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慶賀祭](鬼円)信仰

[1001慶賀祭](鬼円)信仰

*注意* 架空/未來


每當我聽見憂鬱的樂章,勾起回憶的傷
每當我看見白色的月光,想起你的臉龐
明知不該去想,不能去想,偏又想到迷惘
是誰讓我心酸,誰讓我牽掛,是你啊!




  在K & M這家音樂酒吧,手裡拿Davidoff的香煙,
只是看著煙影裊裊上升,無任何動作。
這位客人來到酒吧已經第五天,每次只叫杯SCREW DRIVER,坐在吧台前到關店,
明明就不吸煙為什麼要點著煙?
雷鬼式的捲髮以及戴在臉上的護目鏡更是引人注目,
酒保對眼前的客人充滿濃厚的好奇跟疑惑。
  酒保看到酒沒了,輕聲問道「先生還需要嗎?」
好像被驚愕的表情,張大眼睛,才緩緩回神,
「喔,那給我一杯BLACK RUSSIAN吧。」
很難得的,前面的客人又多叫了一杯,
「BLACK RUSSIAN有些烈,先生您確定要喝?」酒保有些擔心,
他只是笑了笑,「沒關係,一杯酒只是代表一種心情。」
就像手上快要成為灰燼的香煙,只是想要拿在手上,抽或不抽並不是需要困擾的問題。
酒保透過手上的BLACK RUSSIAN望著對方那身筆挺的西裝,好像人跟酒,都合為一體,
開始迷惘。
「我看您最近天天來這裡。」
「喔,我只是在等人。」「等人?」
「嗯……」等一個或許等不到的人,算等嗎?
剛好十二點,已經過了四千兩百八十九天,今天是十月一日。
總是告訴自己趕快忘記,卻是越想忘越不能忘,為什麼?!

  苦笑了下,將眼前黑得發亮的BLACK RUSSIAN一飲而下,體會辣熱的感覺,
很像等待的他的眼睛,透黑明亮到總能把人看得非常徹底。
「麻煩再給我一杯BloodyMary。」
不知為何,今天就是想要大醉一場,不為什麼。
BloodyMary,血腥瑪麗,鮮紅的顏色,詭麗絕豔

我最喜歡你的眼睛,鬼道。

這句話突然浮現在腦海裡,在很久很久以前,
誰說過?最愛的那個人。



我知道那些不該說的話,讓你負氣流浪
想知道多年漂浮的時光,是否你也想家
如果當時吻你,當時抱你,也許結局難講
我那麼多遺憾,那麼多期盼,你知道嗎?




  看著眼前呆楞的円堂,很想把嘴邊停不下來的話咽口,卻是不得不說的,背叛,
「我想,我們還是離開一段時間吧,對你我都好。」
看,不論男女,分手話總是這麼相似的可怕,也非常可笑,
「鬼道,你說實話。」意外的竟然沒看到驚慌失措的反應,
或許是希望円堂能生氣甩他一巴掌;或許是希望円堂能任性挽留他,
但是,什麼也沒有,只有那雙,看透人心的眼神,讓人不自在。

  很難得的,自己原本總能直視円堂的眼神不自覺飄移,握緊拳頭,
「我已經跟一個企業家女兒訂下婚約,」這句話講得好困難,好心痛。
「因為你父親?」鬼道父由於重病在醫院療養,但情況並不樂觀,
鬼道點頭,「這樣嗎?我知道了。」円堂看似很平靜的說法讓鬼道更忐忑不安,
「你為什麼不生氣?為什麼不揍我?為什麼不說留下?!」
鬼道看著円堂的背影吶喊,最真心的嘶喊。
  円堂回過頭,笑,無奈的笑容,擁有更多的惆悵跟心痛,
「鬼道,你知道我們都已經回不到過去,我們都已經長大,時間沒辦法再回頭,」
頓了頓,「就算我再傻再堅持,現實的東西我還懂,我不是笨蛋,你知道的。」
「不論你結婚的事實與否,七年。」轉身直接離開,剩下一葉秋風落在鬼道身旁。
七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大學畢業,你我都已經是成人,
這段感情,或許在轉身的那一刻就毀滅;卻也可能在七年後,持續發酵,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你說的!七年!一定!」鬼道在後面大喊,
半真半假的謊言,依然會讓人疼痛,一個人的寂寞,掙扎難熬。
但是鬼道的心裡只有---我愛你。



我愛你,是多麼清楚,多麼堅固的信仰
我愛你,是多麼溫暖,多麼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傷,不管愛多慌,不管別人怎麼想
愛是一種信仰,把我,帶到你的身旁。




  真的設下目標勇往邁進時,連時間也是跟著人一起跑,快速地,
鬼道的確差點要跟某位小姐訂下婚約,可他堅持拒絕,
因為他只愛一個人,心已經再也無法容下其他人,當然這個事實讓父親震怒,卻沒辦法讓鬼道服從。
鬼道父親只好設下條件,要兒子三年內不能跟円堂見面,同時學習公司經營跟管理,
即將成為接班人的鬼道,未來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去解決,
而父親只能奢望用時間換取兒子的改變,用空間將兩人的距離拉遠,
三年算什麼?!鬼道心裡冷笑著,円堂給了他七年。
那麼他會把握住這七年,盡量讓自己趕快成長強大到可以保護自己跟円堂的愛情,
不管多孤單不管多艱難就算偶然的徬徨,以及父親的責難跟阻撓,
握緊脖子上的墜飾,簡潔俐落,就只有一個M字,這是他現在唯一的支撐跟動力。

  他讓自己整個人沈浸在課業跟企業管理上,唯有這樣,
他才能咬牙苦撐,勉強壓下想去看看円堂的衝動,尤其在午夜夢迴時,
「円堂,你現在好嗎?」小小聲的詢問,在空蕩的寢室裡,繚繞。



我愛你,是忠於自己,忠於愛情的信仰
我愛你,是來自靈魂,來自生命的力量
在遙遠的地方,你是否一樣,聽見我的呼喊。




  終於,七年過去,鬼道正式進入鬼道企業成為經理,
而父親最後選擇妥協,能夠堅持到七年的韌性,之後就算有任何難關也難不倒兒子,
他最驕傲的,那麼,關於感情,至少也要放手,對吧。
父親最終閉上雙眼,安祥離開,留下自己最想要的祝福。
只是另一個人呢?

  興沖沖回到想念已久的市鎮,熟悉的街道,習慣的路線,
景物依舊,鬼道卻沒想到,人事或許已非,
「您說隔壁的円堂家搬走了?」
「是啊,早在四年前好像是兒子考上大學就搬家了。」
「您知道他們一家搬到哪去嗎?」
得到的是失望的回應,「不知道呢,全家人在一個晚上就都離開這裡囉。」
  走出門外,鬼道望著昏黃天空,你到底在哪裡,守……
不論你在哪裡,我一定會找到你!
聯絡徵信社、親自尋找,甚至還飛往國外,卻都一無所獲,
僅僅得到的一條訊息就只有,円堂 守曾經到過銀座K&M這家酒吧,
其他再也沒有円堂的消息。
  你到底去了哪裡?現在好嗎?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
一連串不安的疑問讓鬼道更是惶恐不安,以前都沒這樣的心情,
七年的時間,說好的,為什麼我守住承諾卻找不到你的人影,為什麼?!
  漸漸的,開始習慣待在K&M酒吧,點起自己不抽的煙,喝起幾乎不碰的酒,
想在這裡好好去感受,當時你為何會在這裡?坐在這裡又是什麼感受?
是苦辣?是酸澀?其實酒一點都不好喝,你知道嗎,円堂?

  「請問先生在等什麼人呢?或許我可以幫您注意一下。」
眼前微笑的酒保,很難得的跟他搭起了話,在第五天。
「他是個很溫柔很開朗的人,也很瞭解他人,很體貼很堅持很有活力。」
先生,我是說外貌啊…………酒保冷汗心想,
但是看著對方目光有種遙遠的想望,看來是想起等待的那個人。
  思緒回到眼前,帶著困窘,
「抱歉,胡亂說說請見諒。」
「別這麼說,想必先生一定很愛她。」
「嗯。」就算酒保講錯了也不怎麼生氣,只是笑笑。
「酒保先生看過這麼多客人來來去去,有印象深刻的嗎?」隨意問問。
酒保微笑,眼前不就一個,「啊,我想起去年有個很特別的客人。」
「他來這裡就只是叫一杯酒跟一杯蘇打水,很奇怪的是只喝水卻不碰酒,」
「喔?」好像很有意思,
「那是個看起來很像少年的客人,第一次來還被擋在門外,
看了身份證件很訝異原來已經是大三的學生呢!」
「大三?」鬼道的思緒一閃而過,卻還沒注意到是什麼。
酒保點點頭,「他連續來了一個月,都是這樣,一杯酒跟一杯水,喝完水盯著酒,差不多一個小時就離開。」
我有問過他為什麼不喝酒,青年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
「我的體質不能碰酒,但是我喜歡這杯酒的顏色。」
鬼道整個人站起來,激動到抓住酒保的衣領,「那杯酒是什麼?!」
有些莫名其妙,還是回答「就是先生剛剛叫的,BloodyMary。」
「你知道他在哪裡嗎?我就是要找他!」


  鬼道從沒想過,円堂竟然會在鬼道企業附設國小擔任體育老師,
看著眼前笑開懷帶領一群小朋友做體操的他,心情複雜難以平復。
「守!」
那人回頭,燦爛的笑容一如既往,脖子上的Y字墜鍊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這次,終於能好好守護你跟我的愛情,一輩子。


等了四千兩百八十九天,我在第四千兩百九十天,緊緊抱住你。



愛是一種信仰,把你,帶回我的身旁。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0.10.02(Sat) PageTop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Comment

Private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