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11-豪円]不嫌晚

因為是反擊(?)所以套用一下小奕的格式XD
大家要看這篇之前推薦先看小奕的【閃十一/豪円】太遲
相信痛過之後再快樂應該會好一點(被揍。

*Title:不嫌晚
*CP:閃電十一人/豪円 (豪炎寺修也x円堂守)
*作者os:要不是已經說好反擊,否則我還真想把豪炎寺你鞭數十,驅之別院(抹臉。


  你和我倆之間,被重重城市所包圍。

  明明感覺很近很近,卻又像是東京到柏林,走過半個世界,那樣地,遙遠。


  「我就不信那個笨蛋不會來......」
  「欸欸,為什麼要我來扮演那個黑臉啊?!明明新娘就是我?!」
  「哎唷大小姐妳就委屈一下嘛,要是不趕快把那兩人推進教堂,我們等了十幾年的都等到頭髮快白啦!」

  於是,一場陰謀緩緩醞釀。


  德國柏林,PM12:11;日本東京,PM08:13

  叩叩叩,皮鞋清脆的踏步聲迴盪在走廊上,穿著白袍的某人疾速快步,

豪炎寺修也,x大附設醫院心臟外科主任醫師,目前人在德國柏林參加醫學研討會。

  「夕香妳別急慢慢說。」

原本要去吃午飯突然心愛的妹妹來電,夕香很難得會打來而且語氣這麼倉促。

  「哥你什麼時候回來?」

  站在東京街頭的妙齡女子這時有些焦慮地低聲詢問話筒另一端,手裡緊握著一張粉色帖子。

  「後天早上的飛機,怎麼?」


  「就、就是我在家收到一封要給哥的信...」

嗯?豪炎寺在幾年前就搬出家裡,買了某大廈的其中一層樓住,還是一個人比較自在。

  夕香頓個幾秒,「是,是円堂哥的...喜帖。」

  「妳說什麼?」

  豪炎寺以為自己聽錯,原本想說訊號不清有些雜亂,夕香在車水馬龍的十字路口這是多麼理所當然。

  但是自己在幽靜無人的迴廊中,一切是如此清晰到讓人心悸的可怖,

  「哥,円堂哥要結婚了。」

  結婚?誰?

  一陣耳鳴隆隆作響,沒有聽到夕香擔心的回音吶喊,

  喀拉,手機頓時摔到地板上哀號的淒厲。

  円堂?結婚?

  手像是舉著千斤重物無法再使力重重落下,天旋地轉的暈眩感讓豪炎寺踉蹌靠在牆上,

  呼呼,冷汗一滴兩滴緩緩從額頭延伸到下巴最後落到地上,明明應該是無聲的卻讓人覺得,

清楚到,讓人心痛。

  右手抹去臉上的汗,甩甩頭,「該來的,還是要來嗎......?」

  拿起地上的手機,夕香的聲音還是在另一頭呼喚,「哥?哥?」

「我在....是誰...?」

聽著有些虛弱的聲音,夕香覺得心有些抽痛,「是雷門小姐......」

這樣啊....果然是她,可以想見的,那是再明顯不過的事情啊!

  「什麼時候?」

  「後天...」

瞳孔放大,怎麼、怎麼這麼快?!

  「帖子上有註明說要回覆是否參加婚禮跟宴會,哥你......」
  「我會去,麻煩夕香幫我回覆。」

我會去,是咬緊牙關用盡力氣才說出口的三個字。

  如果可以,他希望今天是愚人節,這樣就可以當成是玩笑而非真實,

「哥...這樣好嗎...」

  這樣好嗎?夕香的疑問也是豪炎寺心裡十多年來壓在最心底的困惑。

  這樣好嗎?豪炎寺雙手掩住臉龐跌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不然呢?

  十幾年來,自己總是比其他人要晚一步走到円堂身邊,不論是自願還是非自願,

  「一切都太遲了......」

沙啞的語調在清冷的空間一一擊中自己的胸膛,痛徹心扉。

  這次,又來不及了嗎?而且還是一輩子錯過,這樣,真的好嗎?

  站起身,金邊眼鏡下的目光頓時銳利精明,迴身步出大樓,

拿起手機,「喂,航空公司我要更改時間。」

  看著柏林明媚帶點寒意的天空,円堂,這次,我絕對不會把你讓給別人。


  日本

  「為什麼我要穿西裝啊?」

円堂拉了拉差點勒死自己的領帶,在小秋說著欸你別再拉的前提下只好任人宰割。

  「哼哼,你要是再不給我乖乖坐好裝扮等等你就死定了!」

有看過這麼流氓的新娘嗎?現在円堂終於眼睜睜看眼前好友這種讓人抽搐的模樣。

  就看到原本應該是美麗萬分的新娘竟然扠著腰兩腳開開,差點讓円堂吐血,

「妳是主角竟然還這種樣子!」

  「你也是啊,說好當我的伴郎的結果要試衣服還給我遲到!」

円堂立刻氣勢短了好幾截,「我沒聽到鬧鐘響啊......」

  「理由無效,小秋、春奈快幫我搞定他!」

  「好!」
嗚啊啊啊啊,看著兩個笑咪咪的女孩靠近自己這真是恐怖到極點。

  「對了,豪炎寺趕得回來嗎?」

此時三個女孩突然笑到讓円堂渾身發毛,

  「當然,要是沒回來他就給我跪在教堂前懺悔。」
夏未信誓旦旦地說著。

  円堂一臉疑惑,為什麼對方沒回來會這麼慘?

  終於,兵荒馬亂之後終於都搞定了,就等新郎來迎娶。

「啊鬼道你也是伴郎?」
推了推銀框眼鏡,「嗯。」
「奇怪我以為夏未竟然叫你應該也會叫上豪炎寺的......」
畢竟他們三個的感情是別人無可比擬的,深厚又充滿極度信賴。
「我想豪炎寺很忙趕不回來。」
這倒是,円堂點點頭,好想脫掉這身衣服喔...

  到了教堂,雷門前理事長輕輕地把夏未的手交到新郎手上,
新郎感覺有些羞澀,新娘笑得幸福帶點難得的溫柔。

  伴隨從天空撒下的馨香花瓣,一幅美好幸福的畫面讓大家嘴角都掀出會心一笑的角度。

  「等等!」
醇厚沉穩的聲音從外頭傳來,眾人一臉錯愕,只能看到某陣風疾速走到新郎旁邊,手緊握著新郎的手臂,
卻沒看到新娘婚紗下的表情帶點奸詐跟促狹。

  「你不能結婚!円堂!」
氣喘吁吁故作鎮定的語氣,只看到眼前俊帥穩重穿著西裝的男人帶著決意跟固執的眼神。

  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突然旁邊傳來:

  「嗄?豪炎寺你幹麼抓著佐籐先生叫我啊?」

  豪炎寺轉過頭,円、円堂怎麼在後頭,那、那現在自己抓的是誰?

  「呃,抱歉我不是円堂先生喔......」

一抬頭只看到溫文儒雅非常陌生的面孔,趕快往旁邊一看,幸好新娘是熟識的。

這下可糗了,豪炎寺不知道該怎麼辦,當下手足無措,「抱、抱歉,我認錯了......」

  新郎只是笑笑不太介意,但是新娘可就不是這麼好打發。

  「看來你不用在教堂前下跪啦!」

豪炎寺還搞不清楚狀況,當然另一個當事人有種好像危險快要掉在自家頭上正想落跑,

  「你愛円堂?」

眼前搶婚的男主角嘴巴微張,旁邊正想落跑的伴郎一號則是目瞪口呆。

  抬起頭,看著新娘,「我愛他。」

如此鄭重如此小心翼翼的正式語氣,讓教堂內觀禮的眾人一陣嘩然,天啊這是演哪齣八點檔?!

  夏未眼瞇著笑開點頭,把思緒飛往天外的円堂給拉到豪炎寺身邊,

「那等等我跟敏夫的儀式結束後就直接換你們上囉!」

  嗄?!兩個大男人直接呆愣好幾秒,豪炎寺突然緊握円堂的手讓對方驚跳一下。

「豪、豪....你放..」滿臉通紅,真是丟臉丟大啦!

  豪炎寺點頭,円堂啞口無言,是說都沒人要聽聽我的意願嗎嗎嗎嗎嗎?!

  爽朗的新娘和溫潤的新郎在交換完戒指後,夏未直接把捧花丟給非常糾結的円堂,

「為什麼是我拿捧花?!」

  重點不在這個吧,眾人冒汗。

  結果在莫名其妙半強迫半誘拐下,円堂變成豪炎寺太太。

  之後,

  豪炎寺才知道自己被大家狠狠整了一回,他的喜帖被夏未修改過,

加上自己滿腦子混亂,夏未旁邊的對象也不仔細看就直接阻擋鬧出這麼一個糗態。

  「對了,要是你來不及回來就是我娶円堂。」
豪炎寺看著旁邊嘴角微微上揚的鬼道涼涼冒出這句話,不自覺就火氣上升。

  「休想。」
把円堂緊緊納在懷裡,「喂放手啦你!」
豪炎寺的手都被某笨蛋拍到紅了還是牢牢定著,怎樣就是不放手。

  円堂也只好放棄,斜眼瞪著豪炎寺,「都怪你橫衝直撞......」
「我不知道你是當伴郎...」
吶吶地不知該如何安撫愛人。

  「哥哥他真的是拼死命回來的呢,連研討會都還沒開完喔円堂哥。」
豪炎寺不禁感激貼心的妹妹幫自己解圍。

  「我又不是不知道......」
円堂邊臉紅邊玩著豪炎寺的手掌,厚實又溫暖。

  抬起頭円堂笑開,「這次你抓到我了。」半開玩笑。

豪炎寺目光流轉著溫柔,終於,沒有遲到,沒有來不及把握住跟你,一輩子的幸福。

  


  




  

  
  

Trackback [0] | Comment [0] | Category [閃11同人] | 2011.11.17(Thu) PageTop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Comment

Private

 


 自我介紹

沉睡在海裡的小A

Author:沉睡在海裡的小A
BL(Boy's Love)主,請慎入!
只想喘口氣,作我自己。

創作是一種寂寞的自戀(By 久夜)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大振推推推
abe2 Photobucket mihasi A3ˇ hamada Photobucket water 濱泉ˇ 水谷 Photobucket 榮口 水榮ˇ tazima Photobucket hanai 田花ˇ
素材取自:
 円堂 守總受後援會
円堂守總受後援會
 加為好友
 連結