能在我面前這樣…知道嗎…守……」
「啊!」
円堂驚叫,洛可可狠吸住他硬挺已久的紅色果實,被冷落的另一邊用著手指撚挑扭轉。
「不…不要……洛…可可……嗚嗚……」
太過刺激的反應讓円堂腦袋一片空白,整個人只能隨著洛可可的動作搖擺。

  「說,說你想要我……」不然就一直這樣喔。
惡魔低語誘惑著天使墮落,洛可可繼續凌虐円堂胸膛前兩顆可口的乳珠,
快,你快說,不安的心需要言語鎮定。
害怕,怕你被人奪走,怕你在下一秒消失。

  円堂似乎感覺到情人的不安全感,緩緩將手環繞上對方的脖子,
羞澀沙啞的聲線更顯情色,「我…我想要……洛可可……嗚啊!」
洛可可直搗龍門,含住円堂早已堅挺多時的火熱,讓他瞳孔急速放大,無法自己的尖叫,
劇烈搖頭,想拒絕卻無法抵抗,雙手無力地搭在洛可可肩膀上,
猶如載浮載沉的溺水者,想盡辦法抓住可以依靠的物體。

  「不…停……啊啊……嗚嗯……」
想要抑制自己如此羞愧的叫聲緊抿住嘴唇,斷斷續續的吟叫還是洩漏出來,
「快…快要……離開……啊啊啊啊」
眼前一陣白光閃矇了眼,弄糊了思緒,只剩下喘氣聲。

  「別這樣虐待自己,叫出來…我想聽你的聲音……」
洛可可溫潤的眼神也終於覆蓋上情慾狂野,再次吻上円堂帶些血絲的嘴唇,
円堂不知道,此時鮮紅的血,反而讓洛可可的瘋狂因子徹底釋放。

  「嗚嗯嗯……呼嗯………」
洛可可慢慢來到耳廓緩緩舔舐,從外到裡,從裡到外,連耳垂也不放過,輕咬撕扯,
充滿淫慾的象徵讓敏感的円堂全身顫抖,不自覺將膝蓋抬起靠近洛可可的腰,
直覺反射的撩撥讓洛可可更想用力蹂躪侵略,
渴望看到你的哭泣,你的眼淚,你的喊叫,你的擺動,都只屬於我一個人。

  「守…你真可恨……」可恨到讓人想一口氣狠狠吃掉,
因為情人不自覺的反應總能讓自己先雙手投降陷入瘋狂狀態,不甘心啊就這樣陷入。

  在円堂還迷糊混沌時,洛可可用背後圍裙的兩條帶子把円堂雙手往上綁住,
變成令人血脈賁張的誘惑姿態,
「円堂,你看起來好棒……」
「咦?!洛可…你作什……啊啊……」等到他回過神早已來不及。
巨大厚實的雙手滑過光滑的胸部,低下身子,洛可可的眼神充滿惡意的情慾,
含住那頻頻顫抖早已快要高潮白液滴滴流出的柱頭…
  「啊啊———」
高八度的尖叫聲,高高仰起的脖子,弧度化成半圓,令洛可可炫目。

  顯示著高潮的円堂,面紅耳赤偏偏又沒辦法用手遮住羞赧的表情,
嗚嗚,洛可可簡直是惡魔……在心裡吶喊著。
  站起身的對方,嘴角還露出些許白濁,更讓円堂血氣直往上沖的是,
洛可可邊盯著円堂的視線侵略直接,邊用舌尖將液體舔回唇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円堂只能滿臉通紅的在腦海裡循環大叫,
眼前的人到底是誰啦?!

  円堂狠瞪的視角,卻讓洛可可更為興奮,覺得整個人毛孔擴張,喧囂著想要。
「守好可愛…」
「誰可……嗚嗚……」
嘴巴又被緊緊吻上,身子一陣緊繃,因為洛可可的手已經伸到身後,那在高潮後變得稍微柔軟的菊穴,讓一根手指頭順利滑入。
  「不……」有點驚慌,
「別擔心,我不會讓你痛苦……」
雖然兩人情事不是第一次,但是十隻手指頭還是數的出來,
因為珍惜,所以不忍讓對方難受。

  內心還是渴望佔有,獨占欲的衍伸,最好的方式就是身體肌膚接觸,
只有進入你的體內,我才能深深感受到你的存在,真的在我身邊。

  整個身體已經有一半在洛可可懷裡,雙手被綁縛無法靠在台前,
完全沒辦法施力只能靠在對方身上讓円堂感覺更為緊張不安,
可現在已沒辦法思考其他事情,只能陷入名為洛可可的情慾漩渦裡。

  「啊啊…洛……不嗚嗯……嗚嗚……」
太過激烈的舉動讓円堂無所適從,覺得整個頭好像快要爆開,
「舒服嗎…守……嘖嘖……」
「舒……快啊……洛可……啊……」
邊舔著剛高潮過的軟莖,漸漸有了反應,
而後穴則是手指撫摸過皺摺,緩緩插入順滑的穴口,迴旋摳弄曲轉,
咕啾咕啾響起淫蕩的水漬聲。

  「啊!」
円堂突然像是被電擊般折起腰更依偎洛可可,雙腿更環緊對方的腰,明顯感受到情人的硬挺蓄勢待發。
  「在這裡是嗎?」
找到敏感點,洛可可加入三根手指頭瘋狂抽送,同時嘴巴亦沒閒下來繼續舔含円堂,
讓對方整個陷入完全失控無法自制的狂放情動姿態。

  円堂像是在沙漠裡乾渴的旅人,亟欲找到充滿水源的綠洲,
「洛可可……我要……快啊啊……」
要什麼円堂早就搞不清楚,只是叫喊著想要想要。

  對,跟著我一起瘋狂吧,円堂。

  終於,第二次高潮瞬間來臨,
望向眼睛無神沒辦法聚焦的円堂,洛可可輕柔吻上含有淚水的眼角,
深深勒痕的雙手解開束縛,將円堂轉過身背對自己。
「洛可可……?」
「守……」
噗滋,一股火熱硬生生挺進潤滑的後庭,
「啊啊…痛……」
驚叫一聲,想要脫離卻被強而有力的雙臂狠狠定住,
感到一陣緊窒極力想把自己給往外推反而讓洛可可更無法忍耐,
「放鬆……守……」
  円堂試著放鬆自己,「不…洛可可……不行……」
洛可可用唇輕點著潔白的背部,啜吻肩胛骨再來到腰部,緩緩舔吻,
  終於抗拒著自己的皺摺內部有些放鬆,一鼓作氣,將硬挺直直埋入最深處,
「啊啊……」
黏膜的糾纏以及円堂的呻吟讓洛可可剎那變成猛獸,再無法平和。
「守…守……」
一次比一次大力的猛抽,釋放自己最恣意的瘋狂。
「啊……啊……太…………太快……不……」

  想要看到你豔媚引誘的表情,洛可可將円堂翻轉成正面,膝蓋拉上肩膀,
一百八十度的旋轉讓円堂頭暈眼花加上過度的刺激差點暈死過去。
「不啊啊……嗚嗯……呼……」
這樣的角度讓洛可可進得更深,更猛,
円堂已經不知道今夕是何夕,只能靠在洛可可身上,慾海浮沈。

  「守…告訴我……舒服嗎…………」
舔舐著兩顆早已紅腫多時的乳粒,就是想將円堂逼到情慾的邊緣,
「舒…啊……舒……快…」
已經頂到円堂敏感點的洛可可就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拼命對著那處激烈抽送。

  「不……不要了…………求……」
難得的求饒反而讓人更想一次又一次的狠戾撞擊,
因為太過自制,反而更顯狂野。

  唇與唇的摩擦,舌與舌的糾纏,熱烈又情糜,
像是清冽的泉水,讓乾渴的雙方,想要更多更多,無法停止。


  「我…不要………不要了…………洛可可…」
哭泣的嘶喊,洛可可臉頰的汗水滴到円堂的胸膛慢慢滑落,
「快了…快了……一起……」
細嫩緊緻的內穴將自己腫脹的欲望團團圍繞環環圈住,真是令人瘋狂,
想要肆意索求的快感已經無法讓自己再有緩慢溫柔的念頭。
  
  緊緊扣住円堂的腰以及他瀕臨高潮的火熱,
輕輕抽出到外圍,想要把自己吸進去的入口猶如親密勾引不願讓人離開,
「守……」
想要把人撕成兩半的力道,狠狠打進。
  「不…不啊啊……」
最後,洛可可願意放過円堂,指頭剛放開就噴出一道白色線條,而自己也在円堂頻頻緊縮的內部釋放出灼熱的佔有。

  円堂目光失神帶著渙散,濃鬱又帶點暗沉的色調,微含淚光,讓洛可可又有些蠢蠢欲動。
  感受到體內的欲望再次漸漸膨大,円堂睜大眼睛感到不知所措,
「不,不行…」
洛可可將円堂抱到懷裡,走到客廳沙發坐下,
「啊嗚…不要……」
在體內的一停一頓又讓円堂感覺寒毛直豎,再做下去真的會死人啦!

聽到頭上低沉的笑聲,抬起頭就算想瞪也沒力氣,只能用哀求的眼光。
「不會再做了。」
聽到情人的保證讓円堂鬆口氣,開始點頭想打瞌睡,一放鬆頓時疲累席捲而來。

輕柔撫摸著円堂充滿汗水的黏稠髮絲和淋漓背部,讓情熱的激烈緩和下來,明早才不會覺得不適。
看著円堂身上的圍裙沒一處完好的煽情畫面,洛可可不禁苦笑,
以後得小心別讓円堂做些奇怪的事情,
免得自己像今天完全失控把人整個吃乾抹淨還有想繼續吃下去的衝動感。

  雖然自己很心滿意足,可是讓愛人累成這樣也是會心疼的,
抱起已毫無所覺完全沉睡的円堂走進浴室。

  不過偶爾來個一次,還是不錯……洛可可饜足地想。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1.10.13(Thu) PageTop

[纓生日賀文] 星月二部曲

(天京)Star 星光

呼哈,抓著亂糟糟的頭髮,睡眼惺忪刷著牙,
「天馬,你好了沒?上課要遲到了喔!」
嚇!一恍神竟然又花這麼多時間,頓時清醒,迅速梳洗完畢,衝啊!

  跟秋姊道聲早安急匆匆往外奔,嘴裡還咬著一塊土司,
途中必經的公園,慢下來,因為可以看到自己在意的人,
總是在櫻花樹下瞇著眼,也不知道是在打瞌睡還是故作帥氣…
那個人,劍成京介。

  「京介早啊。」
仍是那不以為然的表情,天馬早就習慣,還有另一個習慣,
把手中袋子裡的飯糰塞進京介手裡,「快點吃要遲到了先走啦!」
  自己疾速往前奔,也沒問說為什麼對方都不擔心會遲到,
兩個人持續這樣的模式,已經一個月又三天。
  
  忘記是哪天早晨,天馬發現京介都會在公園的樹下,後來每天每天都會看到他,剛開始覺得冒冒失失跑去問人家你在樹下當雕像是嗎這樣一定會被扁不太好,但是腦袋裡的好奇因子,一直在催促自己快去快去,過了一個禮拜終於忍不住厚著臉皮跑到樹下,問京介在這裡幹麼,還好有心理準備,果然對方只給了句關你屁事四字箴言。

  正想要摸摸鼻子走人,突然聽到咕嚕嚕聲音,咦?!
天馬先看著自己的肚子,不對,已經在家吃過早餐了,
馬上抬頭,睜大眼睛看著難得一見的畫面,就看到京介滿臉通紅抱著肚子。

  京介那副你敢笑出來就死定的咬牙切齒表情,讓自己只好憋笑到差點內傷還要故作鎮定,趕緊塞個秋姐習慣性準備的飯糰點心到對方手上然後離開,免得被蘭斯洛特一劍穿心。

  之後,兩個人就開始莫名其妙超詭異的這種日常模式。
有時天馬會想,京介幹麼都不吃早餐啊?
其實之後京介都有吃,那天只是忘記帶早餐,思考一直線的天馬總以為對方很可憐沒早餐可以吃餓肚子,天天塞飯糰給人家,也不管他的意願就落跑。

  為什麼不拒絕?為什麼不換個地方?這也是京介最近在思考的疑惑。
或許從兩人初遇相互對望的那刻起,就再也無法忽視直接坦率的視線,
直到那一天……
  「我喜歡你」
覺得自己可能腦袋燒壞才會講出這句話的天馬,
一臉你是吃錯藥表情的京介。

  兩個人默默無語,櫻花紛飛,剛好在認識的第一百零八天。

  接著就開始追趕跑跳碰的每一天,天馬的永不放棄,京介的瀕臨抓狂,
円堂監督只是在旁邊笑著說青春真好更令人氣結。

  劍成京介,又多了一個疑問,為什麼會喜歡上這樣的自己?
彆扭、陰暗、執拗又死心眼,怎麼想都沒有半個優點的自己…
那時天馬連思考都沒思考,只是露出一貫的笑容,
「因為,京介就是京介啊!」
  這個不是答案的答案,最後京介乾脆讓蘭斯洛特拿著劍去追殺那笨蛋至少可以令自己心情好些。

  「你別拉著我!」
京介被前頭的天馬硬拉著奔跑,搞不清楚東南西北,他只是說要帶自己去個好地方練習完已經是晚上七點,原本想回家卻被天馬逮到。
  「嗚!」
天馬突然緊急煞車,京介來不及反應整個人撞上背後。
  「到底在搞什…」
一抬頭,後面的言語消失,就看到眼前一條小河流,波光粼粼,
是月光?不是,是天空那閃耀的星河,點點閃爍,璀璨閃耀。

  嘴角微動卻沒出聲,或許是被震撼到無法用言語形容心中的那股躁動,
「前天發現這裡就很想馬上帶京介來看。」
很漂亮對吧,天馬笑開直接躺在草皮上,京介也在他旁邊坐下來。
  「京介不喜歡我也沒關係的。」
只要我喜歡你就好,那澄澈的目光完完整整地表達。
腦袋一熱,「我怎麼可能……!!」
不喜歡你這四個字硬生生吞回喉嚨裡,卻已經被這個思緒轟得七葷八素。
  原來,喜歡你,在很久很久之前,就根深蒂固。
  看著綻放滿天光芒的星星,再看向一邊正對著自己微笑的天馬,
「啊,京介…你笑了……」
在像是星星發出微微光亮卻擁有巨大力量的目光裡,找到你的愛。


-----------------------------------------------

(京天)Moon 月光

喀拉,扭轉鑰匙,噗噗,流線型的重型機車發出沈重的引擎聲,
腳跨過座墊,戴上全罩式安全帽,像是流星般劃過道路的痕跡。
  在快速道路上狂奔,戴著手套的手頻頻催著油門,享受速度的快感,
不自覺望著天空看,一輪明月在黑夜裡綻放光華,
以為可以將之掠在腦後的,卻總是奔馳在自己眼前。
  「吶,你真的很像月亮呢,京介。」
突然想起那溫暖開朗的笑容,有些呆楞,車速緩慢下來,停止。

  把車停在道路旁,摘下帽子,耙了耙糟亂的頭髮,靠在欄杆上看著月亮,
原本認為可以忘記的,但是,不是什麼都可以假裝遺忘。

  摩擦的衣物聲,狂亂的夜晚,莫名的激情,
「天馬,天馬…」
「京介…嗚嗯……」
到底是哪裡亂了套?一切變了調……

  最後,京介只想起,那晚的月亮,很圓很大,很明亮。
就像是,那人的目光,澄澈透明,完全沒有瑕疵。

  為什麼自己會像月亮?他忘記問答案,在很久很久之後。
拿起根煙,一煩躁就會想要,其實不是很愛,只是喜歡看著那煙緩緩上升,
慢慢消散,就像過眼雲煙,或許只是想從煙霧裡,找尋一丁點回憶的印痕。

  「京介,我喜歡你」
你呢?這兩個字,最重要的疑問詞,天馬從沒問過。
是誰說的?說自己的目光曾幾何時,充滿了蒼茫以及寒涼?
很多時候,人總是失去比得到要來的多,錯過比珍惜,更多。
嘖,已經在心裡自嘲千遍萬遍,痛恨著自己那該死的個性,所以,
總是錯失不該流逝的,人。

  「吶吶,我知道京介很害羞,沒關係,我知道的。」
知道你愛我卻總是說不出口,想到天馬頑皮的話語,
自己那時是怎麼反應的?狠狠吻上?剩下模糊的畫面…

  將煙蒂丟到地上,狠狠踩熄,像是提醒自己不要再去想,
戴上帽子,跨上機車,繼續旅程,追求著風的快感。

  因為你是風,所以我徜徉在風裡,想像著有你,
毫無止盡,沒有終點,因為你已經成為風,我要追逐風,
我想擁抱風,擁抱你,永遠。

  我喜歡夜晚,那一輪明月,陰晴圓缺,想著你說的話,
月暈散發出陰柔光線,訴說早已遺落———對你的愛。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1.10.09(Sun) PageTop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