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11-鬼円] 練習結束後 (R18請慎入)

雖然想說是反擊啦...但是一直反擊大有問題啊喂XDDD

來推薦一下小奕的難得円受甜文---【閃十一/鬼円】課後輔導

然後,相信我,作者的腦袋已經壞了wwwwww

----------------------------------------------

  「嗚嗯...鬼..鬼道住...手....」

円堂終於找到可以呼吸的空隙,卻被對方細細舔舐唇線,帶著引誘魅惑的情熱。

  哐啷,置物櫃的門板因為自己背部的用力碰撞而大聲作響。

  「怎麼?不喜歡?」

低沉渾厚的嗓音在耳朵外圍嗡嗡環繞,再來癢到耳廓,最後則是全身麻痺。

  努力瞪死命瞪卻不知道這種帶點豔媚的溼潤眼神是最強力的催情劑,

  「你真是!」把円堂壓制到動彈不得的鬼道連話都沒講完就又狠狠吻上,狂猛吸吮糾纏。

我又沒做什麼事情幹麼突然親上來啦?!可惜受害者只能用嗚嗚嗚來代替心裡的咆哮。

  而且重點是,現在的場所非常不適當啊!

  是的,鬼道 有人跟円堂 守,身為雷門的教練跟監督,目前所在位置,足球隊休息室。

  也不知道鬼道哪根神經不對,自己一進來就被強力壓在置物櫃門上,再來就是前面描述的情況啦。

  「嗚..嗚嗯...呼...不..不要....」

不管舌頭怎麼躲總會被鬼道再捕捉到緊緊纏繞,已經快要喘不過氣來吞嚥著對方舌尖傳遞過來的津液,

  熱,好熱。

  推了推對方,暈頭轉向逐漸無力的雙手完全沒有作用,還是有拉出些距離,連帶著一條淫靡的銀絲,

  「你是怎麼啦鬼道?」

邊喘氣邊抵禦某人大野狼模式全開的飢渴猙獰面孔。

  鬼道身形頓個幾秒,用強而有力的雙臂環抱住円堂,円堂當下僵硬,

後面是堅硬的門,前方是頭頂天線已經死命在嗶嗶警報強烈叫囂的危險人物,我怎麼就這麼歹命啊我?!

円堂心裡淚流滿面地想著。

  下秒就讓自己渾身發熱滿腹疑惑,鬼道把頭靠在円堂肩膀上,他呼吸的氣息跟頻率鑽進自己的耳朵,

這、這是讓人窒息的新招?

  「到底....?」
  
  「好久了....」悶悶的音調從円堂肩頭鑽出,

  「什麼?」

  「我們兩個有段時間沒好好在一起......」

円堂腦袋有種火花炸開的感覺還外加嘴角不時抽搐,「你在說什麼啊你,我們兩個天天見面好不好?!」

  畢竟都身處同地,兩人在一起的時間比單獨一人還要來的長,沒有相看兩相厭就很不錯啦!

円堂在心裡暗自腹誹著。

  円堂側身看著鬼道有些陰影的表情,不自覺手摸上對方的側臉,「你真的很奇怪.....」

是有什麼煩心的事情嗎?每次總是把棘手的問題放在心裡,沒想過我也會憂慮的吧。

  然後,就看到以往總是嚴肅正經的鬼道 有人竟然顯露出一臉哀怨苦笑的面孔,這可讓円堂大開眼界。

「唉,我是說單純兩人一起的時間....雷門不算啊,每次在學校就是討論戰略規劃練習,下課後我又忙著公司的事

情,你說,我們兩個多久沒好好一起吃飯過?」

  深深嘆口氣,真想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愛上這個天然呆,又氣又無奈。

  嗄?!円堂睜大眼睛,這、這一臉棄夫樣的人是誰啊?!

  円堂思緒還在燃燒運轉,對方已經上下其手繼續未完成的大業,

阻止話語他都還來不及說,耳旁聽到鬼道令人發悚的輕笑,「你要補償我。」

  「啥?!嗚......」

  円堂先前被纏吻吻到有些紅腫的嘴唇,在鬼道看來更是悸動誘人,忍不住再次襲擊,深深地法式熱吻,

趁其來不及反應,右手悄悄伸進他的褲襠,精巧有力的指節仔細描繪著已經情動堅硬的形狀。

  「不..住手鬼道....嗚嗯...唔唔..」

  「都濕了...還要我住手...嗎...」

  轟!情人的臉龐更顯得鮮紅欲滴,就像是紅豔的草莓等待被人採擷享用。

  円堂無法思考的腦袋指浮現出大大兩個字---完了。


  「啊啊...不....嗯嗯...」

  円堂被半抬著整身靠在門上,鬼道的指尖攪弄著無法言語的口腔,而自己的要害,則是被人牢牢地含在嘴裡。

那是種瘋狂到快要滅頂的快感,想要壓抑自己的聲音都沒辦法,而還在嘴裡的指頭就像是情慾隱喻的象徵,讓円堂

反射擺動身軀渴望更多的同時,舌頭不自覺纏繞著鬼道的手指無法停止,嘴角的唾液緩緩流至下巴。

  「你真棒...守...」

  「別..別嗚..別含著邊說....」
頭一往下就看到鬼道緩緩吸舔吞吐的畫面,羞恥又快樂的雙重刺激讓円堂雙手緊緊抓住對方的臂膀。

從沒想過鬼道竟然有這麼大的力氣,可惜不甘心的表情馬上就被激情跟快感給覆蓋過去。

  鬼道一仰頭,就看到眼前的愛人流出滴滴汗水的紅潤雙頰、迸出淚水的迷濛雙眼,以及嘶聲吶喊的淫蕩聲調,

在在形成令人馬上亢奮激昂的情動畫面。 

  將手指從口腔抽出,帶著津液緩緩緩緩撫過頸部,最後來到原本完全沒碰過卻已經硬到像石粒般的果實,

「守你看..乳頭有反應囉...」
「不...別..別...嗚嗯...」

好硬,鬼道毫不在意地說出會讓円堂羞愧的片言字語。

  「快、快要....」
鬼道知道円堂已經快要高潮,馬上停止吞吐動作退出,円堂覺得全身像是被螞蟻爬過又癢又熱帶著些許痛感,

不上不下的感覺更讓他難熬,好、好想釋放......

  「嗚......」円堂眼裡的淚水頻頻流出,帶點怨懟又些微痛楚的表情讓鬼道鮮紅艷絕的瞳孔急速深沈。

看著円堂在自己眼前呻吟甚至欲望難耐的面貌簡直是謀殺自己的理智!

  「不可以...怎麼能偷偷想要自己釋放呢......」

  「混..混帳...放...開......」

男人本來就是依照欲望行事的感官動物,這樣被鬼道一挑撥,円堂什麼阻止上下起手場合不對的念頭都立刻煙消雲散,只想跟著現在的念頭直覺反應。

  突然鬼道離開円堂,將他抱在懷裡轉身半圈直撲身後沙發,

說真的,十年後雷門對足球部門還真不是普通的奢華,

連社團休息室都跟飯店大廳架構沒什麼兩樣,設備齊全又舒適。

  「啊啊啊!」柔軟的沙發形成緩衝,卻也讓円堂直接先到達高潮洩出滾燙的白液,整個人頓時鬆垮下來,

鬼道的手在円堂的脊椎和臀部來回撫摸,緩慢又帶著濃濃情色的氛圍讓人心癢難耐。

  「不是說叫你忍耐了...守...」

怎麼可以直接釋放呢?猶如惡魔低語的聲線讓円堂敏銳緊繃的感官頓時反應,顫抖臉紅。

  「今天你發什麼神經...啊...」疑問都還沒問完,就被鬼道狠狠吸吮捻轉乳頭的快感將理智磨到消失殆盡。

鬼道拿下自己的護目鏡,闇紅的眼神更加深沈,狠狠吻住明明就在眼前自己心裡卻又充滿不安全感的円堂。

  「守...你總是這樣....」

一聲喟嘆讓円堂有些呆楞,是自己哪裡做錯了嗎?第一次看到鬼道這種掙扎又帶些痛苦的煎熬表情。

  你不知道自己多麼吸引人,原本以為十年後,就只有我有資格可以站在你身旁...

現在,十年後的他們———風丸、、基山、吹雪跟亞風爐等都陸續回到你的身邊,你永遠都是我們的中心,

所以大家都陸續改變,讓自己強大,有資格也有能力可以幫助你。

最後就是,該死的那個人...

哼,想要學我當初跟你相對立的開端嗎?想都別想!

現在在你身邊支持著你的是我;在你身邊運籌帷幄的是我;光明正大站在你身邊的,還是我,鬼道有人!

以前總是遲到的那個人,這次,絕對不會再把円堂 守拱手讓給他,絕對不會!


  鬼道陰沉的念頭一波接著一波,突然手一施力將靠在沙發上近乎全裸円堂的雙腳擺成M字型,

強勢進入,「嗚啊!!!」

  円堂瞳孔頓時放大,鬼道霎那間的進入沒辦法及時反應,幸好適才的濁液加上之前鬼道手指的撫慰讓穴口對於

龐然大物的快速插入沒有多大的痛感,只是感覺些微酸麻的脹痛。

  「你..你怎...啊啊..嗯慢...慢....」

「抱歉守你忍一忍...」慢不了後面三個字在溼潤高溫的近距離迅速蒸發,円堂只能載浮載沉隨著眼前化為兇猛野獸

的鬼道起舞。

一次深入三次淺出,這樣難耐又刺激的快感令円堂無所適從,雙手緊緊抓住鬼道的肩膀,對方的背部已經被円堂抓

出道道帶著情慾的血痕,這種刺痛又帶點癢的感覺反而讓鬼道的衝刺更為勇猛快速。

  「不..不行...不..要...」

円堂的眼角釋出無法宣洩快感的淚液,想要再一次達到高潮卻被壞心的對方用手指硬生生剝開包皮邊撫摸邊按住那微

小的洞口,極為痛苦的煎熬。

  「呼,說好要一起釋放的,你這次不可以再偷跑...呼嗯...」鬼道又再次用力挺入,円堂只能用呻吟回應。

「換你來試試看...」鬼道靈光一閃,嘴唇微微上揚顯露出名為邪笑的角度。

試?試什麼?已經滿腦子漿糊只想趕快釋放的円堂頓時天旋地轉,原本靠在沙發上的自己眼睛一晃變成在鬼道懷裡。

  「不啊啊啊啊———」

沒有離開的火熱在甬道內直挺挺地跟著円堂身體移動,無以言喻的激烈讓円堂只能激動呻吟皺眉,偏偏今天已經打定

主意壞到底的鬼道仍是不肯放開円堂的分身,這種痛楚比被球打到還要更難過百倍。

  「感覺這麼好嗎?噓...太大聲小心被外頭聽到喔...」

耳邊聽著鬼道的沉穩低笑円堂早已渾身發熱的軀體更是頻頻顫抖,「現在,我累了換守來動吧...」

円堂眼睛一瞪,卻只是讓鬼道那該死的大傢伙在自己穴口內脹大幾分,

知道自己再不做些什麼對方就不會快點結束只好乖乖將手放在鬼道兩邊大腿緩緩撐起再緩緩坐下,

「嗚...嗚嗯...嗯嗯...」

鬼道一手仍抵住円堂那已經有點點分泌物流瀉出來的挺立,一手扭捏轉捻早已紅透如硬石般的乳頭。

「鬼..鬼道...動..一動...」

原本就已經渾身無力的円堂,要自己使力上下擺動本就有些困難,

加上這種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感覺更是令人抓狂難熬。

「你是說這樣?」鬼道故意往上一挺,「啊..好....好....」

「還是這樣?」將身體往沙發後傾,鬼道的碩大微微離開円堂的穴口。

看著紅潤的臉,溼潤的眼,渾身開始產生一層薄汗的精實軀體在上頭緩緩擺動渴求著自己更進一步。

鬼道只是好整以暇的等著,等著円堂....拋開一切的束縛,只屬於自己的円堂 守。

  終於,円堂拋開自己的矜持,「有人..求求...你....啊啊...嗚嗯..嗯嗯...嗯...」

碩大的欲望急速快狠地直挺進微縮的入口,鬼道看著已經沈落情慾的愛人,嘴角微微上揚。

  円堂只感受到無法自制地上下擺動隨鬼道起落,

身體的每個感官細胞都在尖叫著快感使腸道內壁本能地將他纏得更緊,不時地在自己落下時也向上頂,在律動中加速

抽插的動作,熱,叫囂著頂級的快感。

  「好棒啊...守....」

円堂被淚水模糊的眼神隱約看著前方的鬼道額頭流下滴滴汗水,不再像之前的鎮定沉穩,

似乎也能看見,他內心,難得罕見的不安全感。

  由於銳利的激烈情事讓感官整個敏感度迅速升高,外面好像......

「快點換衣服回家!」

円堂眼睛一縮,嘴角微微顫抖,「有...有人......」

「我在這。」鬼道輕輕啜吻愛人的眼角,円堂翻了個白眼,都什麼時候還有心情說冷笑話?!

是真的有人靠近啊啊啊啊啊———

  鞋子步伐的聲響越來越靠近休息室,心臟的聲音越來越大聲,円堂的雙手緊緊圍著鬼道的脖子,

這、這下怎麼辦?!

  「守...你不專心......」

突然又狠狠一挺,「啊!」円堂急收喘氣,狠瞪不要命的鬼道,殊不知緊咬嘴唇的表情反而讓人更想拆吃入腹。

雖然現在也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情況了。

  「啊該死!作業忘記在教室了,京介陪我去拿!」

  「別抓我又跟你不同班放手.......」

聽著漸行漸遠的聲響,円堂才鬆口氣卻又繃緊神經,原本低著頭的他有種不祥的預感...

  抬起頭,只看到尚未饜足的鬼道,眼睛紅光大開,因為剛剛的緊張氣氛讓円堂不自覺穴道整個急縮把

對方的火熱緊緊纏繞住不放。

  「很好,原本想要快點放過你的...現在....」

「呀....啊....嗚嗯..」在円堂崩潰吶喊出來的那一刻鬼道用熱吻堵上他的尖叫,用已經膨脹到極限的灼熱尋找到

對方體內敏感的突起,急猛用力地頂弄轉動讓円堂無法再去感覺其他事物,只能感受名為鬼道有人的情熱欲望。

  「守...守....記得了...千萬別離開我...」

  「—————!!!」円堂想說什麼卻已經被搞到連聲音都叫不出來,只能緊緊用雙臂抱住他,嗚咽著在對方終於好

心將手移開瞬時釋放出忍耐已久快要脹烈的欲望,而鬼道也加快速度在自己體內抽插幾下後最後重重一擊把大量的

液體注入自己體內。

  看著眼前意識已經有些渙散的円堂,鬼道帶著些許歉疚跟心疼輕柔安撫著他緩和情緒,將軟下的分身慢慢抽離

円堂微顫的身體。

  円堂感到非常疲倦,連眼皮都睜不開,只聽到鬼道說「好好休息」這句就頓入黑甜鄉不省人事。


  翌日

  像是過動兒的天馬蹦蹦跳跳跑到嚴肅正經的鬼道面前東張西望,

「鬼道監督,今天円堂監督怎麼沒來?」

円堂監督每天都會來的啊奇怪?!

看著一臉疑問的單純孩子,鬼道護目鏡底下的眼神無法看清,

「円堂監督有事情請假一個月。」

「欸欸?!」

孩子頓時有些失落想著那位待人好又和善的監督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啊......

京介過來扯著天馬到另一邊練球去,

「奇怪,鬼道監督看起來難得的心情好耶?!」

  至於為何心情很好,只有鬼道自己心裡才明瞭。


-----------------------------------------

作者後註:

所以円堂消失一個月去找聖帝第五部門的碴(其實是被鬼道硬留在家裡OOXX+養身體總共一個月)的真相就在這啊啊啊啊(你到底有多痛恨那個人啊......)



  






Trackback [0] | Comment [2]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1.12.13(Tue) PageTop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