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11)[鬼円]夢魘-上

(閃11)[鬼円]夢魘-上

「失敗是醜陋的,只有獲勝的東西才有價值。」這句話一直在腦海裡旋繞。
那個,令自己深深憎惡的人,影山零治。

「你必須到達頂點,繼承『鬼道』之名既是義務也是使命。」
唔,別說,別再說了!劇烈搖頭想要抗拒。
「判斷的錯誤,將會導致失敗。」
「你一定要勝利!」

然後,看到那心寒的笑容。

「哇啊啊啊啊!」猛然起身,
「呼,呼」
「做夢……嗎?!」喃喃自語,望著窗外已經有些灰白的清晨,臉上的冷汗緩緩流下。

這是,第三天,失眠的早上。

明明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但心裡的某塊地方還是沒有放過自己。
罪惡感。

外星人事件已經結束,這幾個月算是很平靜的在過日子。
只是好像還有什麼,暗潮洶湧。

「有人,你今天的精神似乎不大好。」鬼道父邊吃著早飯邊關心著。
「沒事的,父親。」
畢竟是父子,兒子的狀態如何還是父親最瞭解,就算他把自己隱藏在護目鏡下。

「父親,我出門去上課了。」「嗯,去吧。」

雷門中學
「鬼道早啊!」突然從後面一隻手臂整個攬過來,是円堂。
「早。」
看著笑嘻嘻的円堂,覺得心情舒緩很多。
其實以前的自己不太喜歡跟人有太近的距離,但是円堂的碰觸,不會拒絕。

「咦?!」円堂突然跑到鬼道面前,直盯著。
「?」鬼道充滿疑問。
「你的表情不太對勁。」這樣你也看得出來啊……鬼道無奈。

看著鬼道一臉不信的表情,「我說過,鬼道的事情我都知道的。」円堂哇哇大叫。
很多時候連自己都不瞭解自己,只是円堂總能看出最本質的東西。

「沒事。」鬼道講完就先行進入教室。
「最好是沒事……」円堂碎念著。


炎熱的夏天,太陽高高掛著,讓人格外暈眩。
「嗚!」腳拐了一下,
「小心。」風丸趕緊抓住鬼道。
円堂跟豪炎寺擔心的趨向前,「還好吧鬼道?!」
「沒睡好而已。」輕描淡寫。
「什麼沒睡好,你的臉色很差耶,風丸,麻煩你帶他去保健室休息,我會跟老師報告。」
「不……」
「不‧行,快去休息!」
円堂的堅持讓已經快支持不住的鬼道沉默同意,實際上已經等同於被風丸拖著走狀態。
這是連續失眠的後遺症。

「難得看到鬼道這樣子呢。」円堂望著健保室的方向。
「嗯。」連豪炎寺都有些訝異。

蟬鳴聲伴隨夏風徐徐吹來,微微涼意。
老師的講課聲,學生的唸書聲,黑板上粉筆沙沙作響。
昏昏欲睡。

咚,「痛!」「円堂,你竟然給我在上課打瞌睡!」
「老師對不起啦!」一陣陣竊笑是夏日的插曲。

下課之後,円堂到保健室去看看鬼道的情況。
唰,拉開門,夕陽撒落滿地。
小心翼翼走到床旁邊,難得看到他熟睡的臉龐,雖然護目鏡還是戴著。

「嗚。」呻吟聲從鬼道口中流洩而出。
「鬼道……」円堂很擔心,床上人的臉好像更紅了。
該不會?!手一摸,「好燙!」還一直流汗。

「是……円堂?!」虛弱的話語,讓人更憂心忡忡。
鬼道望了円堂一眼,整個人就放鬆,昏睡。
「鬼道!鬼道!」
「我去找保健室老師。」豪炎寺往外急奔。
「小秋,麻煩妳去找春奈,她應該知道要怎麼聯絡鬼道家。」「好。」

「鬼道……」

後來保健室老師趕來測了溫度發現竟然燒到39度,嚇壞大家。
妹妹春奈趕緊打電話請鬼道家來接人。

看著隨沙塵遠去的汽車,大家都五味雜陳,從沒想過雷門足球隊重心之一的鬼道,也會有生病的一天。
「大家就先回家,不用擔心,之後找個時間去探望鬼道吧。」「喔!」


鬼道宅邸
「醫生,狀況如何?」
「老爺不用擔心,少爺只是感冒,現在熱度比較退了就無礙。」
「嗯,藤澤謝了。」
「老爺別這麼客氣。」藤澤笑著,白髮蒼蒼的藤澤是鬼道家專職家庭醫師。

「只是要注意補充水分跟保暖,別再讓少爺著涼就好。」醫生再三叮嚀。

「老爺……」「怎麼,森田?」
難得嚴謹恭敬的管家也會有不知所措的表情。

「少爺最近晚上的睡眠似乎不是很好,常常會聽到囈語。」
「囈語嗎……果然是留下陰影了……」鬼道父只能嘆口氣。


「你也想嚐嚐變成泡影的滋味嗎?」
影山!
看到那人巨大無比的身影,然後,他的手上,拿著父親的雜誌,得意的笑著。
「快還我!不要碰!」死命抓住那一絲逐漸遠去的影子,大力嘶喊。
「只要扔了這個,你就會成為永遠只想著獲勝的鬼道有人啊,哈哈哈!」
猶如毒蛇般的笑語,讓鬼道覺得自己的血液瞬間被抽乾,寒透徹骨。

看著雜誌從影山的手中緩緩落下,碎片。
不要---


「不行!!」突然起身,手往前抓,空的。

還帶著些微熱度的身軀,嚴重暈眩的腦袋,紅瞳此時帶著憤怒,跟憎恨。
握緊拳頭,這個夢魘何時才可以結束?!

「有人,做惡夢了?」
「父親!」有些錯愕。
鬼道父坐到床邊,第一次看到父親這麼擔心的表情。
好像,真的有種真正融入鬼道家的感覺。

「聽森田說你最近都睡得不大好。」
「……」
這孩子纖細又倔強的個性就是讓人憂心。
「以前,我會要求你任何事都做到最好,事情要一個人解決,發生問題要自己想辦法。」
「當然,身為鬼道家的一份子本來就要有理所當然的體認。」
「但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必須靠自己一個人解決。」父親的話讓鬼道身體震了一下。
「父親……」
鬼道父只是看著他,「別想太多,好好休息吧。」說完就離開。

好痛苦啊,呼出來的都是熱氣。
忽然,好想見到,某個人。


一直在昏昏沉沉,睡睡醒醒的時間中度過。
就算過了一天也都不知道,完全的休息是最好的復原劑。
但這要在真有獲得充分安眠的前提下。

影山的話總在鬼道的精神裡叫囂著,循環。
感覺更疲累,卻動彈不得。

--------------------------------------
「管家您好……」
「唉呀,是……歡迎……」
細碎朦朧的言語,有誰來了嗎?


「円堂少爺歡迎。」森田很喜歡這個開朗的少年,總能讓這個冷冰冰的家增添一些溫暖。
「鬼道還在休息嗎?」
「嗯,少爺的燒還沒有完全退,正在床上休息。」
「這樣啊……」都已經請假兩天了,還沒好嗎?!
「請問可以看看他嗎?我怕會吵到鬼道休息。」
橫衝直撞的人也會有謹慎的時候,尤其是發生如此憂慮的狀況。

森田也有些驚訝。沒想到円堂少爺也很體貼呢。
「不會不會,請您務必看看少爺,相信少爺看到您也會很開心的。」
敬語是對長輩說的吧?!円堂心裡很無奈。


咿呀,輕輕推開大門,就看到床上躺著的鬼道。

躡手躡腳走到旁邊,坐下。
「怎麼還在發燒呢?!」看著微紅的臉龐,円堂覺得很擔心。

不知為何,從知道鬼道生病的那一刻起,他的心就很忐忑不安,課沒辦法專心上足球沒辦法好好練回家也難得的失眠。
腦裡只有一個念頭,好想,趕快看到鬼道。

手正要撫上額頭時,突然聽到鬼道的呻吟。
「我不是……」

又是影山那無限長的影子。
「你說自己到底是什麼?你是鬼道 有人,是乖乖給我操縱就行的鬼道有人啊!」
狂笑,面孔開始扭曲。
突然靠近,「告訴你,我到目前為止培養的最佳作品,就是,鬼道你啊!」

哈哈哈,哇哈哈哈,影山瘋狂的笑聲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耳邊迴繞,就算摀住還是聽得見。



「不是不是不是!啊---」
想要掙脫這個永無止境的惡夢。

霎那間,有個人影出現,誰?
「鬼道,你醒醒,鬼道!」拍著他的臉頰,分外焦急。

「鬼道!」聽著鬼道的呻吟,覺得好痛苦。
不行,一定要把他叫起來。

円堂站在床邊,一直喊著他的名字,
「誰……」是誰?把我從夢魘中喚醒?

模糊的目光逐漸轉清,面前的人影越清晰。
「還好嗎?」
鬼道嘴角微微上揚,連黯紅色的眼珠看起來也澄透許多。
因為看到眼前滿滿擔心表情的人吧……然後才領悟,原來自己現在最想要見到的,就是這個人。

「円堂……」
「嗯?!」円堂邊回應邊撫上鬼道的額頭,要換冰袋了。
轉身想要去門外,結果衣角被拉住,
「你,要去哪裡……」「我去幫你換冰袋。」啞口無言,看來成為病人連個性都變了。
這下對方才願意鬆手。

飛快地去拿了冰袋再衝回鬼道房間,鬼道看到円堂回來,有種感覺,安心?
生病真的會讓人想依賴某樣人事物,鬼道自嘲著。

「吃點東西,鬼道!」
「我沒胃……」
「不行!一定要吃點東西才能吃藥!」
這真的是那個在場上超級冷靜理性的天才戰術家嗎?円堂嘴角有些抽搐。

「那你餵我。」
「喂,你別太得寸進尺喔!」抗議。
結果鬼道的虛弱一笑,円堂完敗,誰叫他吃軟不吃硬,嗚!

多少吃點蔬菜粥,好像比較有精神了,円堂開始講起學校跟足球隊的大家擔心的事情。
「春奈非常擔心。」
「嗯,晚點我會打電話給她。」
「我說你啊,明明就很注意我們大家的身體狀況,自己怎麼都不顧好?」

鬼道看似冷靜接近冷酷的個性,其實是典型的外冷內熱,跟豪炎寺一樣。
會去注意各隊友練球的狀況,一有問題就能馬上發現。
不過這種類型的人,最不會顧的,就是自己。

「你沒資格說我,円堂。」這個隊長比別人更需要操心千百倍。
円堂抓抓臉,好像是這樣沒錯,哈,只好乾笑。

看了看時鐘,晚上九點。
站起身,「已經晚了,我先回家,你好好休息。」
沒想到時間過這麼快,只是來探望就已經快到深夜。

「別……」
「嗄?」鬼道好像說什麼,但聽不清楚,把身子挪近一點。

「哇啊!」結果円堂一晃眼,只看到天花板。

回神,差點沒暈倒,竟然被鬼道拉上床了?!
「你在做什麼?!」円堂嚇到心臟快跳出來。

接下來就更讓円堂流汗涔涔,
鬼道的一雙手臂,牢牢地,把円堂套在懷裡。
「鬼道你?!」
「別走……」
「!」鬼道難得的示弱讓円堂心驚了下,這真的是鬼道嗎?

看不到鬼道的表情,因為鬼道把他緊緊抱在胸前。
「你手放鬆一點啦,我快窒息了!」這簡直是謀殺,欲哭無淚。

不到十秒,就聽到上方沉穩的呼吸聲,
「又不是小孩子……」講著講著,只好捨命陪病人,一起睡。

這次,鬼道一夜好眠。
沒有影山,沒有邪惡的話語,沒有喘不過氣來的罪惡感,沒有極度無力的恐懼感,
只有感覺到,心臟旁邊那股安心信賴的溫暖。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0.08.21(Sat) PageTop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Comment

Private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