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振)[A3中心/西浦]屍體、辯護,以及……Chapter II

Chapter II 初遇.夏日午談

三橋看著窗外的雨滴沿著窗緣蜿蜒而下,雨要是可以趕快停就好了……

記得兩人有些驚愕的相遇,不覺好笑,
強顏歡笑?沒有。
故作開朗?沒有。
視為陌生人?很想,但是不行。

因為對方已經先說「要不要去前面的咖啡廳坐一下?」
連閃都沒辦法閃。

所以現在只能坐在這裡,盯著自己點的咖啡,呆楞。
「你叫黑咖啡?」阿部好像有些訝異。
三橋只是笑笑,「我現在最喜歡的就是黑咖啡。」
阿部的嘴巴動了動,但還是沒有說出口,沉默繼續在兩人之間蔓延。

記得三橋以前是喜歡喝加了很多牛奶跟糖的咖啡……

三橋還是看著桌面,咖啡是純粹的黑,沒有牛奶的白色圍繞,
「好久不見。」
「嗯,好久不見。」金黃色的頭髮微微晃了一下。

三橋看著眼前的這個人,曾經說過三年都要做他的捕手的這個人,
那段夏天的回憶,好像又模糊浮現。
嘴角上揚一點,但是帶些苦澀的嘲諷,

「所以你找我有什麼事情?」湯匙攪拌著其實一點東西也沒有的黑咖啡,

阿部頓了一下,眼前的人看起來明明很熟悉,卻異常陌生,
距離非常,非常遙遠。

雙手不自覺握緊,「聽說三橋法醫今天有對某刑案的受害者進行解剖?」
沒錯,現在在這裡的是,三橋法醫跟阿部律師;不是以前的捕手阿部隆也和投手三橋廉。

三橋抬起頭,皺了皺眉,「我想想,律師應該也適用偵查不公開原則吧?!」

看著阿部的表情,心裡嘆了一口氣,「所以你是那少年嫌疑犯的辯護律師?」
「嗯。」
「你應該去找承辦警官,而不是找我這個對案情一點都不瞭解的法醫。」
「我想知道他的明確死因。」「偵查報告上應該都有寫才對。」
這種對話會出現在他們兩個人之間簡直是匪夷所思,一種不協調感在周圍緩緩飄落。

「三橋你……」
對於阿部接下來的話有些恐懼,「我是法醫,我只說我看到的東西,那就是事實。」

過去的就請讓它過去,不論是現在,還是未來,你我都只會在平行線,有經過卻沒有交會。
「所以報告無誤?」
深吸一口氣,「完全正確。」

三橋忽然感到很疲倦,以往平靜安祥的日子在今天都完全被破壞殆盡。
有時候自己也會想,現在的這個模樣,或許是,成為誰?
看到眼前的阿部,才發現自己,什麼也不是,沒辦法成為誰。

好像看到阿部的眼神裡藏著某種東西,但已經不想再去猜,不想再去明白。
很多人,很多事,過了那一段時間,一切,就來不及挽回。

站起身,「如果沒事,我想先走了。」拿起外套,
恍惚間,相似的場景,只是雙方對調,
好像是可笑的丑角戲,明明很好笑卻又覺得難過。

碰,叮鈴。
一個人闖了進來,一身濕答答,滿眼錯愕顯得突兀。
「三橋!」
三橋回頭,「泉你……」怎麼在這四個字都還沒出口,就被泉直接拉著要走出門外。

「泉……」連阿部都嚇了一跳。
泉轉過頭,外面果然下著大雨,雨滴沿著髮絲流下,卻在碰到那怒狠的眼神而蒸發。
此時三橋已經被另一個人拉到門口,是濱田。

沒想到今天會一次遇到三個熟人吶,阿部有些恍神。

泉盯著阿部幾秒,咬牙切齒,
「你有任何問題請找刑警,別來找三橋麻煩,阿.部.律.師!」
碰,再次甩門而出。

阿部呆楞,對於泉的反應,還有三橋的轉變……
是自己錯過了什麼?還是在那段歲月丟下了遺憾?

從跟三橋初遇的那一刻,或許就錯得離譜。

「欸,我自己會走啦!」真是無奈,怎樣也沒想到會被這兩個碰上。
回頭看一眼店裡那人,想要看清表情卻仍舊在玻璃上照映著模糊的水痕,
下雨也好,至少可以抹清一些東西……

不是什麼都不會變,你知道嗎?
你好像都沒變,而自己,卻變了。
很多時候,在尚未發覺的那一刻,原來,一切都不是一成不變。
曾經有過的記憶,有過的悸動,都慢慢消逝,只能看現在。

改變,有發現到嗎?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大振同人] | 2010.09.08(Wed) PageTop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Comment

Private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