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振)[A3中心]屍體、辯護,以及……Chapter III

(大振)[A3中心]屍體、辯護,以及……Chapter III


Chapter III 憶.那天黃昏雨


「阿、阿部,記……記得……喔……」
「我、我會一直等,等你。」
之後,再也沒看到那個人的蹤影。



  一記再見全壘打結束了西浦棒球隊最後一年的夏天,在甲子園。
雖然有些失落,但是大家的努力跟汗水沒有白費,所以,不會有任何的遺憾。

「三橋,你要的化學筆記。」「喔、喔,謝謝,泉。」
結束了最後的比賽,再來就是高三生不可避免的大考,
為了之後的未來和前程,即將各奔東西,展翅飛翔。

「三橋。」教室門口突然出現叫喚自己的聲音,
一轉身,不自覺就露出笑容,
「阿,阿部。」
泉則是在旁邊喊啊啊啊好熱啊我要去一邊涼快了直接閃人,這可讓三橋的臉溫度升高許多。

阿部只是挑了挑眉,拿起三橋結巴說著自己拿就好的書包,攬著兩人的份直接走出教室外,
兩個人的感情,其實在很久以前就早已默認,只是現在才開始慢慢發酵。

放學歸途是兩人難得可以單獨相處的時間,現在大家都被學業跟考試壓到喘不過氣來,
能夠見面的時間比之前打球的時候還要少的多,很多。

老樣子,三橋站在後面的腳架上,阿部把書包放在腳踏車前的籃子裡,緩緩前進,
「今天有吃早餐跟午餐吧?」
「嗯。」
「體重有沒有下降?」
「沒、沒有,喔!」
「雖然現在運動量減少了,但是有時候還是要補充維他命跟牛奶。」
「好,好。」
一如往常的叨念,卻讓三橋心裡感覺無比的開心,還有幸福。

手輕輕搭在阿部的肩膀,這是多麼令人安心的膀臂啊…………
如果可以一直,一直這樣兩個人走下去,那該有多好?!
青春的歲月,單純的心思,從沒想過未來的複雜,或是其他。

  夕陽伴隨著涼風吹拂上兩個人的臉頰,三橋微微瞇上眼,那無比滿足的表情,
不小心讓前方騎著腳踏車的阿部從後照鏡看到,而他嘴角也悄悄上揚。

他們兩個小心翼翼的維護這段感情,當然也很少人知道,除了那幾個死黨,
或許是害怕,或許是有些忐忑不安,覺得兩個同性的,該說是愛嗎…………現在還不清楚,
只知道必須好好呵護,緊緊掌握,在這段時間。

以後的事,只有以後才知道。

  直到鳳凰花開的那個季節,這裡的結束,也等於另一個開始,
手裡拿著沉甸甸的畢業證書,卻有種不知所措的空虛感。
怎麼辦?畢業了,要去哪裡?阿部呢?怎麼辦這三個字一直在三橋的腦海裡旋繞。
驚慌失措,惶恐不安,對於那未知的道路,三橋不敢想像沒有阿部的未來,應該說,從沒想過。

急奔,唰,拉開門,「阿、阿部!」
「嗯,三橋?」阿部回頭,有些訝異,因為三橋很難得會來他的班級。
花井抬頭一看,「喔,三橋,畢業證書有拿吧?!」
每個人都當他是小孩子真是有些不平,「嗯、嗯。」
「你找我?」點點頭,「可、可以,去,外面?」
「好啊。」
到了教室外,阿部看著三橋,好奇對方想講什麼。

三橋把畢業證書的滾筒轉開又闔起,闔起又轉開,看得出來很緊張,
「別緊張,你慢慢說。」阿部從三橋身上學到最多的,就是耐心。
三橋張了張嘴,又緊緊閉上,之後,眼眶泛紅…………
「欸?!怎麼了?!難不成有人欺負你?!」
阿部稀有的手忙腳亂通常只出現在三橋眼淚快掉出來的場景,因為很讓人心疼。

三橋低著頭劇烈搖晃,也把眼淚給搖掉,抬起頭,
「阿、阿部,我在,公園,等你、喔!」
「公園?」
「嗯,放學、後。」
阿部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答應了,「好,我會去。」
三橋講完就急步離開,走了幾步,又回頭,笑開,
「我會一直等你喔!」揮揮手,抱著期待。
少見流暢的句子,卻成了阿部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聽到的話。

  那個公園是阿部跟三橋兩人回家時必經之地,
三橋希望能在今天,把自己真正的心情告訴阿部。
心裡在叫囂著不今天講不行,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很難說,
他是很膽怯但不是笨蛋,有的東西,必須要自己去爭取才行,像是愛情。
坐在鞦韆上晃啊晃,現在已經是四點三十分,放學時間是四點,
三橋從來不會去懷疑阿部的承諾,總是深信不疑,因為他是阿部。
所以只要繼續等待,一定可以看到阿部的身影出現,一定,
他這樣拼命拼命告訴自己。

五點,五點半,現在來到了六點半,太陽漸漸下山變得昏紅。
三橋有點恍神,覺得這樣的景色好像,之前泉跟他說的,好像什麼逢魔時刻吧……
心裡胡思亂想,但是一點離開的跡象都沒有,他還是坐在那裡,等待。

忽然想起在三星的最後一天,白晃晃的雪地裡,自己也在等待,
等待什麼?忘記了。

記憶總是在時光隧道中慢慢被磨平,最後消失,剩下模糊的碎片,怎樣也拼不成完整,
「阿部…………」輕輕喊了這兩個字,卻帶著濃濃的感情,

嘩啦,開始下起大雨。
三橋無神的目光向上看,明明還看的到夕陽,為什麼卻在下雨?
斗大的雨滴滴到眼眶,順勢流下至臉頰,是誰在哭泣?

現在時間,七點半,終於變成黑夜,但雨還是持續下著,
公園裡依然有個人影,但只有一個人,單獨。

「三橋!」一聲聲焦急的呼喚,從遠而近傳入自己的耳朵裡,
回過神,阿部嗎?!
是拿著傘的泉。

覺得自己好像有某樣東西破碎,再也無法彌補,再也找不回來,是什麼呢?
只是看著眼前緊張的人張著嘴哇啦哇啦講一堆,卻總是沒辦法進入耳朵,一切都好靜謐。

啪,整個臉歪一邊,有些錯愕。

「三橋廉,你醒了沒?!伯母找你找半天緊張個要命,我跟良郎也一直在找你你知不知道啊?!」
氣急敗壞的聲音,難得的情感流露讓三橋終於正視著泉,但是腦袋還轟隆隆一片混亂,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淋雨?!啊,全身都溼透了啦!我們趕快回家,走!」
泉硬拉著三橋的手臂,眼前的人好像有些異樣,或者該說,大大地不對勁。

「泉,阿部……阿部……」喃喃自語,眼睛開始模糊,
首次嚐到什麼叫做心痛的滋味,就算是離開三星也沒有這麼的,痛徹心扉。

阿部?!泉聽到這兩個字停頓,不虧是好友,馬上就瞭解三橋的意思,
憤怒無比的眼神,死握的拳頭,緊了又鬆,鬆了又緊,那該死的…………!

突然,三橋倒向泉,「三橋!」驚嚇,手一碰額頭,好燙!
「泉,找到三橋了嗎?」是濱田,從另一個方向傳來的聲音,
趕緊把對方叫來,扶著暈倒的三橋快速離去。

深夜的公園,空無一人,只剩下滂沱大雨。

雨聲掩過痕跡。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大振同人] | 2010.09.25(Sat) PageTop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Comment

Private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