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円] 奧賽羅症候群 (黑暗,請慎入)

*注意:黑暗元素濃厚,請慎入*
*十年後設定*

I .徵兆

円堂剛回到家,脫下外套丟在沙發上,隨手按了電話的答錄機通話鈕,

「親愛的,我今天公司還有事情沒忙完,會晚點回去,記得自己準備晚餐來吃,千萬別餓肚子,BYE———嘟嘟嘟嘟」。

無奈搖頭,成熟男人的軀體卻還保有帶些稚氣的臉龐,最近夏未似乎很忙呢…

「希望她記得吃晚餐才好……」比起忙碌的太太,身為教師的自己作息還是比較正常。

  打開冰箱看著裡頭有什麼可以簡單煮食的,抬頭望向廚房,突然有種心悸感,

覺得好像看到流理台底部緩緩流出某種不知名的紅色液體。

  搖搖頭揉揉眼睛,他再看一次那個方向,還是潔白如新,一如往常。

「應該是眼花了…怎麼可能有那種奇怪的東西……唔,要吃什麼好呢…」

自嘲多心跟恍神,埋頭搜尋冰箱裡的食物,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電話聲響。

一手去抓旁邊的電話,另一手還在搜刮東西,

「喂,你好這裡是円堂家。」

「噗哧,聽到円堂說這句話還真是怪不習慣。」

低沉的笑聲,既往的熟悉,是誰…?

「是我,基山。」

好像知道通話的那方正在絞盡腦汁搜尋人影,乾脆主動告知比較快。

「啊,是基山啊,你這個大忙人怎麼有空打電話給我?」

基山現在是政府機構生物研究中心有名的學者兼教授,想要碰面更是難上加難,上次能在球場相遇簡直是驚喜,看見一副充滿知性氣息的他,連自己都能感受到原來時間過得這麼快。

「今天有空嗎?」

「嗯?」

「一起吃個晚飯?」

円堂抬頭,時鐘標在晚上七點整。

「好啊,正好夏未不在我正煩惱晚餐要怎麼解決好。」

頓時話筒另一端傳來戲謔的笑聲,

「原來剛好太座不在,可以偷溜出來啦?!」

「敢取笑我等等有你好看的,待會見。」

匆忙問了地點,掛上電話前似乎還隱約聽見基山令人氣結的取笑,拿上鑰匙跟外套,

  喀拉,門,開啟。



II.嫉妒的伊甸園



  是什麼在心頭萌芽?是滿目紅蓮。



  基山 浩人抓緊手上的一張紙,就像是想要碎屍萬段般的蹂躪,

想大叫想抓狂想搶奪想破壞,內心掙扎交戰。

  他的眼裡充滿那張紙的顏色,滿眼的紅,扎得刺眼,豔得痛恨,

「你,是我的,我的,我的,円堂 守啊……」

猶如嘆息般地自言自語邊舉起手,將紙放在酒精燈上,緩緩燃燒,灰飛煙滅,

藍色的火焰,猶如他的目光,變得更為幽藍,更為深黝。

  心裡那條名為嫉妒的毒蛇,吐出鮮紅舌信,嘶嘶作響。



※ ※ ※

紛亂的客廳,碎裂的玻璃,畫面停格在,男人的身上,

有點急促的呼吸漸漸緩和,雙眼微瞇,嘴角微微上揚,

冷冷的棕色眼珠瞪著自己,卻再也沒有獨佔的資格,只剩下僵硬的軀殼。

  興奮的熱度還沒辦法降溫,高得嚇人。



  吶吶,這是我對你的愛啊……

※ ※ ※



「咦?前輩你的白袍弄到什麼東西?」內藤盯著眼前已經享譽國際的基山 浩人,

用手指想把那東西摳下來,卻被對方閃過去。

好像是皮㞕之類……

「沒什麼,可能在處理場不小心沾到的。」基山一貫溫和的笑容。

內藤一臉疑惑,「今天有做什麼活體實驗嗎?」

  有時候生物中心會需要做些活體試驗,不過記得這幾天應該沒有才對,

「不是,是前陣子的,一忙就忘記處理掉還放到有點腐敗真是傷腦筋。」

帶著些許苦惱的模樣,要是被女研究員看到又會尖叫一陣子吧。

  「今天前輩看起來很開心。」

有嗎,基山邊講邊走出研究室,眼鏡後方的神情曖昧難辨,但可以從動作看出,

真的是非常愉悅,心情好到不行……內藤想。



  步出走廊,中心後方的小型焚化爐正在運轉著,發出轟隆轟隆的巨響,

脫下外袍,直接丟進爐子裡,轉過身,沒想到還是不小心露了餡,

太過開心顯露於外表,基山一點都不在意。



  因為妳什麼都得不到,一丁點都不會剩下,不會留給他的,絕對不會。



  最後一截衣角,霎那間成為灰燼。



  伊甸園的蛇將蘋果獻給夏娃,是為了得到亞當。



III.解構崩離的真實

  拿起話筒,聽到另一端焦慮的聲音,

「浩人,怎麼辦…我找不到夏未,已經連續兩天聯絡不到她人,到底跑去哪啦…」

別著急,我馬上過去,斷了通話拿起大衣,離開。

  

  到了円堂家,就看到眼前的人有些憔悴更多的是不安,

「浩人,好奇怪,我有收到夏未的答錄機留言,但是我打她手機都直接進語音信箱,已經兩天這樣了……」

思緒充滿困惑跟疑問,卻不知道自己心愛的太太怎麼突然人間蒸發,毫無訊息。

  可是更讓円堂不解的是———基山 浩人的表情,

無法形容的面貌,感覺很模糊,明明還是那溫煦的面容,為什麼自己感到害怕?恐懼?

還有腦海裡喧囂著別靠近這個人的警鳴聲嗡嗡迴響。

  基山靠近円堂,兩人間只差了三十公分的距離,

「浩人…?」

「你確定,那女人只有失蹤兩天嗎,円堂…?」

慢慢一字一句從嘴裡吐出的話,讓円堂全身緊繃。

什麼?不是才兩天嗎?

「對啊…兩天……不是兩天……嗎…?」

混亂,完全的紊亂,円堂抱著頭,開始自言自語,

「不、不對,是十天?還是一個月?還是…夏未到底去哪裡了…」

  看著眼前驚慌失措的円堂,基山依然是同樣的表情,

一樣的平和,一樣的淡然無波。

靠近円堂耳邊,円堂的眼尾視線瞥到,那嘴唇,紅的眩人。

「不,你錯了,是一百一十八天。」

  円堂茫然看著前方的男人,腦袋完全空白,混亂不足以說明一切,

只剩下全然的白霧,像是處在迷宮的十字路口,搞不清楚正確的方向,

應該說,何謂真相。

  為什麼他笑了?為什麼自己認為的知心好友,笑得令人發悚?

突然,頭一陣劇痛,痛到自己想要在地上打滾,無法再進一步思考,

畫面像是影片般一幕幕硬生生打進腦袋裡,無法吸收承受,龐大的衝擊。

  夏未已經失蹤很久,很久,

  曾經,有過的恐慌,還有茫然,

  曾經,打開門看到的那一大片紅影,

  曾經,看到那人的笑容,沾著點點朱漬站在自己面前,

  嘴巴微開,說、說什麼?說……

  「円堂,你是我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無法負荷的實像衝破了疑惑,擊潰了思海,

「不、不是真的,不是…不對……不…對……」

雙臂抱著頭,步伐踉蹌走進廚房,那一道道的痕跡好像活生生出現在自己眼前。

  想要閉上眼睛,卻聽到緩慢靠近自己的———

在光滑亮麗的磁磚上,裸足滑行的踱步音,猶如蛇的爬行聲,冷地發顫。

  「守,睜開眼睛。」

像是被惡魔詛咒的低語,睜開已經空洞的眼神,沉進一片藍色多瑙河,

旁邊是一門檜木櫃,「你看看,這個櫃子很漂亮對吧。」

「是,是我跟夏未去挑的…她很喜歡……」機械式的回話,

基山只是笑笑,那赤檜木的觸感,好得嚇人,

「顏色很漂亮」

白皙的手在円堂旁來回撫摸櫃門,隨意搭話。

「對,很漂亮,很紅……」

「是極致的紅,對不對,我的守。」

円堂不自覺望著櫃子看,有基山的笑容,有那紅……

紅得豔麗,紅得鮮活,紅得像……

夏未的笑容。



  円堂瞠目而視,手微微顫抖指著眼前笑得溫柔的人,是誰?

整個人瀕臨崩潰的極限,名為円堂 守的世界分崩離析、瓦解,再也拼湊不出完整。

  基山輕柔地將指著自己的手緩緩包覆在自己雙手手掌心裡,靠近自己的唇,

像是對待最珍貴的寶物,獻上最至高無上的,吻。

  円堂開口,卻發現喉嚨發不出聲音,胸膛速上下起伏,感覺快要爆炸。

  只見,那滿山遍野的紅蓮,在眼前一一盛開,綻放。

  下一秒,陷入漆黑的夢境。



VI.重新組合的虛妄

開門,一陣冷風撲面而來,哈啾,揉揉紅透的鼻子,外頭降下第一道雪,

円堂才剛回到家,隨手按下電話答錄機通話鈕,扯了扯領帶,今天開會好痛苦。

「円堂君,我今天公司還有事情沒忙完,明天才回去,記得自己準備晚餐來吃,千萬別餓肚子,BYE———嘟嘟嘟嘟」。

  啊,今天又沒辦法回來啦…円堂抓抓頭。

亮麗如新的磁磚,香味撲鼻的黃檜櫃,充滿暖黃色系的家,讓人喜愛。

  不小心發起了呆,後方迎來一股熟悉不過的氣息,

強而有力的手臂繞過自己兩側緊緊圈住,令人安心地想永遠依偎。

  蹭了蹭後頭溫暖的懷抱,看到自己肩頭搭上幾許紅色髮絲,

円堂轉過頭,對著男人,笑開。

  喀拉,門,關上。

---------------------------我是備註分割線---------------------------
參考:
奧賽羅症候群
http://www.kmu.edu.tw/~kmcj/data/8706/4014.htm


10/18修改

關鍵(其實是A自己要記得的POINT)
1.答錄機
2.黃檜櫃->紅檜櫃->黃檜櫃
3.鏡射效果(此家非彼原來的家)
4.嫉妒->毀滅
5.紅蓮為火,為地獄
6.循環(明天復明天)
7.偷情跟出軌的紊亂

Trackback [0] | Comment [4]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1.10.18(Tue) PageTop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Comment

Private

 


No title

呃……基本上除了break组的文我都不会去看的说
可是这一篇看了一点就……震惊啊!!!毛骨悚然啊!!!!
广在円堂家杀了夏末,可是円堂却浑然不知
最后円堂终于知道了真相,可是……
円堂最后是被催眠了吧?所以和广在一起,忘了夏末,广终于如他所愿的和心爱的円堂在一起
广对円堂的爱实在是病态到了极点啊~~
百度了下终于也知道了什么是『奧賽羅症候群』……(原来如此啊……
啊啊啊~~10后的广是带着眼镜的,有鬼畜的气质(眼镜类的特质
好像如果真的变成了这种地步一点都不稀奇地说……
话说回来我是第一次看到小A酱写这种黑暗文地说
不得不说小A酱的文笔真的是很好啊~
整篇看了有种在看鬼故事的感觉(可怕啊~~~~Q_Q
变态的广在这里升级成了极端病态的广了(可怜的円堂啊……QAQ

2011.10.23(Sun) 22:21 | kudorhinata [URL] | 編輯 | ▲PageTop

No title

看得我好爽~爽死鳥((倒下
為甚麼你的文筆那麼好~?
「円堂,你是我的。」
你讓我突然愛上基山鳥((臉紅
不過基山真的很可怕QAQ
但我還是很愛他((你好矛盾...
是你讓我愛上暗黑文的((指(A:蝦米?!
你要負責任!(A:我沒責任吧...
繼續寫暗黑文給我看!((你別那麼自大!
總之...好愛你的文~

2011.10.23(Sun) 22:58 | 希2 [URL] | 編輯 | ▲PageTop

Re: No title

> 呃……基本上除了break组的文我都不会去看的说
> 可是这一篇看了一点就……震惊啊!!!毛骨悚然啊!!!!
> 广在円堂家杀了夏末,可是円堂却浑然不知
> 最后円堂终于知道了真相,可是……
> 円堂最后是被催眠了吧?所以和广在一起,忘了夏末,广终于如他所愿的和心爱的円堂在一起
> 广对円堂的爱实在是病态到了极点啊~~
> 百度了下终于也知道了什么是『奧賽羅症候群』……(原来如此啊……
> 啊啊啊~~10后的广是带着眼镜的,有鬼畜的气质(眼镜类的特质
> 好像如果真的变成了这种地步一点都不稀奇地说……
> 话说回来我是第一次看到小A酱写这种黑暗文地说
> 不得不说小A酱的文笔真的是很好啊~
> 整篇看了有种在看鬼故事的感觉(可怕啊~~~~Q_Q
> 变态的广在这里升级成了极端病态的广了(可怜的円堂啊……QAQ
------------------------------------------------------
To kudorhinata
非常謝謝 kudorhinata 的賞光跟喜愛啊QAO
其實這不是我弟一次寫喔XD~第一篇是Bloody Mary同樣也是基円,或許是 kudorhinata錯過了~
我覺得這篇寫得也些痛苦,因為想要表達的東西很多,但是等到用文字描述時才發現自己的腦汁少的可憐(淚目。
一直想這種很抽象化的劇情應該會沒什麼人看的T_T...
能夠讓讀者喜歡就是A最開心的事情,謝謝 kudorhinata持續的注目跟支持~
Break組也是我心中的最愛,只是看到閃GO的聖帝=豪炎寺的設定就有點倒地不起了(振作啊!!!
或許之後會有豪円的暗黑文也說不定啊啊啊啊(其實我不想>口<

2011.10.24(Mon) 23:37 | 沉睡在海裡的小A [URL] | 編輯 | ▲PageTop

Re: No title

> 看得我好爽~爽死鳥((倒下
> 為甚麼你的文筆那麼好~?
> 「円堂,你是我的。」
> 你讓我突然愛上基山鳥((臉紅
> 不過基山真的很可怕QAQ
> 但我還是很愛他((你好矛盾...
> 是你讓我愛上暗黑文的((指(A:蝦米?!
> 你要負責任!(A:我沒責任吧...
> 繼續寫暗黑文給我看!((你別那麼自大!
> 總之...好愛你的文~
---------------------------------
To 希
蝦米!!!!!(這也是我看完希留言的第一個念頭XD
我從沒想過會讓希愛上我的暗黑文啊超驚恐
暗黑文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喂喂
希可以請基山負責這樣(某A被打飛到外太空
最近機會非常高的可能就屬豪円這對了吧...豪炎寺竟然是聖帝啊啊啊啊啊(到處吶喊

2011.10.24(Mon) 23:41 | 沉睡在海裡的小A [URL] | 編輯 | ▲PageTop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