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円)隊長生病,大事件!!!(中)


(All円)隊長生病,大事件!(中)


**注意**
1.此文獻給JOJO,遲到許久的生日賀文請笑納(被揍。
2.以KUSO惡搞為主,形象整個崩壞注意。
3.壽星JOJO對不起這篇文我沒辦法很甜...希望能讓妳笑開懷~~~

-----------------------------------------------------------

禮拜六 AM 08:00

叮咚,朦朧間似乎聽到門鈴聲,

円堂帶著咳嗽邊揉著眼睛,還很想睡,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整個罩住。

卻聽到些細微的言語傳進房裡,

「……伯母…沒關係……」
「那就……先……」

是誰呢?円堂還感覺迷迷糊糊時,就聽到叩叩敲門聲,
「円堂,是我。」

嗯?好像是……

對方打開門,探進頭,是鬼道。

「是鬼道啊……」

「早,你還要再睡嗎?我可以先到客廳等你。」

搖搖頭,起身,冷冽的風還是在緊閉的窗戶裡頭找到空隙,哈啾!

突然多了些沈重,抬頭看,是鬼道拿了一件外套披在自己的肩膀上,
「別讓感冒加重。」

「謝謝你。」円堂笑笑,

「你今天怎麼過來了?」還這麼早。

鬼道晃了晃手上的一堆資料,「禮拜五的上課作業跟講義你不要了嗎?」

「要!」鬼道人真是太好啦。

円堂一臉感激的模樣,讓鬼道感覺有些不自在,推了推護目鏡掩飾自己羞赧的表情。

「那我……」円堂正要站起來坐到書桌旁,卻被鬼道按著肩膀,咦?

這時円堂才發現鬼道手裡還拿著藥丸跟一杯水,

「伯母說你一起床就得先吃藥。」

円堂皺眉,雖然不是很討厭但也不能說喜歡,永遠都不會習慣吃藥這件事。

看到眼前病患的樣子就知道得花一番功夫了……

「円堂,你要自己吃還是要我服務,你選一個。」

「嗄?」感冒時的思考總是慢好幾拍,什麼叫做我服務?

發現鬼道顯露難得的笑容,卻讓円堂冷顫一下,怎麼覺得房間變得更冷。

突然,嚇!鬼道的臉在円堂眼前放大好幾倍。

「幹,幹麼?!」円堂後退再後退,最後被逼到牆角,

哇啊啊啊啊,鬼道今天怎麼這麼奇怪啦!

「你要自己吃?還是要我餵你?」用嘴巴……

鬼道最後那三個字在円堂耳邊重複循環,鬼、鬼道再說什麼麼麼麼?!

轟!円堂頓時滿臉通紅,捂住耳朵,
「不、不用,我自己吃!」大叫一秒奪走鬼道手上的藥跟水。

看到鬼道貌似惋惜的表情更讓円堂無言,

「鬼道,你今天好奇怪。」

對方聳聳肩回答有嗎就開始整理那些作業跟講義,同時直接在床邊跟円堂講解。

「這份作業禮拜一要交,還有報告則是禮拜四。」

「禮拜一的考試範圍……」

円堂暈呼呼的腦袋只能裝進一半的東西,看著眼前用心跟他說明的鬼道,

好像,更帥了……
啊!自己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啊!

「你在想什麼?」突兀冒出的一句問話,讓円堂直覺講出腦海裡的想法。

「我在想,鬼道果然是很帥氣的人。」

頓時,房間變得安靜,連掉根針都聽得到吧。

『天……我在說什麼啊我……』円堂心裡哀號著,

視線飄向鬼道,嗚喔,那挑眉的樣子,看來不給個解釋不會罷休,

但是要去哪找理由?原本空白的腦袋這時更是完全白個徹底,

連剛剛鬼道講的事情都忘得一乾二淨,要是被他知道一定會被剝皮。

円堂煩惱抓抓頭,「可以忘記我剛剛講的那句話嗎?」

看到鬼道連護目鏡都拿下來,露出那總讓自己目眩神迷的眼瞳,

「你要我怎麼放得開你……」鬼道喃喃自語,

円堂靠近,「鬼道你說什麼?」

霎那間,感覺到兩人呼吸的頻率,是接吻的距離。



碰!


「円堂!你好點了沒?!」

嚇!兩個人瞬間彈開,更讓円堂佩服的是,鬼道的護目鏡不知道何時已經戴上了。

円堂望向房門,微微訝異,

「一之瀨!」

一之瀨看向房內的另一人,露出在美國訓練多年的紳士笑容,

兩人間的閃電光火就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

鬼道只是輕輕的嘖了一聲,「那我先回去,功課講義那些有不清楚的再問我。」

円堂點點頭,看著鬼道離開。

「真難得,沒想到一之瀨你會來。」

一之瀨笑笑,「你感冒總要來看一下。」

「你,要離開了對吧。」

不是疑問句是肯定句,円堂看似大喇喇,但有的時候心思卻比任何人還要更細膩敏銳。

一之瀨頓了一下,點點頭,

「什麼時候?」

「下禮拜四。」

円堂想起當初的相識、相遇到後來的惺惺相惜,說不難過那是騙人的,
或許還是帶有那麼一些的惆悵。

「円堂……」一之瀨欲言又止,讓円堂感到有些奇怪。

「怎麼了?」

一之瀨手握緊又鬆開,鬆了又握緊,深深吸口氣,下定決心的目光,

「円堂,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考慮?」

「考慮……跟我去美國。」

聽到這句話,円堂瞪大眼睛,美國?!

「你、你說,去美國?」

一之瀨點點頭,円堂覺得自己的腦袋好像完全當機,思考無能。

為什麼?為什麼一之瀨會找自己去美國?

「土門也要去,你不用擔心吃住跟學費的問題,可以先住我家,學費也有獎學金支付。」
看著一之瀨期待的表情,円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為什麼會邀我去?」

帶著一如既往的溫柔笑容,有些困擾的模樣,一之瀨歪著頭,說出心裡的答案,

「大概是因為……我想繼續跟你一起踢球吧。」

「和円堂你在一起比賽一起並肩作戰時,我覺得很快樂。」

「為了要更增進自己的實力,所以我必須再次前進美國鍛鍊。」

更重要的是,希望未來能作你的後盾,保護你,一起勇往邁進。

下面沒說完的話,才是一之瀨最想大聲告訴眼前的人的真心話。

円堂的嘴巴張了又闔,眼前是那個平時爽朗的一之瀨嗎?!

正當円堂要回答時,「我……」


「円堂是不可能去的!」


從門外傳來這樣的一句話,讓房內兩個人嚇了一跳。

門一開,藍色的髮絲從眼前飄過,

「風丸……」

今天是什麼日子啊,怎麼一個接著一個來?円堂有點無力地想。

一之瀨還是帶著一貫的笑容,「你又不是円堂怎麼知道他不會去?」


風丸只是站在原地,淡淡且堅定地說,

「因為他的家,在這裡。」

円堂身體震了一下,所謂的家,有很多涵義。

果然,還是風丸瞭解自己吶……

不論是說家人、足球還是隊友以及最重要的夥伴們,
這裡,是我的家,我的立足之地。
如果我沒有在這片土地上站穩,那麼又怎麼有資格展翅飛翔,飛到另一片天空呢!

「原來如此……我懂了。」
一之瀨恍然大悟,円堂就是這樣的人,所以自己才會這麼喜歡他啊。

一之瀨站起來,走向門外,經過風丸只是笑笑,回頭,

「到下禮拜離開前,我都會等可能改變的答案,円堂考慮看看。」
記得來送機喔,一之瀨邊擺手邊離開。

風丸只是咂咂嘴,這個趁虛而入的混蛋什麼魔術師,別妄想帶走我的円堂!

円堂還沒有意識到剛剛兩人間的詭異氛圍,
「你有想去嗎?円堂。」
嗯?円堂望向風丸,帶些疑惑。
「美國。」
「風丸你不是幫我回答了。」
兩人相視一笑。

「吶,你喜歡吃的。」風丸手抬起一盒東西。
円堂一看到馬上眼睛一亮,
「喔喔喔喔喔,是紅豆大福,風丸我愛你!」
開心卻又無心的話語總讓風丸的嘴角微微露出苦笑,
是什麼時候開始,自己逐漸習慣這樣的表情?

看到円堂馬上拿一顆就想塞進嘴巴裡,「等等円堂,不要吃太快!」
只聽到唔唔唔的聲音,風丸翻了白眼說噎到我可不管,
「原本想買雷雷軒的拉麵,但是怕買來就不好吃了所以改成大福。」
風丸瞄了一眼時鐘,差不多是晚餐時間,站起身,
「快要吃晚飯啦,我先走囉,別吃太多。」
円堂點點頭,「謝啦風丸,下禮拜見。」「嗯。」


  頓時房間變得靜謐,著實讓円堂鬆了一口氣,

忽然想到,從早上八點起床到現在,根本都沒有休息……

簡直不像在過病人的生活啊不是該好好休息嗎,円堂嘴角抽搐。

晚飯過後,把鬼道帶來的功課講義做了一部分,時間過得很快,

已經快九點,伸個懶腰,加上感冒藥效應,開始昏昏欲睡。

在書桌前感覺朦朧之際,是自己眼花了嗎?怎麼好像看到羽毛滿天花板飛啊飛……

円堂眨了眨眼睛,以為是幻覺,竟然有個金髮少年出現在眼前雙手同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你以為自己是天使降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著前面的人,円堂覺得,自己不用睡了……

「亞風爐……」

「嗨!」
淺淺的笑讓円堂不知該如何反應,

「你怎麼突然跑來我家?」而且重點是,我有跟你說過我住哪嗎?!

亞風爐撥了撥前面的瀏海,「聽說你感冒所以來看看。」

那看到人就可以離開了嗎,円堂好想把這句話吐出來。

「円堂,你看起來好像不太高興看到我?」

「沒、沒有!」拼命搖頭,你幹麼一直靠近啦?!

毫無防備的姿態讓人更想入侵,亞風爐竟然雙手攬住円堂的脖子,

円堂整個人石化僵硬,現在到底在演那一齣?!

「人類被神愛上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喔。」

看著越來越近的臉,円堂邊擋著邊大叫說亞風爐你冷靜點你是人啊啊啊啊!

是因為自己生病看起來好欺負嗎?!

怎麼今天來的大夥兒都完全不對勁,跟平常一百八十度大不同是怎麼回事啦!

「反正之前的那些笨蛋都沒得手,先搶先贏……」

只聽到亞風爐不知道講什麼搶什麼贏的,但円堂的第六感知道自己好像有大危機。

用盡力氣把亞風爐推出窗外邊說既然你是神你就趕快回天上好好休息現在很晚了是睡覺時間,

一把人推出去就趕快把窗戶關上鎖好,呼,好險啊。


  看了看時鐘,亞風爐的突然到訪胡搞瞎搞竟然也快十一點了天啊!

躺上床正要蓋好被子,突然聽到喀啦一聲,

「円堂———找‧到‧你‧了♥」
我可不可以直接蓋上被子裝死啊啊啊還給不給人休息啊啊啊,円堂有種快昏倒的感覺。

門窗都已經鎖上,到底是哪個變態從哪裡來啦?!

變態不虧是變態,円堂看了看某方向整個人差點沒口吐白沫,

為什麼你可以從浴室的通風口出現啊你?!基山 浩人———

看到那鮮紅色的頭髮跟欠揍的笑臉,円堂實在很想下逐變態令,掃地出門。

「我找好久。」
你該不會一家一家通風口入侵吧?!
原來剛剛聽到警車的警報聲呼嘯而過不是錯覺……
早知道警車路過應該先把它叫住等著逮人就可以好好休息了可惡啊。

「所以說,你來探病?」無力。

「對啊。」這個時間探病不會覺得很奇怪嗎?!円堂再無力。

基山動作很快,馬上移動到円堂床邊,
「你知道嗎?円堂。」臉靠近。
「嗄?」
「外星人有外星人治療感冒的方法喔!」
外星人治療方法?那是什麼鬼?
円堂感到很疑惑,卻也有些好奇,
所謂好奇心殺死一隻貓,現在好奇心要擷取單純的某笨蛋的……貞操。

看到円堂好奇的目光,叮咚,獵物上鉤,基山笑得詭譎,
「就是……」邊拉長語尾,邊拉開被子,
喂喂喂,你想幹麼,坐著講就好了為什麼要進來我的被子你住手啊你!!!
「只要滾一圈感冒馬上就好啦!」邊嘻笑著邊進攻名為円堂的領地。

滾?滾什麼圈?
「你的手在幹麼?!基‧山‧浩‧人!」
咬牙切齒,就算是病貓也是有爪子的,円堂跳起來順手拿了床頭的足球,
「你這變態給我滾回火星水星冥王星什麼星都好!!!!」
腳一踢,球直接近距離擊中基山的臉,
頓時某變態啊哈哈哈我被円堂揍了好幸福被直接踢回他的外太空啦。

你說窗戶鎖著?
早在變態走到房門時円堂就先把窗戶打開準備好,真是聰明。

  円堂的第六感天線又冒出,
明天是不是應該去鄉下休養啊?!
總覺得應該要降溫的身體,現在又升高了……

-----------------------------------------------------------

[後記]
不小心字數就爆Orz.....果然惡搞比較好寫嗎囧”
除了某兩變態從奇怪的地方出入,其他都很正常XD。

Trackback [0] | Comment [2]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1.03.09(Wed) PageTop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Comment

Private

 


No title

哇~~好美好的文章~
亲写的闪电11人的全~~部同人文都超好看的~~
我超喜欢的~~~
有空的话请多多更新吧!!支持亲~!!!
Fighting~!!

2011.05.15(Sun) 19:14 | kudorhinata [URL] | 編輯 | ▲PageTop

Re: No title

> 哇~~好美好的文章~
> 亲写的闪电11人的全~~部同人文都超好看的~~
> 我超喜欢的~~~
> 有空的话请多多更新吧!!支持亲~!!!
> Fighting~!!
--------------------------------
To kudorhinata
謝謝k親喜歡~~~
因為工作關係所以更新得很緩慢,所以久久來一次也可以XD
我會加油的!!!!

2011.05.15(Sun) 20:48 | 沉睡在海裡的小A [URL] | 編輯 | ▲PageTop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