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鬼→円←不動]交換學生-4

[豪+鬼→円←不動]交換學生-4


IV 驚慌‧考試SOS!

「哇啊啊,我死定啦!」円堂抱著頭吶喊。

嗯,円堂同學,雖然你是以體育名義來帝國當交換學生,學業能夠放鬆些,
但是你的成績……眼前的老師滿面為難,最後的評量表會交至雷門負責的單位,
所以,請你好好加油,円堂同學。


老師一副快哭出來的拜託模樣,讓円堂真是一個頭兩個大。
而且有一場大考就在後天,是要怎麼辦啦?!円堂極度苦惱。

只好去找人求救,這是最快的方式。
碰,打開隔壁房門,「豪炎寺!鬼道!」
空無一人,「咦,是跑哪去啦,沒半個人影又沒鎖門。」円堂抓抓頭,
很難得碰到這樣的景況,沒想到兩個人同時不在,
這下該怎麼辦?!円堂覺得自己的表情快要像是孟克的畫作—吶喊,只差沒靈魂出竅。

「你站在這裡幹麼?」背後傳來一句話,讓円堂高興的差點跳起來。

回頭,也沒看對方是誰就抓著手臂,「救命啊!不動!」,円堂對人的記憶可是很得意的。
不動當場傻在那裡,不知道是因為円堂難得恐慌的表情,還是因為自己的手臂突然被他抓著。

然後,「咦?不動你去練球嗎?怎麼臉這麼紅還一直流汗?」
要不要先去洗手間洗個臉?円堂歪著頭建議。
「…………」

看似僵硬的搖搖頭,「到底有什麼事?」輕輕抽出手臂,剛剛好像覺得心跳變很快。
難得看到不動彆扭的神情,沒想到個性尖銳的他也會有這種面貌,円堂想著。

不好意思地咧開了嘴,「你可不可以教我英文、數學跟理化啊?」
好像看到不動嘴角抽搐,而且一副我等等有事情想先離開的落跑姿態。

「另外兩個人呢?」不管怎樣都要拖人下水是不動的作風。

円堂也很無奈,「不知道啊,所以我才會在門口,房間裡沒人。」

可惡這兩個人竟然逃掉了,不動有些頭痛。
但是看著円堂可憐兮兮的表情,加上円堂一直用後天大考不及格我就死定了會被老師念的轟炸模式。

不動明王,第一次有了對人投降的念頭。
「我沒辦法一次教你三科。」又不是超人。
円堂笑開,「啊,不動你願意教我嗎?!太好啦!」
「聽人把話說完!我可以教你英文,另外兩科你自己想辦法。」
英文是不動比較擅長的科目。

想了一下,「等等豪炎寺跟鬼道應該會回來,我再問問他們。」
「要問什麼?」說人人到,另外兩個人從後面走過來,看到不動還是皺一下眉頭。
原來鬼道去足球場看帝國隊員練習,豪炎寺想說沒什麼事情順道去看看。
某人那時候還在熟睡…………。

円堂仍不自覺用了剛剛對著不動使用的哀求必殺技,當然豪炎寺跟鬼道抵抗無能。
「所以你被老師下通牒令?」豪炎寺問著,
真是無奈無奈,還是無奈。

「啊啊,老師說後天大考要是我不及格到時候回雷門怕成績不好看。」円堂哀號。
一想到回雷門會被其他人嘲笑,一定也會被秋她們罵,不要啊---!

鬼道看正蹲在地上煩惱的円堂也只能苦笑,「那這兩天開始惡補,我負責數學,豪炎寺負責理化。」
剛已經知道不動負責英文,所以也不用講什麼。

円堂站起來,微微低下身,「不好意思要麻煩你們了。」
豪炎寺只是笑笑,鬼道則是想著要怎麼安排複習進度,不動倒是沒什麼反應。

下午的補課時間開始啟動,不過---
先是數學,
「等等,這裡應該代入3而不是4,題目明明寫4。」
円堂一臉茫然,「不是x=4嗎?」
「是y=4。」鬼道真的有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
円堂瞥見鬼道頭痛的樣子其實覺得有趣,不過現在可是緊急關頭,笑出來就慘了。
鬼道翻翻課本,「這樣不行,我現在整理一份重點公式表。」
「無論如何,你都要給我背起來,聽到沒?」鬼道猛然靠近円堂,讓円堂嚇一跳。
嗚啊啊,惡鬼出現,円堂死命點頭。
「晚上我再考你。」

再來理化,
豪炎寺看了一下円堂的筆記,那個線條筆跡果然跟他爺爺有的比,所以說祖孫遺傳是有根據的。
「唉…………」嘆了一口氣,
円堂看著眼前的老師,「為什麼嘆氣,豪炎寺?」
那毫無章法完全不瞭解內容的東西,認誰看了都會嘆氣好不好。
豪炎寺不虧是豪炎寺,他把自己的筆記本拿出來開始劃線,同時整理出化學元素週期表,
円堂看著豪炎寺快速俐落的抄寫整理,真的是非常佩服。
「吶。」豪炎寺把整理出來的三份重點資料擺到円堂面前,
「已經盡量把內容縮減,大概這些唸一唸就差不多。」
「謝謝你,豪炎寺!」円堂真的很感激,好像看到豪炎寺帶點不好意思的表情。

至於英文……
也不是說不動看起來像凶神惡煞,只是從沒想過給他教其實是,很恐怖的事情。
鬼道跟豪炎寺看起來還比較和顏悅色點,這次換円堂想要落跑的想。
「你不要跟我說你連ABC都不會喔。」不動雙手交叉坐在円堂對面,氣勢很強。
「怎麼可能!」円堂大聲抗議,簡直是瞧不起人嘛!
不動只是挑了挑眉,「那『你好嗎』英文怎麼說?」
這可是連幼稚園小孩都會的啊,卻看到前面的人在思考?!
円堂好像發現對面的人快要噴火了,趕緊回答「How you are嗎?」
「噗。」後面傳來輕笑聲,円堂整個大窘,糟糕,
「是How are you!」
接下來就是一番輪戰,
「女生的她是She,He是男生的他,怎麼會是He is a girl?!」
「等一下!車子是物體,應該用it而不是he!」車子原來是男的,鬼道跟豪炎寺已經在心裡笑到沒辦法反應。
倒是不動讓円堂感覺越來越兇惡,留下冷汗。
嗚,腦筋不好沒辦法塞進這麼多東西啦!
円堂欲哭無淚的表情讓原本沒什麼耐性的不動冷靜下來,
不動只是咂了咂嘴,把課本拿過來開始在旁邊的空白筆記本寫起東西,
「不,不動?」円堂有些疑惑,
「你先去看別的,我把英文整理好。」邊說邊寫。
「喔、喔,不動謝謝。」其實有些訝異,沒想到火爆性子的不動也有如此心細的地方。

之後從下午到晚上七點左右,円堂都在拼命把筆記本的東西灌進腦子裡,
這些是鬼道、豪炎寺跟不動三個人辛苦整理出來的,一定要好好讀並記牢,大考要考好。
円堂暗暗發誓。

不過畢竟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動腦子唸書,讀了四五個小時也會吃不消,連吃飯都盯著書,
原本鬼道說吃飯時該休息否則會消化不良,但円堂還是堅持要把全部的筆記都仔細複習過一遍才行,
而且晚點三個人要抽考,還是把能記的內容趕快記下來,否則答錯自己都會想要揍自己一拳。

嗯?怎麼覺得眼前的字模糊了起來,揉一揉眼睛,努力睜開眼皮,結果……
只感覺到窗外的涼風徐徐吹來,好像有毯子蓋在自己身上,對不起,我不行了……
心中滿滿歉意卻還是敵不過濃濃睡意,隱約聽到稀疏的輕聲細語。

「他……也辛苦……」
「休息…………」
「……還是整理…………」
「所以…………」
「……明天再…………」

一陣陣的耳語聲讓円堂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心安,好眠的夜晚。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0.09.01(Wed) PageTop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Comment

Private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