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11)[鬼円]夢魘-下

(閃11)[鬼円]夢魘-下

吱吱喳喳,鳥鳴聲從外頭的樹梢傳了過來。

「唔嗯……」鬼道被一絲陽光給刺醒,皺眉。

怎麼覺得手臂沉沉的,結果一往旁邊看,這次換鬼道驚愕。

為、為什麼円堂會在這邊?!而且還在自己床上?!

燒退了,剩下些微的頭暈,對於昨天的記憶是片段的零碎。
「我到底做了什麼?!」這就是重點。
之後想想,看來是自己這個罪魁禍首把人給留在家過夜。

円堂拉著鬼道胸前的衣服,其實睡得有些不太好,兩個男生擠在床上當然不怎麼好睡,雖然那是King size的大床,
但是想想某人硬要把另一個人塞在懷裡,就只能動彈不得,超無奈。

或許是鬼道起身驚動到旁邊的人,也緩緩醒過來。
眨了眨完全還沒清醒的眼睛,啊咧?!

円堂抓著亂翹的頭髮一臉呆滯表情,讓鬼道心情大好。
「早。」
「咦?啊!早,早啊,鬼道。」傻傻的笑著,現在才回過神來。
對了,昨天住在鬼道家嘛。

還沒完全清醒,「唔,我可以借用洗手間嗎?」
「等等,我叫森田先生拿盥洗用具過來。」
「不好意思喔。」

仍然不習慣鬼道家的大,但是円堂很喜歡外面的風景,
打開窗,「呼哈,好涼,空氣真好。」深深吸了一口氣,今天的清晨,很涼爽。

看到円堂開心的模樣,鬼道也覺得最近感冒失眠以及精神緊繃的症狀也都痊癒。

「吶,你先去用吧。」「OK!」
円堂就衝著進去浴室,鬼道在吩咐管家準備早餐後,也開始整理儀容。

「鬼道,我好了,換你。」
「嗯。」
「等一下,円堂,你的頭巾沒弄好。」順手調整。
卻沒想到,對方的臉有些微紅,「喔嗯,謝啦。」

氣氛變得有些不可思議,但並不討厭,鬼道想。

昨天,竟然睡得非常好,這讓鬼道有些驚訝。
「果然還是……」在浴室裡喃喃自語,好像明白某些事情。

步回房間,剛好看到円堂在翻那本陳舊到不行的雜誌,親生父親最後唯一留下來的東西。
望向那小心翼翼翻閱的方式,心裡暖暖的。
坐到円堂旁邊,「你好了。」「嗯。」

兩個人相處模式不像是才交往沒多久的朋友,反而像是已經認識很久很久的,什麼呢……

「我到底是什麼?」
円堂一臉你在講什麼的無言表情,「你就是你,你是鬼道有人啊。」

「回答跟那人一樣……」周圍氣壓突然變低。
「你說什麼你!別再給我打話謎!」円堂真的很討厭鬼道講話都講得不清楚,某人也是半斤八兩。

「鬼道。」円堂直視著鬼道,那總是勇往直前的堅毅眼神,讓鬼道有些炫目。
「我說的是你,就是你自己,鬼道有人。」
「不是別人的鬼道有人。」円堂有種衝動真想要扯一下對方的耳朵,每次都把人家的話想壞,搞什麼?!

鬼道的瞳孔突然放大,然後低聲笑著,這倒使円堂抖了一下。
「原來答案這麼簡單。」
「不然你以為是什麼。」白了他一眼,真是讓人傷腦筋。
「我不知道鬼道你碰到什麼問題,也不知道你夢到了什麼,或許很痛苦,或許很掙扎。」
「但是你是鬼道啊,你是雷門隊的主力重心,大家都已經將你視為一份子。」
「而我」抬起頭,燦爛的笑容。
「永遠信賴你,鬼道。」
「不論是以前初遇,現在並肩作戰還是以後未知的挑戰。」

看似普通的話,大大震撼了鬼道的心。
腦海裡那憎惡的影子,就因為這一番話,而逐漸破壞,碎裂,成為虛無。

明明受到最大傷害的是円堂,但是他的眼睛卻維持著努力永不放棄,這就是円堂吸引人的地方吧。

「我,夢到影山。」緩慢說出那個不怎麼想說出的名字。
「影山?」円堂皺眉,夢到這個人的確不妙。
「你還記得我以前說過的話吧。」
「嗯?」

「我被這人的想法所吸引」
「跟著這人的話,就能達到足球的巔峰。」


「在佐久間跟源田受傷之後,我的心裡一直有種龐大的罪惡感。」
「你……」
鬼道突然激動站起身,咬牙握緊手,
「如果不是我,你跟雷門也不會一再受到傷害;如果不是我,帝國學園的隊友們也不會受傷;如果不是我,佐久間跟源田後來也不會被利用!」

如果不是我,太過相信影山。
雖然沒有說出這句話,但是円堂明白。

円堂起來,跟鬼道面對面,雙手握著鬼道的肩膀,
「如果不是在你家,否則真想跟你比一場足球,啊,或許我更想跟你打一架。」
這是円堂會說的話嗎……?!
「你是笨蛋嗎?!」
「做錯事的人是誰?利用人的人是誰?破壞的人是誰?用盡心機的人是誰?」
円堂的一連串問句讓鬼道差點招架不住,卻讓心裡的答案越顯清明。

漸漸地,綁在心臟的那條鐵鍊,慢慢鬆開。

一不注意,護目鏡又被円堂摘下,看著前方笑嘻嘻的人只能苦笑。
「愧疚是自然,我原本也很憤怒,畢竟爺爺的死跟影山有關,加上他千方百計想要傷害我的夥伴我的隊友更是不可原諒。」
「但是不能讓仇恨掩蔽了我們,對吧?鬼道。」
這也是響木監督最希望他能明白的一點。

「既然影山想方設法從黑暗攻擊,我就從正面用足球迎擊,我有值得信任的隊友,有幫助我們變強的監督,」
「還有你啊,鬼道。」
「每個難關我們都可以順利闖過的,只要不輕言放棄!」

這個人平常大喇喇心思單純,但是每次有想法時,整個人就好像擁有巨大能量,充滿光芒。

「是啊……」鬼道終於放下心中那塊最沈重的,巨石。
「而且佐久間和源田根本就沒有責怪怨恨你,不是嗎?!依然是信賴有加的帝國隊友。」

點點頭,他突然想起佐久間的一番話,當時請帝國隊友一起訓練DeathZone的時候。

「鬼道,在雷門的你看起來真的很賣力,你已經屬於雷門。」
「你看,雷門的大家都已經非常信賴你。」
「在雷門的你,才是真正的你,鬼道。」
「不要覺得內疚,鬼道。」

想起了帝國眾隊員的笑容,是了,原來在很早以前,就已經被原諒……

回神,剛好撞見円堂的笑容,那充滿太陽光芒的表情,想一輩子珍藏。
円堂說,他的眼睛像是夕陽;而円堂的笑容,就像是日出東昇。

「已經被原諒,那麼自己有什麼不可以原諒自己的呢?!」
「對吧!」
円堂講完笑開的那一刻,成為鬼道心中獨一無二的寶物。

「這真是……」哈哈,那原本暗紅的眼瞳,笑得亮了起來。
円堂張大眼睛,有些呆掉。

被鬼道握著手,好彆扭啊!
「看來,我有很多很多的硬仗要打。」如果想要真正得到你的話。
「嗄?!」對面的人還處在五里霧之中。

「那麼,一人一次很公平吧。」
「欸,咦咦?!我的頭巾……」什麼時候變成在鬼道手上?!

「快還我!」
「你先把我的護目鏡拿來!」
「先還我頭巾!」

打打鬧鬧的嘻笑聲,伴隨管家青春真好啊的讚嘆,連太陽都躲起來偷笑。

一天後,雷門足球隊的重心戰將之一,天才作戰指揮家,鬼道 有人 正式回到隊上,跟大家一起勇往邁進。

不過這次,換成雷門足球隊隊長得到重感冒囉。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0.08.21(Sat) PageTop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Comment

Private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