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9特輯Part I--- (閃電)[立円]師與徒

9999特輯Part I
(閃電)[立円]師與徒


諺語說得好「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但是立向居偏偏把這句話硬拗成「師父領進門,徒兒不能沒師父。」
這完全是騙人的吧,喂!円堂在心裡狠狠吐嘈

所以現下,立向居又整個人巴在雷門,啊,現在該說是Inazuma Japan的隊長,円堂身上。
完全無視後方千萬道毒辣的視線,還外帶「這個夏天好像更熱了啊啊..」如此感嘆的響木前監督,
連久遠監督都隱約浮現稱之為無奈的表情,因為,等等可能又要暴動,唉。

果然,円堂都還沒反應過來,只看到黃沙滾滾……
一瞬間,「咦,鬼道你什麼時候在我旁邊?」
剛剛不是還在球場的另一邊嗎?!
往右邊一看,「呃,飛鷹你……」不是應該在對面防守嗎嗎嗎?!

今天依然是例行性的紅白賽,話說回來,鬼道是紅隊隊長,円堂是白隊隊長,
這個情形連遲鈍如円堂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因為已經連續四天練習賽從剛開始的正常演變成這種,嗯該稱作,擠人比賽嗎?
飛鷹臉紅著硬要靠在円堂旁邊,至於鬼道跑到前面,擋到視線了啦!
而且明明是紅隊的吹雪跟不動跑來做什麼?
別擠過來啊啊啊!

連同為白隊的豪炎寺跟廣也來湊一腳,久遠監督按了按冒出青筋的額頭,暴動,開始。
「立向居你粘著円堂做什麼!」虎丸在後面扯著衣服,十足不甘心模樣令人匪夷所思。
立向居笑笑,「我只是要跟師父討教一下關於必殺技的訣竅又沒有礙到大家比賽,你們全部跑來幹麼?」

師父!叮!頓時炸彈開關啟動。

就是這兩個字讓大夥兒全部像轟的一般炸開,「立向居你給我離開円堂啊啊啊---!」

導火線在四天前,雷雷軒,
円堂難得跟立向居兩個人一起在雷雷軒吃晚飯,
其他人呢?都被監督叫去作特別訓練或是處理隊中事務,
否則眾人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這兩個人說說笑笑的走出校門。

碗公朝天,「呼哈,還是響木監督做的拉麵好吃!」円堂一臉滿足模樣,
就算現在不再任職於足球隊,円堂還是把響木視為心中永遠的監督之一。

「嗯,真的很好吃。」立向居在旁邊附和,
其實只要看到円堂的笑臉,就算淡而無味也會變得美味無比呢!

有時候円堂會覺得從立向居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他跟立向居,或許就是鏡子,一體兩面。

「我要跟你說聲謝謝,立向居。」円堂邊夾著煎餃邊說,
「謝我?」
円堂點頭,「要不是因為看到你的奮力不懈,我想,我很難在短時間內站起來。」
吹雪崩潰的那一瞬間,風丸陰暗的眼神以及栗松的恐懼,
這是第一次,讓自己深深感覺到無能為力,力不從心的嚴重挫敗感。
那天的雨,頭一次感覺到是這麼的寒,冷徹心扉。

立向居不好意思的一貫表情,「那都是因為看到円堂……學長在比賽時都這麼努力的樣子。」
學長真是難以說出口,一直都不希望跟円堂有距離,但是年齡跟經驗的差距是事實。

円堂的表情帶著少有的為難,「別叫我學長啦,聽起來好怪。」
立向居眼睛一亮,「可是這樣不太禮貌。」「那有什麼關係。」
円堂開朗直爽的個性表露無遺。

突然,円堂轉過頭面對立向居,「怎,怎麼?」立向居感覺心臟正急速的怦怦跳。
「我想到,你給我的勇氣,就像是你的名字一樣呢!」
之後,嘻,咧開大大的笑容,
是啊---立向居 勇氣。
這是第一次,立向居覺得自己整個人有種被撼動的感受,看著眼前笑得很燦爛的人,
閃光一現,立向居猛然一撲,「嗚啊,你幹麼?!」兩人差點一起跌倒。
「請讓我叫你師父吧!」「嗄?!」


回憶結束,鏡頭轉回現在,
畢竟已經過了四天,所以立向居的師徒說鬧得滿城風雨,實際上是一天之內。
円堂只要看到立向居那哀求的眼神就沒轍,所以由著他繞在自己周圍轉,
而且並不討厭立向居在旁邊的感覺,當然,可不能說,直覺告訴自己。
只是大家都在湊什麼熱鬧?

虎丸拉著立向居的衣服,立向居則抓著円堂的手臂,
前面有鬼道,旁邊則是飛鷹,至於其他人,都眼花撩亂哪搞得清楚誰是誰,
混亂中不知道哪個天才竟然把後方的足球給往前猛力一踢,

碰!在另一邊的染岡運氣很好地被狠狠砸到,趴在地上,
「啊……」綱海正好在染岡旁,這下慘了,
染岡爬起來,一臉凶狠樣,怒吼「是哪個混蛋拿球砸人啊!」

這就是所謂躺著也中槍的經典例子。

「青龍咆嘯」染岡終於爆發,

而場面也開始失控,

「虛幻魔球」
「永恆暴風雪」
「殺手領域」

「大家都住手啊啊啊!」円堂滿臉黑線,搞不清楚狀況就已經被推出場外。

而且怎麼都是往立向居的球門攻進?!
喂喂,明明是同一隊的,風丸你幹麼跟栗松對著立向居使雙人絕招是怎樣?!
「雙重螺旋」
豪炎寺跟鬼道竟然還來個紅白合體攻擊…………

這些人…………円堂啞口無言,

「嗚!」由於頻繁的攻擊接擋,立向居就算使用無限之手後來也漸漸吃不消,
一時反應不過來之際,突然有道人影急速擋在他面前,
命中紅心,滿頭金星。

「円堂!」立向居趕緊扶著他,每個人的動作終於都停了下來,
円堂皺了皺眉頭,看看眼前的大家,「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最近這幾天情況都很奇怪。」

誰叫立向居都粘著你不放!全部的人只敢在心裡吶喊有口難言。

「雖然知道大家只是鬧著玩,但是針對立向居好像有點誇張。」
円堂邊說邊讓立向居把自己扶起來。
回過頭跟秋講一聲,就被立向居帶著走向保健室。

徒留足球場上哀戚抹淚的眾人,這次紅白練習賽變成必殺技大賽完結。

保健室
當円堂好不容易清醒,回過神時,就剛好看到立向居坐在旁邊,一臉擔心的模樣。
立向居傾前,「還好嗎?頭會不會暈?保健室老師說沒什麼大礙她就先走了。」

円堂只是搖搖頭,「不好意思讓徒弟擔心啦!」半開玩笑表示自己安然無恙,
噗哧,看到立向居笑出來就覺得鬆一口氣,「最近立向居你也很怪,都說不要叫師父了。」
立向居頓了一下,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其實會想叫円堂師父一方面鬧著好玩,另一方面還真的是自己的私心,
或許是希望,自己在円堂心裡可以有個獨特的地位。

「說師父真的很彆扭,努力的還是立向居你自己。」
「而且也都是你自己摸索出來,連無限之手也是啊!」
因為只有師父這兩個字,我徒弟這個身份,是任何人都奪不走的,只要沒有下一個徒弟。
「你還是叫我円堂吧。」
「円堂……」
或許是夕陽照進來的光影,円堂的臉帶些微紅,抓了抓頭,
「立向居,你就是你,在我心裡就是這樣。」

看來,円堂也感受到立向居那不安慌亂的心,還有另一層無法說出的,情感,
立向居睜大了眼,自己的行為有這麼明顯嗎?!

抱著頭不敢看向円堂,很不好意思,卻又覺得有些竊喜,想要跟円堂說的話,還有很多,很多。
但是立向居急著往前卻被窗簾的一角給絆到,
「我說你啊,幹麼縮成……哇啊!」円堂被這個情況嚇了一跳。

結果…………
一抬頭,只看到立向居黑澄澄的目光,還有嘴唇那一絲溫暖,
嚇!兩個人像彈簧一樣分左右兩邊迅速彈開,這下可真的糗大了。

不知所措讓円堂的臉更紅,和豔麗的夕陽相對映,沉默幾秒,
「其實,我不討厭那樣的感覺……」小小聲地講。
咦?!立向居張大嘴巴,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結果同樣地,臉也變成夕陽紅。

看來,師徒關係或許可以更進一步。

++++++++++++++++++++++++++++++++++++++
[小小後記]
嗚嗚嗚,到最後都不知道在寫什麼了……
其實根本是大亂鬥XD
獻給小O,希望妳不會嫌棄才好(淚目。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0.09.09(Thu) PageTop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Comment

Private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